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都行?“佛系”艺术家说:不!

最近“佛系青年”词条刷遍朋友圈,火遍网络。“佛系”成为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

因“佛系”走红而广为流传的图片,实际是韩剧《请回答1988》剧照

▌既然是“佛系”,小艺君想到了中国艺术史上几位货真价实的“佛系”艺术家,看看他们如何“佛系”生活。

怀素

▌唐代书法家,“草圣”怀素可谓是“佛系”中的不安定分子。是佛家,但他的创作精神是属于庄子的;“不谈经”、“不说禅”还以“醉僧”、“狂僧”著称,可谓是犯了佛家的诸多禁忌。“画僧”贯休的《观怀素草书歌》就曾不讳言怀素“不谈经”、“不说禅”,充分肯定怀素的草书又指出怀素道家精神的一面,那种放逸的仙气,甚至认为他是“星辰降瑞”:“颠狂却恐是神仙,有神助兮人莫及。”

怀素草书《自叙帖》局部

▌当然,小艺君也想到了明末清初的画坛“四僧”——弘仁、髡残、朱耷、石涛。

霜冷长河——弘仁、髡残、八大、石涛

当代艺术家郑金岩作品

四人年龄相差不小,其中最年长的弘仁去世时,最年轻的石涛刚刚22岁。但他们共同的特点是由明入清,经历了明清之际天翻地覆的战乱和动荡,尤其是八大山人和石涛两人都是朱明宗室。在清朝建立后效法宋元遗民,归隐山林,遁世不出,过着真正的“佛系”生活。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知,在身后其地位才被逐渐发掘。陈师曾在《中国绘画史》中称他们为“其有飘然世外而名并不朽者”。

弘仁

弘仁,姓江名韬,字六奇。本希望科举中第以报效国家,然功名无望。清军人关时,曾与一些仁人志士一起参加抗清复明的战斗,均以失败告终。抗清失败后,他意识到复明无望,抵抗亦无益。他变得更加清心寡欲,不仕、不宦、不婚,凝心向禅,最终成为“佛系青年”。

弘仁山水 镜心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寒云无世态,相伴意闲闲”,反映出他脱离了尘俗的喧嚣烦扰之后,宁静、悠闲、空寂的心境。正是由于有了这份闲,这份静,才使他的作品不滞于一物,不囿于一己,体现真正的了无纤尘的静美。

弘仁山水 立轴 水墨纸本

弘仁山水 册页 (十二开)

弘仁山水 册页 纸本

髡残

髡残性直硬,脾气倔强,寡交游,难于与人相合,但不影响他的“佛系”生活。其作品中的题跋诗歌多作佛家语,这不仅因其身为和尚,而且在他看来,禅机画趣同是一理,无处不通。如《禅机画趣图》轴、《物外田园图》册的诸多题跋,大都是借画谈禅,因禅说画。融禅机与画理于一炉,是髡残画作的主要特点之一。

清 髡残(石溪) 人物图页

纸本淡设色 纵38厘米 横30.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清 髡残 层岩叠壑图 轴

纸本 浅降 纵169cm 横41.5cm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清 髡残 秋晖蒙钓矶 1661年作,125.5×40cm

清 髡残 苍翠凌天图 立轴

纸本 设色 纵85厘米 横40.5厘米

南京博物馆藏

八大山人

画僧朱耷,是中国花鸟画一代宗师。本名由桵,字雪个,号八大山人、个山、驴屋等。他是明朝皇室的后裔,因避祸于清朝政权的加害,遂遁入空山为僧。禽鸟山石是其籍以寄托个人思想情感的主轴,他画的鱼、鸟都矍然孤傲地翻着白眼,早已把世间的一切都看透,又怎能不“佛系”。

“横涂竖抺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是后来郑板桥感叹其时世不济,愁苦悲凉的境遇的叙述。他的签名“八大山人”连笔写出,竟成“哭之笑之”无处不流露出他的隐居避世而又无可奈何的精神意像。

石涛

石涛自幼出家为僧,是“佛系青年”的典型,也是中国画坛上的一位奇才。他对佛学及禅学有极深的研究,并在文学、诗词等各方面也都有很高的造诣。

他也是“佛系青年”中的“斗战胜佛”,在禅学思想的影响下,他的画风独树一帜,为中国画的发展开创了一派新的意境。他提出“笔墨当随时代”、“我自用我法”的见解,极富禅学思想,并以此痛斥那些闭门造车、摹仿古人、投机取巧的庸才狂徒。他的绘画艺术成就,对中国画的发展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直至今天还为人所赞誉。

石涛(款)《深山秋水图》

石涛《松风涧水图》

弘一法师

近代“佛系”的代表当属弘一法师了,“半世文人半世僧”的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驱,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创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他把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致,“朴拙圆满,浑若天成”,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上荣耀。

早年作品,颇有写实主义和印象派风格

他苦心向佛,过午不食,精研律学,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典型人物。

▌虽然,前面提到的几位大家因不同机缘而看淡一切,最终遁入空门成为真正的“佛系”艺术家,但他们并不是怎么都行,他们每人都坚守着心中的一片净土,自始至终为之奋斗,为后人留下了无可比拟的文化财富,身为“佛系”却又“非佛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旁人可能也只是看到了标签,而没有看到“佛系”心中那不屈不挠的“斗战胜佛”。所以,纵然生活中有诸多不顺,不妨也“佛系”一下:不必太当真,也不能不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