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在中国古代什么人被称为文人?他们在当时社会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当科举制度完结,中国从封建王朝社会逐步进入到今天这个高度工业化、信息化的社会后,当今是否还存有文人群体?他们在今天的中国又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艺术商业》5月刊邀您一同探讨“谁是‘新派文人’”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艺术商业》5月刊-谁是“新派文人”

重 磅

今天的社会有一批兼具文人审美和社会关怀的群体,比如当代艺术家。首先,当代艺术对自我表达的坚持与中国古代的文人艺术是一以贯之的,其次,当代艺术自杜尚之后,就不再只是审美,而是生活;也不再只是视觉语言,而是思想语言,所以继承了杜尚艺术观的当代艺术家可能是今天最契合文人精神的一群人。

梁铨: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已退休10年的梁铨每天的生活不紧不慢、不徐不疾,繁华落尽、坐看云起,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创作、思考、享乐,尤喜欢品茶。梁铨笑言,年龄越大,反而越简单,生活也开始做减法,对禅宗的兴趣也愈加浓厚。“简单不是看轻,可以理解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朵花、一滴水就能体察世界,看到山水花鸟,联想到深山老林或繁华世界。”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梁铨《潇湘八景》,色、墨、宣纸拼贴,尺寸不一,2016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梁铨《千里马》茶、色、墨、宣纸拼贴90×120cm 2011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梁铨《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二》现场,色、墨、宣纸拼贴160.5×122cm,2017

邵帆:不可能真正复兴传统文人生活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我喜欢旧物,但没有一个是最满意的地方,会是固定不变的摆放位置。”邵帆表示,“我更愿意看到新的东西自然地被放‘老’,火气褪去,出现了融合的趋势。”在他看来,这种“老”就像门前地面上的砖,或者一棵新移栽的树,树枝的姿态几年后才会与周边协调。邵帆将他的这种生活态度称为“审老”,而这一切,最早萌芽于他的外婆。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邵帆《曲苑风荷》

榆木、亚克力

170×130×120cm

2008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邵帆《一》,布面油画,直径 60cm,2010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邵帆《玫瑰条案,No.1》

胡桃木

88×140×45cm

2017

张明放:用书写与当下和解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亦安画廊的掌舵人张明放已经成功经营他的画廊有18个年头,这对于发展不过30年的中国画廊业来说,实属不易。2000年,金融业出身的他带着赚到的第一桶金毅然投身到了当代艺术的事业中。他的画廊曾几度搬迁,并且于2014年在台北成立了新的空间。经历了些许跌宕、误解、转身,张明放戏称自己算是掉进了当代艺术的这个“大坑”,不过他说自己从未后悔。近几年来,老张除了画商、藏家以外,又多了一个身份—艺术家“宽云”,他通过书写、创作,开始找到了自己人生新的方向。更重要的是,创作让他的心态发生了质的变化,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新的自我正在生成。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宽云《十五愿》

45×30cm

纸本水墨

2016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张明放收藏的六朝时期 《西域考古图谱》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张明放收藏的唐代佛头像

尹朝阳:旷达自在的文人味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问起尹朝阳如何定义文人以及最欣赏的文人是谁时,墙壁镜框中的墨笔《定风波》以及花笺纸上临写的《寒食帖》,都呼应着书房主人所言,“苏东坡是我最欣赏的文人”。苏轼作为中国的文人典范,他的词历来被评价为超脱旷达。用尹朝阳的话说,他觉得旷达不装是东坡居士最吸引自己的地方。在特别不顺遂中,把不如意化解掉,而且能很厉害地用词把情绪抒发出来,这亦是他对东坡式文人特质的理解。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书架上放的《徐渭书画全集》《八大山人精品集》《黄宾虹全集》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尹朝阳近期用花笺老纸临了苏轼《寒食帖》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尹朝阳《晚山》,布面油画,180×280cm,2017

艺术家并不机械地学习古人,他将多方面的技艺融为一体,为当下创作自己的艺术

熊亮:“文人”不要被表象所局限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熊亮说,他其实不喜欢“文人”这个词;但通过他的作品、他的书房,却分明看到一个立体的文人形象。作为中国原创绘本领域最知名的作者之一,熊亮其实很难被定义。正如他的很多作品,并不能被简单归类于所谓的儿童绘本。“我肯定是文人。”熊亮马上解释,“但是我不觉得我是那样的。”在他看来,“文人”更多是指精神上的东西;而“文人”的外化—书房,更没有一定之规,“有时候精神世界其实也是一个物化的体现”。

