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芳未歇,明清艺术圈的女神

今天是3月8日,祝所有的女神节日快乐。如果你生在三四百年前的明清两代,而且是一位女性,你有什么途径可以成为一名被记录在册的画家,或者说你的画作怎样才会出现在 21 世纪的博物馆展厅里?

闺秀和名妓

▌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被记载在册的女画家是吴国孙权的妃子赵夫人,她的名字出现在唐代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之中,她是该书记载的370 位画家中唯一一位女性。即便到了绘事空前繁盛的宋朝,仍鲜有辑录在案的女性画家。然而,到了明清时期,关于女性画家的画论著述明显增多,如清代徐沁的《明画录》中记载的擅画女性有 22 人,又如汤漱玉的《玉台画史》辑录了从上古到清嘉庆年间的 223 位女性画家,其中明清女性画家占了大部分,这其中就有仇珠、文淑、柳如是、李因、恽冰、马荃等一批女性画家的名字,这些记录充分说明女性画家在明清两代获得了空前的发展。

顾韶《设色花卉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2017年年底,浙江博物馆举办了一场“流芳未歇—明清时期女性画家作品展”。浙博的这次明清女性画家特展既有上述这些已为人熟知的女性画家,也有顾韶、王锜香、孙云凤、缪嘉蕙等一些还未被人熟知的女性画家精品。仔细研究这些女画家的生平,我们就可以看出明清的女性画家主要由两个群体组成:闺秀和名妓。比如马荃、恽冰、徐灿属于前者,而李因、王锜香等则属于后者。

▌比较这些名妓和闺秀画家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名妓画家多寄兴于兰、竹等题材,而闺秀画家的题材则更为广泛,涉及花鸟、人物、山水等。这主要是基于名妓画家以画遣怀,而闺秀画家是以画自娱,部分也是因为名妓很多时候需要即兴而作,兰、竹这种题材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相较之下闺秀画家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有充足的时间画更加繁复的题材。这种绘画的旨趣又影响到她们的画风,所以闺秀画家的画风一般工致,而名妓画家偏于写意。

恽冰《玉洞仙株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如果拿浙博这次展出的恽冰《玉洞仙株图》和李因的《水墨松鹰图》作比较,就能很明显地看到上述的这些差异。恽冰是恽寿平的后人,擅长花鸟画创作,画风继承家学“没骨”写生法。这幅《玉洞仙株图》画的是设色工笔桃花,笔墨清秀,色彩艳丽,造型生动立体,是闺秀画家作品中的杰作。

▌李因是明末名妓,以陈淳为师习花鸟画。她的画多用水墨,以苍劲无闺阁气备受时人赞许。浙博此次展出的《水墨松鹰图》构图大气、笔法苍劲,体现出“于形似之外求其神”的绘画特点,在中国古代女性画家中十分难得。上海博物馆藏有一幅她的《芙蓉鸳鸯图》,更能说明李因的这种注重师法造化的特点。

李因《水墨松鹰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此外,名妓和闺秀这两个才女群体之间还存在着竞争。比如,在明朝,由于官员狎妓成风,名妓游走在文人墨客之间,无论是学习的范围还是交际的人物都更宽泛,也更完善,所以无论是名气还是才气都要比居于深闺的闺秀大。但到了清初年,清政府整肃了官员狎妓的风气,打击了名妓的生存空间,于是闺秀取代名妓,成了文化活动的主要承担者。而且这个时期的闺秀画家更加主动参与社会活动,有些走出家门与同好者结社雅集,有些则拜名师学艺。如追随袁枚的随园女弟子孙云风,这次浙博展览中有她的《明湖饮饯图》,可以看出她的画比一般闺秀画家的气象更为开阔;还有像马荃那样凭借自身画艺课徒授艺,卖画自给谋生于社会的。马荃是画家马元驭的后人,继承家族的勾染花卉法,此次展览中马荃的《花鸟图》就体现了这种技法,整幅画线条工细精整,注重设色的反复晕染,色调艳丽丰富。

▌这些作品,它们穿越历史,把那个年代的女性对自然与社会的观察留在了画中,使得今天的我们得以窥探几百年前女性的生活和情趣。在中国历代女画家中,流传下来最多的是明清时期女画家的作品。那么,为什么女性画家在明清时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呢?

马荃《花鸟图》常熟博物馆藏

经济繁荣带动文化发展

▌中国绘画在宋以后成了文人画的天下,这就给了那些与文人有关系的女子学习绘画的机会。然而,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记载了从唐会昌元年至北宋熙宁七年的 284 名画家,其中无一名女性。而元代赵孟頫之妻管道升的知名也是个案。那么为什么女性画家的蓬勃发展不是发生在绘事繁盛的宋,而是在明代呢?

