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零开始:一个素人艺术节的养成

  • 凡琳
  • Almost Art Project

“素人”在当下媒体的语境中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然而对于素人艺术来说,能接受主流艺术界的认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素人艺术节Almost Art Project绘素计划从2015年创立开始,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在第一届中,创始团队花了近8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一批优秀的素人艺术家,到现在它已经形成了一个专业的体系:从筛选机制到展览,再到最终的销售,围绕它的还有公教活动以及出版物。所有的成果并非一蹴而就,对于创始人刘亦嫄和她的团队来说,所一直追寻的是,素人艺术所具有的那种动人的力量和价值。

第三届素人艺术节(Almost Art Project)展览现场

☘第三届素人艺术节(Almost Art Project)如期在北京798艺术区举行,这是一个针对素人艺术家的展览以及项目。展览中呈现了很多天真而又趣味十足的创作:直接画在摄影作品上的《老田和猫蛋蛋》(赵梁作品),制作成灯箱的融合抽象画面和圣经文字的数码绘画,介于鹦鹉和豹子之间的黄色泥塑……天马行空的想象、不拘一格的创作手法,这一切颠覆了我们对于艺术欣赏的常规思维。

赵梁《老田和蛋蛋》系列

皮纸上水彩,46×46cm

2014-2017

☘对于创始人刘亦嫄来说,这一届素人艺术节在寻找场地上经历了一些难题,缺少资金和赞助,最后决定还是在自己的画廊举办。刘亦嫄戏称作为处女座的她,事事苛求完美,一直希望每年的素人艺术节都能给大家带来新鲜感。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稍显局促的展览依然吸引了大批观众的驻足,乃至专业的艺术家、策展人。对于展览所引发的关注,她觉得或许自己一开始就弄反了方向:比起来展览场地,艺术家的作品远远要更重要。

赵梁《老田和蛋蛋》系列

皮纸上水彩,46×46cm

2014-2017

☘如果把时光倒退回3年前,素人艺术的发展又是怎样一幅景象呢?

☘当时在国内能够获得关注的素人艺术家凤毛麟角,譬如2002年在长征空间举办过展览的郭凤怡,还在2013年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可谓是轰动一时。然而像郭凤怡这样的案例毕竟只是个案,对于主流的艺术界来说,他们依然是某种极端的外围存在,就更不用谈市场等话题了。

郭凤怡《伏羲》

彩墨、宣纸

70×272cm

2002

长征空间供图

☘当时刘亦嫄还在艺术媒体担任编辑记者,负责到世界各地的展馆、拍卖行发回一手的报道。这听起来让人十分艳羡,但是长久下来,她却觉得那些主流的学院派艺术中缺少了一种她所想要寻找的新鲜感,而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过高的价格与其内在的空虚。偶然的一次机会,让她动了辞职创业的念头,决定进军“素人艺术”这块还没怎么经过开垦的处女地。但当时面临的第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去哪里找这些艺术家?

☘当时刘亦嫄对着自己的朋友圈,逢人就问,有没有认识的素人艺术家。然而取得联系方式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最难的还是要取得他们的信任。这些素人艺术家处在各行各业、天南海北,有时候也许是偏远的小山村,他们甚至对画廊、拍卖行、市场等概念一无所知。“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让他相信你,有的人戒备心很强。”刘亦嫄说道。于是第一年,她就用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来找这些艺术家,最终聚齐了42位素人艺术家,在北京前门的杨梅竹斜街举办了第一届素人艺术节。

第一届素人艺术节(Almost Art Project)展览现场

☘经历了3年的创办,现在素人艺术节已经形成了一个专业的素人艺术推广平台:从筛选机制到展览的举办,再到最终的销售,围绕它的还有公教活动以及专业的出版物。所幸的是,经过这几年的耕耘,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众、媒体、藏家、学者开始关注到此领域,并且海外的机构也在极力邀请她和她的画廊去参展。