宁岱:对创作来说,重要的不是书房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宁岱做编剧,家不像是个家,而像个文化公司。客厅大案子上摊着电脑和纸墨笔砚,卧室里有写字桌和电脑,但宁岱最常写作的地方是厨房。早上吃饭她想起什么要写的,厨房里现成的方桌椅子,比起卧室客厅的都小很多,直接坐着写,懒得动窝,写到中午接着做午饭,还能在旁边看着,提防糊锅。可每每还是糊了,写忘了。每次闻到糊味,她就想谁家开始做饭了,闻着真香,之后才意识到是自己的锅糊了。

对她来说,在哪里写作,哪里就是书房。不是没有具体的书房,但物件和专有的空间带来的仪式感在宁岱这里成了顶不重要的事。

视 界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观者参与的能量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3 月底的北京,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展览“道隐无名”的开幕为沉寂已久的冬日带来了一抹亮光,艺界人士济济一堂,只为一睹这位当代艺术领军人物的风采。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冰岛 / 丹麦艺术家,以极具沉浸式的大型装置和一系列公共项目闻名世界。这次红砖美术馆运用8 个展厅集中呈现了埃利亚松近年来的一系列创作,在埃利亚松所创作的“自然”景观中,我们尽可以任性游走、冥思、互动,细细体味作为一个观看者所赋予作品的力量。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声音银河》,不锈钢、镜、卤素灯,506.5cm,2012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冰川风景》,纸面水彩和铅笔画,单幅 : 151×151×8cm,2018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聚合彩虹》,聚光灯、水、喷头、木、软管、泵,尺寸可变,2016

“行将消退”:他者的发现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2018 年 3 月 24 日,上海外滩美术馆最新群展“行将消退”开幕,展览呈现了来自各大洲23 位艺术家的 30 件作品,涵盖架上绘画、互动装置、摄影、录像等形式,此外还有上海艺术家宋涛的录像作品以及张如怡的委约新作,策展人希望通过展览能让我们关注到“他者”的文化,邀请观众在全球化的语境下对地域性重新进行思考。同时,这也是上海外滩美术馆与意大利最负盛名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基金会的第一次合作,展览作品精选自基金会多年来的收藏。在当下,基金会对艺术的发展以及艺术品在全球的流通起到了极强的推动作用,而这种力量在未来不可估量。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派·怀特《仍旧无题》

棉、涤纶,365×1219cm,2010。

图片由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收藏惠允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保罗·麦卡锡《砰 – 砰房》

综合媒材 290×290×250cm, 1992

图片由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收藏惠允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达米恩·赫斯特《爱是伟大的》

颜料、蝴蝶标本 253.5×253.5×12cm,1994

图片由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收藏惠允

经 典

“一千零一夜”阿勒萨尼传奇珠宝收藏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2018 年 4 月 17 日至 6 月 18 日,故宫博物院举办“铭心撷珍—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展”。该展览分为“瑰丽梵星:印度高级珠宝展”和“皇室臻选:艺术珍品展”两部分,呈现了 270 余件印度珠宝杰作和 280 余件来自世界各古代文明的稀世珍品。阿勒萨尼收藏隶属于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基金会,偏向古代近东地区、古埃及和古希腊的珍贵艺术文物以及非洲部落和美洲艺术、伊斯兰手稿和装饰艺术、欧洲宫廷艺术和皇家珠宝等作品的收藏。卡塔尔阿勒萨尼收藏基金会先后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巴黎大皇宫等世界著名博物馆举办展览,此次故宫的展览是迄今规模最大的一次。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嵌红宝石玉杯印度北部

高2.5cm、宽6.1cm、

长8.4cm

1660~1680

杯内所刻中文铭文是乾隆皇帝所写的一组诗中的第51首。杯子底部已损,莲花状底足无存,现镶嵌以银质支撑环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麦兰瑞孔雀羽饰 巴黎

黄金、铂金、钻石、珐琅

高15.5cm、宽6cm

1905

历史悠久的珠宝品牌麦兰瑞(Mellerio ditsMeller)热衷使用孔雀图案创作。对法国异常崇拜的卡普塔拉王公贾加特吉特·辛格1905年在巴黎时购买了这件羽饰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卡地亚虎眼钻石配铂金头巾配饰伦敦

