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眼视众生」——13世纪木雕菩萨立像

  • 《艺术商业》孙璐

在晚唐和五代后周时期的两次灭佛运动中,大量金属材质的佛教造像遭到严重损毁,而以木、石或黏土制成的作品则得以保留。时至宋、辽、金,随着菩萨信仰愈发盛行,山西木雕菩萨造像也成为此群雄割据时期最为优美的艺术典范之一。在2018保利香港春拍中,就有一件珍稀的宋元时期木雕菩萨立像。

中国的佛教造像涉及金属、木、石、土等诸多材质,而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的造像发展,在材质上也各有侧重。唐晚会昌五年(845),喜好神仙之术的武宗听信道士赵归真的进言而行灭佛之举。在是次法难中,皇帝不仅下发旨意烧经、拆寺,还要求寺庙和衣冠庶士之家将所藏金、银、铜、铁佛教造像全部纳官,违者依禁铜法处置,但以木、石、土制作的造像,则被允许依旧留归原处。随后在五代后周显德二年(955)的法难中,大量铜材造像则在收缴之后,被转铸为钱币。这两次的灭佛运动,对后世佛教艺术的发展具有深远影响,一方面造成唐代造像的损毁衰落,难觅当时金铜佛像的风采,却也使得宋、辽、金时期佛教再次兴盛后,其造像艺术的风格勃发出新的生机——出现更为明显的「世俗化」倾向,打破宗教仪轨的水月观音(也有游戏坐观音等说法),和来自北方草原民族的审美风格,都体现了该时期的佛教艺术风向。

金泰和八年,南宋嘉定元年(1208)地图

从佛造像题材门类来说,唐代以后菩萨信仰日益流行,到了晚唐,在战乱频发的社会背景下,《妙法莲华经》(《法华经》)中大慈大悲、可救人脱出水火灾难的观音菩萨,受到广泛的崇拜,观音造像常见头顶「化佛」的情况。五代十国之后,北方的辽、金,和相对处于南方的两宋,都颇为盛行观音信仰。山西的木雕菩萨造像,即是此时期留存至今的最为优美的艺术典范之一。

山西地处我国中原之北,其西、南两部据黄河之险,东侧则有太行山作天然屏障,这样独特的地理位置常使其少受战乱纷扰,故境内保存有较多千年古建和文物,像是大同一地,就保留了辽、金时期的古刹及木雕佛教造像。从宋(及辽、金)至元,出自山西地区的大型单体木雕佛教造像,通常被称作「宋木」。二十世纪初,随着一尊精妙绝伦的「宋木」在太平县连村(今襄汾县境内)惊现于世,山西木雕佛像一时洛阳纸贵,迅速成为世界各大顶级博物馆寻求的宝藏,也因此在之后近一个世纪的岁月里,众多「宋木」纷纷流失海外,以致当今国内已十分稀见此类艺术珍品。然而可喜的是,保利香港则在今年春拍的玫茵堂专场,推出了一件精彩的山西木雕菩萨立像。

金明昌六年(1195)木雕菩萨立像

制作于山西临汾

现藏于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目前国内外的重要博物馆,如中国国家博物馆、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等,均藏有宋、辽、金、元木雕菩萨造像,这些造像往往神态娴静自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相关藏品中,最为著名的是一组来自山西洪洞(今隶属临汾)的作品,该菩萨立像的背后有「明昌六年(1195)于洪洞县」的刻款,其明确的纪年,可帮助我们了解12世纪木雕菩萨造像的工艺手法和风格特征。

从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所藏的金明昌六年木雕菩萨立像可以看出,此期造像敷彩浓厚,雕刻技法婉转细腻;菩萨像头戴金彩化佛宝冠,脸部丰腴而偏方正,细眼立眉,两眉几乎连成「倒八字」,眼窝和挺括的眉骨与鼻梁,凸显出立体精致的脸部轮廓。菩萨脖子较短,但延续了唐代以前的造像仪轨,即保留了所谓「三道」的颈部纹理,躯干与腿部的比例较为亭匀壮实。所带璎珞和腰间饰带,也都显示出此期配饰的特点,当时的贵族阶层,十分喜爱配搭方形玉料或金料连缀而成的腰带,以显示自身的地位与品味。此件金代木雕菩萨立像,可谓安大略博物馆珍藏的镇馆之宝。

保利香港2018春 Lot.3029

金至元(12-13世纪) 木雕菩萨立像(正面)

尺寸:142cm

估价: HKD8,000,000-12,000,000

左:保利香港2018春 Lot.3029

金至元(12-13世纪) 木雕菩萨立像(背面)

右:唐 敦煌45窟 胁侍菩萨立像

保利拍品菩萨天衣的第二层褶皱处,留有绿色厚彩,金代造像亦常见天衣敷绿的情况。唐代菩萨立像,以被誉为「东方维纳斯」的敦煌45窟胁侍菩萨为例,可见婀娜的「三弯」体态,他腰肢窄细、髋部丰圆,小腹更具肉感。与之相比,宋以及金、元时期的菩萨造像则姿态娴静,躯干直落少弯,髋部线条也不如唐代的凸显。

●这次保利香港2018年春拍推出的金至元(12-13世纪)木雕菩萨立像,高142公分,体量巨大,藉由其保留完整的佛教美术信息,可推测其制作年代为金至元。菩萨跣足立于莲台之上,左臂下垂而右臂抬起,两侧小臂残缺,上着右袒僧祇支和天衣,下着富于垂坠感的裙裳,他脸颊方润,眼细而眉立,发束高髻,余发绕过双耳而落于身侧。造像顶部,旧时曾存「化佛(应为阿弥陀佛)」小像,胸前雕饰华丽的摩羯鱼形璎珞,佩方形组件连缀而成的腰带。