▌首先是影响女性从事绘画事业的社会伦理观念在明代发生了松动。古代女性由于受到封建社会的重重伦理道德束缚,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中都没有自主权。所以,中国古代女性知书识字也是为了让她们成为贤女贞妇,明初程朱理学明显地反映出这种封建男性社会对女性价值的评判,所以女性向来被鼓励无才便是德。

▌然而,明朝中期的思想文艺界出现了个性解放运动,有识之士开始抨击封建礼教和儒学,出现了一股弘扬女性才智的思潮,社会主流观念开始欣赏女性的才学。事实上,不但是书香门第,连市民商贾的女子也被要求学书识算。明朝廷曾不止一次在民间征调才女。这些都促进了女性对诗文书画的学习。具体在绘画方面,女性绘画受到了当时有识之士的认可和赞扬。诸如王穉登、董其昌、陈继儒等书画大家开始关注女性的绘画艺术,他们赏识她们的作品,并在作品上进行题跋和评论,说明这一时期女性已经积极介入到诗画创作领域并获得认可。

缪嘉蕙《水墨花鸟图》常州博物馆藏

▌其次,资本主义经济在明代开始萌芽,日益繁荣的经济和富裕的生活带动了文化的发展。明清之际,江浙一带形成了大批以文化为业的创作世家,成为明清画坛上的一个特殊现象。如江苏的恽氏、毕氏、庄氏,浙江的顾氏、任氏等家族。出生或嫁入到这种世家的女子在翰墨飘香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观摩和学习家庭成员的创作,可以引发和提高她们对书画创作的兴趣和技能。

▌此外,经济和商品文化的繁荣也为青楼的生存和成长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再加上明政府实行罚良为娼的政策,致使大批有较高文化素养的“犯官”妻女沦落青楼,这无疑提高了青楼中妓女的文化档次。嘉靖时期,党祸酷烈,很多士大夫避事于青楼,于是青楼在很大程度上也变成了谈诗论画的雅集之地,像柳如是、顾眉、李因等名妓都是凭自己的才智和出众的诗文书画与名士往来,最后逐渐演变成“名士”与“名妓”之间的风流佳话。

▌另外,随着技术革新,纸张和印刷术在明朝更加普及,因此书本也就更普及了。印刷术的应用也让思想的传播和接受更加便捷,进而也让更多女性获得了读书习画的机会。

沈萼《三秋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因此,到了明代,女性作为画家的规模一下子就扩大了,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才女群体,她们写诗作画、雅集笔会。然而,遗憾的是这些女画家并没有形成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使用的仍是男性画家的绘画和艺术语言。

▌在题材上,明清画坛以山水画居于主流,诞生了戴进、沈周、文徵明、唐寅、董其昌等大家,派别也有浙派、吴门派、松江派、华亭派等。但是强大的山水画声势并未引起女性画家们对该题材的特别关注。山水画的缺失,原因可能是她们受困于家庭的原因。身为女性,她们缺乏像男性画家那样出去游山玩水的机会,所以绘画的对象都是自己身边的景观,比如庭院里的花鸟或树木。

▌此外,女性画家的技法比较单一。明清时期的男性画家在花鸟、人物创作中已经较多采用大写意、泼墨等技法,但女性画家绝少应用这些技法。

▌究其背后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那个时期的女性画家缺乏书画创作的艺术自觉性。一方面她们将书画创作视为雕虫小技,是不宜张扬的行为;另一方面,大部分女性仍禁锢于儒家的伦理道德,认为女性知书是为了成为贤女贞妇,培养下一代,尤其对那些闺秀画家而言,她们认为书画创作不是妇人之事,甚至很多人养成了画成即焚的习惯。

▌所以无论是闺秀画家还是名妓画家,她们在绘画题材上都未能有所开拓,在表现技法上则追逐男性绘画,而这其实是古代女性依从男性这一关系在艺术上的一种延伸。因此,即便女性绘画在明清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但女性画家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中仍几乎处于一个缺失的地位。

周家蕊《仕女图》常熟博物馆藏

明清女性画家在当代艺术市场的表现

▌在艺术市场中,一件艺术品的市场价格与该艺术品在艺术史中的地位相关。由于女性画家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中的地位使得她们的作品在市场中的行情远不及男性画家。

▌不过近些年,古代女画家的绘画作品作为书画投资一类的特殊题材,越来越受到市场的关注。2011 年仇珠的《独乐园图》在中国嘉德春拍上以 897 万元的价格成交。据业内人士说,这幅作品目前的身价已经逼近千万元。马荃的书画作品在 2008 年已经达到300 万 ~ 500 万元的价格。2016年 5 月,上海铭广举行了古代女性书画专场拍卖,明代周淑禧的《梅雀图》以 230 万元落槌。此外,明清女性画集的扇面作品由于雅而精的特点,也正日益受到收藏家的追捧。

文 / 董幼学

图片提供 / 浙江省博物馆、常熟博物馆、常州博物馆

原标题《流芳未歇——明清女性画家》节选自《艺术商业》3月刊,文章有删减,点击下图了解杂志详情,订阅杂志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3月刊

预告| 三位女神的松间对话:从梵高到“松”式生活

▌明日(3月9日),在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三位来自艺术领域的女神将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松间对话”,意图通过梵高与中国当代艺术关联的角度来探讨公共审美的普及传播,近距离领略东方意蕴的当代演绎。(点击下图了解活动详情,与女神对话)

松间对话:从梵高到“松”式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