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 穆雪
  •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已退休10年的梁铨每天的生活不紧不慢、不徐不疾,繁华落尽、坐看云起,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创作、思考、享乐,尤喜欢品茶。梁铨笑言,年龄越大,反而越简单,生活也开始做减法,对禅宗的兴趣也愈加浓厚。“简单不是看轻,可以理解为‘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朵花、一滴水就能体察世界,看到山水花鸟,联想到深山老林或繁华世界。”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潇湘八景”:被遗忘的典范

2018年3月10日,在蜂巢深圳开幕的“坐看云起:梁铨 创作风格与流变”正体现了梁铨当下的心境。在 此之前,北京蜂巢分别为其举办过两次规模宏大的个展:一个是完整呈现其30年艺术创作面貌的“蓄素守中:梁铨三十年绘画作品展”(2015),另一个是以创作主题切入的“被遗忘的典范:梁铨创作与潇湘八景美学传统”(2017)(以下简称“被遗忘的典范”)。“坐看云起:梁铨创作风格与流变”推出梁铨不同时期创作的不同风格的作品,以创作时间为序,呈现梁铨艺术创作的不断推进、演变,直至形成别具一格风格特征的创作路径。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潇湘八景》,色、墨、宣纸拼贴,尺寸不一,2016

在以线性发展为主的几场回顾展中,“被遗忘的典范”可被视为梁铨致敬传统经典的集中体现。在古代文学和艺术中,“潇湘八景”已成为一个经典的主题,具有深厚的渊源。千百年来,经过历代文人墨客和艺术家的不断演绎,“潇湘八景”已成为被固定下来的经典美学范式。

从文献记载来看,最早记载该主题的是沈括的《梦溪笔谈》。宋代画家宋迪是目前有案可考,绘制“潇湘八景”的第一人。在其后,南宋的江参、王洪、禅僧牧溪、玉涧等都创作了相同画题的作品。除此之外,董源、李成、米友仁、夏圭、马远以及后代的许多画家也都创作了以潇湘为母题的绘画,数不胜数。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千里马》茶、色、墨、宣纸拼贴90×120cm 2011

梁铨是从日本杂志上看到了牧溪的《潇湘八景图》,由此而着迷,开始关注这个主题。“牧溪被认为是‘野路子’,不被当时主流的文人画所承认,但作品中那种水墨的飘逸感和表现力让我深受感动,画中的每一处山尖都很漂亮,画面异常宁静。”在梁铨看来,中国古代山水画论的描述如诗歌、散文般优美,从春夏秋冬、莺飞草长的山野景观延伸到“潇湘八景”等心中意象,让人神思飞扬。

从此以后,梁铨用心研究“潇湘八景”这一题材,并且试图以自己的方式,在艺术创作中表现这一主题。他通过对图像和文本的研究发现,“潇湘八景”一直不停地发展变化,一个从宋代开始的概念,不停地演绎,但都和所处的时代产生关系。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童年的后花园》

色、墨、宣纸拼贴

40×49.5cm

2017

2010年迄今,梁铨反复创作了几组《潇湘八景》,足见他对这一主题的喜爱。梁铨表示,一方面,《潇湘八景》是他通过作品创作,重新回到并重温古代那种温馨,是和自然亲密接触的农耕社会的桥梁;另一方面,他将从传统中国画中汲取的养分运用到创作中,“传统绘画中体现出的那种平和的心态、深远的意境以及深思熟虑的表达,把自己的感情克制得恰如其分”。梁铨的《潇湘八景》和以往的主题完全不一样,但也围绕中国画的艺术观这一问题而展开。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 《潇湘八景之 2016-5》

色、墨、宣纸拼贴

120×90cm

2016

向传统致敬:如何重塑经典

以“潇湘八景”为主题,梁铨实则是与古人对话,除了致敬之意,也表露了自己以平淡为美的自然观和精神追求。传统文学、艺术的经典,都是梁铨浸染其中、意在转化的主题。在30多年的艺术创作中,梁铨以当代的艺术思维与形式,激活传统,开拓性地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图示与语言风格,将传统经典凭借当代语言,推向又一个高度。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较早留学海外的当代艺术家,梁铨亲历了美国抽象表现主义晚期以及变化多样的后现代艺术思潮。他在汲取西方当代艺术经验之时,回到根基深厚的中国传统美学,进行自己的艺术探索。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 《向传统致敬》