保利香港2018春 Lot.3029

金至元(12-13世纪) 木雕菩萨立像(面部)

菩萨宝冠上,原有「化佛」」小像。其窄额、细眼、肉鼻、丰唇,以及高耸的「倒八字」型眉骨,显示出他与金代同类造像的密切关联,而相对更为柔和的五官线条,则透露了他更为接近元代风格的情况。

保利香港2018春 Lot.3029

金至元(12-13世纪)木雕菩萨立像(侧面)

菩萨宝冠留有原敷红、绿厚彩,两鬓余发结双辫,绕过耳廓垂于肩侧的情况,也是金、元时期菩萨造像的常见做法。

保利香港2018春 Lot.3029

金至元(12-13世纪) 木雕菩萨立像(腰部)

菩萨腰间围系着缀有方形饰件的腰带,是宋、辽、金时期,贵族着装的常见搭配,具有显示身份地位的作用。造像小腹略微有肉,但不如唐代造像丰腴。

目前,此件拍品虽已显现木材质地,但其宝冠、璎珞、肩部披帛等多处的雕刻方式,以及原敷厚彩,均与前述金代明昌六年菩萨立像表现出相似特征。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菩萨腰腹间衣纹的翻转姿态,以及衣物与腰带的搭配方式——保利香港这次将要拍卖的木雕菩萨立像与金代明昌六年作品,均刻画「回」字型腰带,腰带覆于纹理横向扭转的衣料之上,腰间中部另有一长带,打结而垂落于跣足之间,这些特征均提示了保利这尊木雕菩萨立像的时代,应与金代相去不远。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另藏有一件元至正十九年(1282)款的木雕菩萨立像,此13世纪的元代作品,眉眼等处虽然与金明昌六年作品显示出相似外形,然而却在线条轮廓上更为柔和,躯干比例也略显修长,总体神态恬静秀美。故推断此次保利香港的木雕菩萨立像,应属金、元之间,而更接近元代的作品。

至正十九年(1282)木雕菩萨立像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再有这尊木雕菩萨立像,为民国时期京城著名古董商霍明志之达古斋旧藏,随后的百年间递藏于顶级藏家之间。霍氏原为张勋部下,与晚清皇族交往密切,其经手之作,多为艺术珍品。时值2018春拍之际,作为「芬氲凝熠:玫茵堂暨私人珍藏中国艺术专场」中的拍品,给予了藏家收藏「宋木」的难得机会,大众也可以在预展中近距离观赏这尊木雕菩萨立像。小艺君也希望能亲临现场,借此作品,一窥北方民族佛教造像的艺术魅力。

●在本次玫茵堂专场中,还有两件造像也十分值得关注。一件为辽代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另一件为明洪武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

左:保利香港2018春 Lot. 3030

辽 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

右:观音立像

宋 麦积山石窟 第165窟

●宋、辽之际,观音信仰颇为盛行,同时期不同地域的观音造像也体现了一定共同的时代风格。以麦积山石窟宋代的观音像来说,他体型修长挺直,双肩瘦削,衣着保守,裙裳厚实,椭圆脸型,柳眉凤眼,鼻子秀气,颇具汉人女子的面部和体型特征,与唐代常见的袒露上身、薄衣贴体、丰肩髋臀的“三弯”造型菩萨,体现出极为不同的审美趣味。

与麦积山宋代造像相比,保利香港今春推出的这尊辽代石雕白衣观音菩萨立像,同样是秀美长身,五官柔和,神态安详。不同的是,保利这尊菩萨具有不多见的细长脖颈,头戴的包巾也更为高耸,使得造像的身材比例更加隽永耐看。

保利香港2018春 Lot. 3032

明洪武 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

● 阿弥陀佛是西方净土之主,观音菩萨与大势至菩萨同为其胁侍,此三尊合称「西方三圣」。相应的在12至13世纪,「阿弥陀佛来迎图」、「西方净土变相」不仅风靡宋、辽、西夏,不少宋代作品也透过宁波而渡海到达日本。今天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知恩院等处,都存有东渡的阿弥陀佛,他们以立像或绘画的形式保留至今。从中可见,阿弥陀佛肉髻高圆,中有髻珠,螺髪颗颗饱满。西夏黑水城出图的「接引图」中也有阿弥陀的身影,其掌心向前的右手,正传达出接引信众之意。

保利香港这件明代洪武朝的铜鎏金阿弥陀佛立像,其造像风格就颇具宋代遗风。无论大衣的穿戴,发式与手势体态都体现了来自宋代的阿弥陀之造像理念。体现了明代对经典阿弥陀佛造像风格的传承。

左:阿弥陀佛立像 东京国立博物馆

右:阿弥陀佛净土图 日本京都知恩院

阿弥陀佛来迎图

西夏 黑水城出土

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藏

 

以上小艺君为大家推介了不少今年保利春拍,在佛教造像方面的精彩看点,期待和大家在拍场共享这些艺术作品的迷人魅力。

 

拍卖信息

芬氲凝熠:玫茵堂暨私人珍藏中国艺术专场

拍品总数:114 件

拍卖时间:2018年04月02日下午1:30

拍卖地点:香港君悦酒店 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

 

文、资料整理/《艺术商业》孙璐

图片来源/ 保利香港、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