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薇:忠于自我的古典表达

  • 特约撰稿 孙菲
  • 毕可礼 作品图片提供/彭薇 
  • 特约撰稿 孙菲

洇湿的笔迹、毛毛的麻纸,一个个样式古典、排列整齐、带有秩序感的鞋子,扎得松紧恰当、尺寸玲珑、摆放在那里等待人们打开的卷轴,微黄的绢质扇面上精致的西洋人物……富有女性柔美气息、蕴含着古典美感,是彭薇的作品带给观者的第一印象。

HyperFocal: 0

● 以自己的内心感受为标准选择创作内容

“我喜欢一些次要的东西,因为主角看的太多了。”彭薇如是评价自己的作品。这似乎也是她的作品里一直存在的喜好,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感受,以自己的喜好为标准选择创作内容,让她的作品呈现一种柔美、淡雅、关注细节的风格。早期的《绣履记》选择的材料就是女人穿着的鞋子,不过她有意避开时下最流行的样子,选择的是古代的绣花鞋和西洋经典的女鞋样式。她能从生活的细节当中寻找到那些富有美感、有趣好玩的东西。

250_Space_43

彭薇《好事成双-10》,鞋装置,绢,24×17×5cm,2011

因为喜欢美剧,所以有些作品的题目会直接用美剧或电影的名字命名。在“扇缘”系列中,画家将视线集中在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上,如充满琐碎细节的皇冠、神态恬淡的宠物、女人烦琐美丽的发饰和衣饰。

250_Space_55

在创作理念上,彭薇以自己的内心感受为标准选择创作内容,艺术层面的忠实于自我,对审美取向的忠实表达,使得撷取的对象是和主流表达相远离的。表面看上去,她的作品与现实生活联系不紧密。艺术家似乎醉心于器物的存在感,像古代的服饰、鞋子、怪石、扇子上出现的湿壁画的局部形象。但是在艺术家看来,这是自己现实生活的一种复刻,“这是我的另一种现实生活,除了和大家一样吃饭等。还有一部分阅读的爱好,它和我这部分现实是一样的。至少就我的视觉经验,是由这些构成的”。

婵_jpg

 拼贴与游戏:被使用的“古典”

彭薇的父亲彭先诚先生就是一位水墨画家,她的出身和创作时所用的介质,会让人们将她和古典联系在一起。但观看她的诸多作品之后,会发现她与古典其实相去甚远。在彭薇看来,古典绘画没有时间性,“古典主义其实是不过时的东西,古典主义某些东西就是好的。好的东西没有时效性”。她与古典的联系在于她的审美取向、创作时的实施手段以及创作时使用的材料。比如“彩墨锦绣”系列,开始时是选一些古代的服饰画出来,到了中后期就会选择一些名画画在衣服的形象上,但会避免一些经典的画作,一般来说是偏门的、好玩的。选择画在衣服的形状上,也是因为比较好玩。名画在这里是资源、材料,是可以被使用的内容。“其实我一直在使用古代绘画的资源”。不同的观念决定了它们被使用的方式。“这个系列以这个概念出现,那个系列以另外一个形式出现,都由一些观念性的东西支配,都是比较自然发生的。”

卷轴

彭薇《逐鹿图》,册页,宣纸水墨,34×192cm,2015

在创作“彩墨锦绣”系列时,彭薇还发展了一些不同于传统的水墨技法,“一边冲水一边勾线”,在画面上造成一种潮乎乎的、洇湿的感觉。这种非传统的水墨效果也继续在后来的“手书系列”中得以运用。这种技法为作品带来一种不那么明确的、含蓄的、充满了模糊和感性的心理感受。

20150807 _^A_篓_Space_11

20150807 _^A_篓_Space_49

“ 圆满的旅程 – 彭薇个展” 台北历史博物馆展览现场,2015

● “女性”艺术家

对被冠以“女性艺术家”这个称谓,彭薇坦言并没有多么强烈的反抗意识。在她的眼里,现在的社会已经在改变所谓的权力结构。她认为在人际交往上,女性艺术家相对比较内向,不像男性艺术家那样善于推销自己。但这并不能成为一个有野心的女艺术家成功的障碍。

虽然彭薇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是她和她的作品所表达的理念和女权主义倡导的有一致的地方。女权主义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倡导多元,并不服从单一的表述。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艺术被工具化得十分严重,艺术家常常作为工具的使用者,为某种目的发声,艺术家的自我表达空间非常逼仄。主流的表达常常是泛政治化的,要么是顺应它,要么是解构它。艺术家总是希望在主流话语中占据“阳”的一面。价值观的单一渗透到艺术领域,使得人们的审美取向也变得单一。而艺术原本就应当是表达艺术家对生活的感受的。

閬ヨ繙鐨勪俊浠_jpg

彭薇《遥远的信件》,装置,册页、木盒

閬ヨ繙鐨勪俊浠讹紞鍗疯酱

彭薇《遥远的信件》,卷轴

相较之下,彭薇的作品风格淡雅,充满古典的美感,轻盈而有趣,同时还包含几许含蓄的情色。它的口味和主流的审美取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它不需要尖锐地反对什么、 批判什么,它的存在就是对主流审美取向的丰富,是对固定的、单一的主流审美取向的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