铜板、薄拼贴技法

39×55cm

1982

梁铨于1982年创作的《向传统致敬》意在嫁接中国传统与西方现代,在作品中,他以复刻版的残片形式,挪用晚明画家陈洪绶《水浒叶子》里的人物“浪里白条”张顺,将其裱贴为画面的主体。此时梁铨的创作,更直白地表现为一种跨越中西艺术语言和技术障碍的文化企图。

1985 年,旅法画家赵无极回到浙江美术学院,开设为期一个月的绘画讲习班,梁铨是讲习班成员之一。赵无极现身说法,当场示范,为学员修改画作,直接介入了一种有别于“苏派”画法的艺术表达方式。赵无极的绘画美学及艺术经验,让梁铨对艺术技法和表达有了新的认识。也是在1985年,“劳申伯格海外文化交流展”(Rauschenberg Overseas Cultural Exchange)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追求前卫和现代艺术的梁铨,为了一睹原作风采,自杭州北上,其中劳申伯格“丝网拼贴”的创作方式让梁铨印象深刻。抽象艺术、拼贴艺术以及中国版画的影响,加之年轻气盛,使得梁铨这一时期完成的作品,多用大块色彩拼贴,画面表现得火热强烈。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潇湘八景之 2016-2》

色、墨、宣纸拼贴

120×90cm

2016

1990年代早期,梁铨曾以“中国册页”为主题进行创作,体现其对于古典美感的追求与理想。“我喜欢册页,行云流水一样高雅。”梁铨表示,册页这种“象征性符号”,既是理性的力量,也是文雅的见证。在此之后,梁铨越来越多地借用碑拓、印章、水墨、宣纸、茶渍等元素,以裱、拓、晕染等工艺技法,将自己的艺术观和生活态度,兼容并蓄地融入创作之中。一如台湾艺评家王嘉骥所言:“借由各种断简残篇的文化碎片,梁铨等于也在针对断裂或失落的文雅传统,进行补缀、重修,至少表达个人的怀念与敬意。”

在放弃传统中国画笔墨程式的同时,梁铨以淡墨染成的宣纸条拼贴画面,建构出一个理性而克制的抽象视觉世界—静谧、平和、悠远,却又洋溢着画面的张力和美感。蜂巢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表示:“梁铨在汲取西方现当代艺术经验的同时,通过语言和形式的途径,回归到自身深谙熟知的中国艺术传统,构建了一个既与中国本土艺术有别,又和西方艺术保持着差异性的美学框架。”

“平静、无规律而静谧的线条彼此抵消引人注目的效果,给人一种平心静气的禅心之感。”回顾2000年前后的风格转变,梁铨写道:“我的画面不再固守面面俱到的‘满’,而转向对于‘空’的追求。”随着年龄的增长,梁铨越发喜欢这种偏向风景意味的形式,他遍阅中国山水画样式,用抽象的形式融合转化,表现出中国山水画样式中的程式和精神。这样的创作方式一直延续至今。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梁铨《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二》现场,色、墨、宣纸拼贴160.5×122cm,2017

“梁室”:寻一方精神家园

“被遗忘的典范”的展览方案由设计师仲松操刀,从南方移植到画廊空间600多棵竹子,明中期的太湖石点缀其间,曲径通幽,营造一番江南之景。明代几案、元代高僧清拙正澄的书法《梁室》,疏秀的竹林、典雅的书斋和布陈讲究的茶席,与梁铨的《潇湘八景》形成了绝妙的对话和交流,体现出一脉相承的中国文人趣味。行至其间,不难领会梁铨对于传统经典的领悟、再造和演绎。夏季风表示:在梁铨的《潇湘八景》系列中,那些无法亲临的古老风景,经过艺术家个人化的理解与转化,已不再是单纯的视觉经验,而是超越其上,具有了一种更普遍意义的内心景观。

 

 

《梁铨: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选自《艺术商业》5月刊,文章有删减

借“潇湘八景”之壳,还经典之魂

《艺术商业》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