钻石重61.5克拉

高12.7cm、宽6cm

1937

梵心佛性“梵心轩”珍藏古代唐卡拍卖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唐卡,作为西藏绘画艺术中的独立门类,传播宗教文化的一种载体,越来越被世人所熟知。在收藏市场上,唐卡作为佛教艺术门类从无到有已历经十几年,近些年十分受到藏家青睐。在许多藏家眼里,唐卡在最近百年的创作越来越缺乏生动和个性,画师一遍遍背着《佛说造像度量经》,画面效果颇为细致工整,但与古代“老唐卡”相比则显得少了些活力神采。

2018 年湛然拍卖公司精心征集了30 来件“梵心轩”珍藏的古代唐卡,这些作品题材广泛、年代跨度大、风格多样。藏家本季到湛然拍卖来看展,即可观赏到早期 11~12 世纪泛克什米尔风格、15世纪古格王朝风格甚至还有极为少见的苯教等风格的唐卡佳作。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佛母》尺寸59×45cm,古格王朝,约15世纪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佛母》唐卡中主尊女性神祗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四臂观音三尊像》84×122cm

新勉塘早期风格

17~18世纪

人 物

赵燕:左手商业,右手艺术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接受采访时赵燕扎了两个辫子,穿着自己做的中式衣服,说话并没有咄咄逼人,你很难搜到关于她的详细全面的报道。但她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排名第35位这事让势利和不势利的人都另眼相看。作为华熙集团董事长,她在商界叱咤10多年,用老套的“女强人”来形容,多少让人觉得不舒服也不很全面,毕竟这次她出面“站台”,不是为了她的商业地产项目,而是为了一个展览—“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不息”回归展北京站,由邱志杰策展,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展出—赵燕在把昔日单一的五棵松体育场盘活成现在的综合文体娱乐场所华熙LIVE的同时,还为它建造了一个美术馆,她任馆长。这一切进行得不那么高调,并没有四处掌声雷动。但建造这样一个必须持续投入大量资金的非营利民营美术馆,外人只得用情怀来解释了—“情怀”这个词虽然已经被投机者用烂,但该用的时候还得用。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邬建安《万物》(局部)

手工着色和浸蜡镂空剪纸

棉线、纸,共三件

每件280×200cm

2016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汤南南《铸浪为山》彩色单频录像,4’03”, 2015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不息”北京站时代美术馆展览现场

视 角

巴塞尔:一线画廊的强劲攻势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2018年,香港巴塞尔共囊括248间来自32个国家及地区的顶级艺廊参展,从参展构成来看,无疑比以往更国际化。随着观展的不断深入,你会发现有更多的亚洲画廊尤其是日韩的艺术家进入展会参展,这无疑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但相比之下,美国及欧洲的豪门画廊还是牢牢占据着展会的主导地位。纵观2017艺术品交易市场,在经历了前两年的不明朗与颓势之后,中国艺术市场销售额首次超过英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艺术市场,带动了整个亚洲艺术品交易市场的回暖。因此,许多国际大画廊在2018年已经把亚洲市场视为重点。

老佛爷集团的灵感来源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继路易·威登基金会、卡地亚基金会成立之后,法国高档百货公司老佛爷百货集团基金会旗下的艺术创意空间Lafayette Anticipations也正式启幕。未来,这里将成为汇集法国艺术、文化、时尚设计人才的创意空间。以下来自于本刊对老佛爷百货基金总裁Guillaume Houzé的采访。

艺术外交,更有效的文化沟通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摩纳哥亲王与王妃:欧洲王朝(13~2 1世纪)”展览将于2018年9月7日至11月11日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午门和东雁翅楼展厅举办,这是继2017年夏季故宫博物院珍贵文物在摩纳哥展出后,摩纳哥王宫对故宫博物院的交流回访。展览将通过近300件珍贵展品,追溯欧洲最古老的王朝之一—格里马尔迪家族700多年的历史。

莽人:逃离治理的艺术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

2013年开始,我计划用十几年的时间去关注一个未识别族群,叫莽人。这里面有些东西正是我一直感兴趣的点:知识的制造、空间的生产以及现代化。于是我每年会去找他们五六次,每次待上半个月,持续到现在也有5年时间了。

趋 势

谁是“新派文人”|《艺术商业》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