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存在,是最好的一份礼物

  • 艺术家 肖鲁
  • 毕可礼 黄伟杰
  • 文/ 本刊记者 刘向林、岳岩 特约记者 孔祥祥、孙菲、赵芷晴

640.webp (16)

肖鲁工作室

在北京的郊外,我设计建造了一个房子,在来来往往的参观人群中,经常会听到男性们有这样的评价:“你的设计,像一个男人设计的。”

“像一个男人?那么请问;我设计的房子是好还是不好? ”我问道。

“当然是好了!”

我无语了……

在这个对设计好与坏的评价中,我的好,是因为我像一个男人。这个明显带有性别歧视的错误,在生活中屡见不鲜。在中国,对一个女人最尊敬的称呼,是叫她“先生”。这看似荒诞的误读,其实隐藏着很深的历史根源。在这里,我无心去评价男性对女性的种种偏见与误解,他们与她们之间,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无休止战争。

在这里,我只想歌颂我心中值得骄傲的女性们。

女性,她们的存在,是上天赐给人间最好的一份礼物。她们的思维离心最近,她们的爱身心合一。她们的行踪飘忽不定,她们是天上下凡的神仙。当她们降落人间,大地并没有把她们当作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上帝对她们的评价,只是依附于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但是她们似乎不在乎这些,凭着女性先天所具有的仙气,她们活的潇洒而超然于世外。在艺术的世界里,她们做得执着,是因为她们喜欢;在家庭,她们生儿育女,是因为她们喜欢;在社会,她们改造世界,是因为她们喜欢。

请问天下的男人们,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存在感的时候,是否也是因为喜欢?设想一下,假如女人统治这个世界,是否天下会祥和许多年?男人与女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女性所具有的与生俱来的天性与神性同在。她们的存在,如同天然,春夏秋冬,喜怒哀乐,顺其自然。

640.webp (9)

感谢《艺术商业》马季冬先生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说几句话。对女性身份的认同,是我从来不回避的话题。我是女人,我要歌颂女人,因为她们的存在,与我同在。

肖鲁/2013年1月30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