第一届素人艺术节(Almost Art Project)展览现场

我寻找的是打动人的艺术

☘刘亦嫄对素人艺术的兴趣来自于自己学艺术的经历。在加拿大长大的她在大学时主修金融,当时她已经对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便决定去英国攻读艺术史。刘亦嫄介绍,当时在班里和她一起上学的人都是通过很正规、完整的艺术体系教育上来的,很多人都有家族传统—家里不是开画廊,就是开博物馆的。那个时候她觉得在整个班级里自己就是outsider(局外人)。所以她另辟蹊径地到outsider—这一被忽视的领域里面去找自己的议题。

九龙皇帝,《无题D51》,约1997年,玻璃瓶上水墨,36×27cm

☘“第一,颜色很厉害,素人艺术家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局限,他们就是根据自己的经验乱调,调出来的颜色让职业艺术家都很震惊;第二,神态很拙,他们没有基本功,但神态抓得特别准确;第三,素人艺术家的创作材质很多都是垃圾现成品,这是一些职业艺术家都达不到的。”刘亦嫄在介绍素人艺术的创作时这样说道。然而即使有这样一些特征,如何评判素人艺术依然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不过对此,刘亦嫄似乎胸有成竹,自从开画廊以来,她就为自己所想要找的艺术家设立了硬标准—首先一定要真诚,并且能够打动人;在此之上,就是他的想象力和原创力。“虽然现在也有业余艺术家画得很好,但本质上都是在模仿他人,而我们要找的是有自己风格的人。”她说道。

☘由于有了前两届素人艺术展的铺垫,第三届素人艺术节开通了自荐的通道,这次团队共收到了快80个申请名单,最后筛选了16个来参展。然而筛选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名单里竟然也收到了很多科班出身艺术家的画作。“之前有个画得特别好的,我们没有让他再参加了,因为他实在是画得太好了,一看就是学过的。”在这里,画的技巧精准与否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对于刘亦嫄和她的团队来说,所一直执着的,是找到那种最直接、最本真的艺术创作。

脸脸,莲,2015年,纸本拼贴,24×30cm

我希望他们不要被影响

☘“素人”在现在媒体横行的语境下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语汇,尤其经过各种真人秀广为传播后,各种夸张的剧情此起彼伏地上演,然而这样的故事难免会掩盖人们对于艺术本身的关注,而只是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素人艺术家也不例外。“九龙皇帝”— 香港顶尖的涂鸦艺术家,16岁来到香港,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1980年做工时不幸压坏双腿,自此靠双拐行走。35岁结婚之际翻阅族谱,发现香港很多地区曾是自己祖上的封地而已被英国政府管辖,自此他开始了自己的“涂城记”,用毛笔、墨汁在天桥、门廊乃至街上的灯柱上写下自己的族谱,追寻香港的根。

☘郭秀荣,生于山东的一个普通农民,小学一年级便肄业,2014年在家人的影响下,开始拿起笔墨绘画,她所创作的完全是一个类似于《山海经》的斑斓世界:眉毛如飞蛾的触角,生出绿芽的发髻,衣襟上所装饰的小虫……并且时不时地出现各种现代的符号,如汽车、外国人等。初看郭秀荣的绘画会觉得她出自于民间美术的体系,但是却并没有流于其中的套路。

郭秀荣 奇幻图记之九 66x66cm 纸本水墨 2017

☘素人艺术家因为出身于各个阶层,他们创作的初衷也不尽相同,我们有时候甚至分不清到底是喜欢一个人的作品还是因为他的经历而被他吸引。如果这样,我们是否缺少某种对于作品的客观性反思?尤其是他们在被媒体大量曝光走向市场以后,是否还能够保持原来的初心进行创作,那这样的素人艺术家又与学院派出来的有什么分别呢?

 

 

《由零开始:一个素人艺术节的养成》选自《艺术商业》4月刊。

《艺术商业》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