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 刘明杉
  • 刘明杉、故宫博物院

2018年1月2日,中国著名古陶瓷研究学家叶喆民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在古陶瓷研究界,叶喆民先生一直享有盛誉。他在1977至2000年曾四下河南寻找和考察汝窑窑址,1985年10月,在河南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叶喆民撰文首次提出宝丰清凉寺“未必不是寻觅汝窑窑址的一条重要线索”,成为指明汝窑窑址的第一人,对清凉寺遗址的发现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小艺君推送《汝窑窑址寻踪》谨以此文缅怀叶喆民先生。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叶喆民(1924-2018年)

汝窑

广义指汝州境内窑口烧造的所有瓷器,狭义则专指北宋晚期为宫廷烧造的天青釉瓷器,即所谓的“汝官窑”。靖康之变导致北宋灭亡、宋廷南迁,汝窑也毁于兵燹,窑址荒没,烧制技术失传。这一中国陶瓷史上首屈一指的瓷器品种,从窑址到工艺都变成历史的谜团,埋入滚滚红尘之中。

目光聚焦宝丰

通常中国古代瓷窑是以其所在地定名,所以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既然定名“汝窑”,那么窑址就应该在临汝县,然而其境内虽然发现了不少窑址,还出土了很多瓷片,却未发现宫廷御用汝窑的踪迹。这也是古今地域行政区划并不完全一致的原因。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2000年 清凉寺遗址

宝丰县地处河南中部,西部为山地,清凉寺窑址位于宝丰县西20公里的大营镇西南丘陵地带的山谷台地上,东、西两侧皆为山坡,沙河的支流—响浪河在遗址西侧流过,至韩庄村北东折后再向南,把窑址分为南北两大区域。南区南至韩庄村,西高东低,窑址依西坡而建,南北长约400米,东西宽200~250米;北区北至清凉寺村,呈北高南低的缓坡状,南北长300米,东西宽150~250米。遗址上散落着大量印花青瓷和黑、白瓷片,响浪河岸边堆积着不少匣钵残块。1977年,叶喆民为编写《中国陶瓷史》,再赴豫南考察。来到清凉寺一带时,他看到河沟两岸堆积的瓷片和窑具高约一丈,断断续续长达三五百米,堪与河北定窑媲美。叶先生在此处拾得一枚具有宫廷御用汝窑特征的青瓷片,请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郭演仪对它进行化验,此标本的化验结果与该所所长周仁20年前对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汝窑盘所作化验的数据基本相同。因当时正值叶先生调到中央工艺美院任教,且双方在看法上不一致等原因,这一重大发现并未公开发表。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1956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周仁所长在国瓷组(左起:杨文宪、周仁、李国桢、郭演仪、李家治)

直到1985年,“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在郑州举行,叶先生才委托中央工艺美院讲师陈英英携带了题为《钧汝二窑摭遗》的论文打印本百余份,在会上发布,首先提出汝窑窑址可以到宝丰清凉寺(青龙寺)寻觅线索。从史料文献来看,今天的临汝县与宋代汝州的辖区并不完全吻合,今天临汝县以东、以南,包括宝丰一带,都归宋代汝州管辖,因此他在文中提道:“宝丰清凉寺是一条寻觅汝窑窑址的有力线索。联想先父叶麟趾教授当年发现定窑窑址的思维方法,建议寻觅汝窑也不妨打开思路,因为地理上的历史沿革多有变迁。”1986年9月,叶先生应邀到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学进行了《钧窑与汝窑专题》演讲,结合宝丰曾盛产玛瑙的史实及“汝窑玛瑙为釉”的文献记载,进一步阐释了宝丰应是宫廷御用汝瓷烧造地的论断。同年10月底,“古陶瓷研究会年会”在西安召开,已有数篇同仁的论文引用了他的观点。当地瓷厂一位叫王留现的会计,还在宝丰窑址附近的农民手中征集到一件汝窑天青釉盘,拿到叶喆民家中请教,又带到西安年会上请故宫专家们鉴定,大家再次确认此器与故宫所藏传世品的一致性。1991年6月,叶先生应邀在英国剑桥大学进行了《汝窑与鲁山窑的再认识》的专题演讲,对汝窑的发现经过和地理范畴以及烧制品种与鲁山窑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阐述。

清凉寺发掘开始

1980年代,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也派人在宝丰清凉寺进行调查,初步摸清了清凉寺的基本情况。他们做了一个预算,向省文化厅、文物局申请考古发掘经费,可得到的答复是经费不超过1万元,只能进行试掘,如果试掘成功,才可列入以后的年度计划,再争取每年拨款。1987年,由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赵青云带队,赵青云、毛宝亮、赵文军三人小组开始了第一次考古发掘,按预算1万元,只能试掘10×10米两个探方。几经考量,他们决定在清凉寺村南靠村子较近、地势稍高的地方进行试掘。这两个探方不能像通常那样连在一起,而是有意将它们拉开30米的距离,这就扩大了试掘的范围,将两个探方布在最可能出成果的地方。幸而天遂人愿,挖对了地方,在200平方米的试掘范围内发现了2座窑炉、2个作坊和1段排水渠等。在一个作坊的拐角处,还发现了一个直径不足1米的小型窖藏坑,出土了20多件不同形制的完整器,有天青釉盘口折肩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天青釉小口细颈瓶、粉青釉莲瓣茶盏托、天青釉外裹足盘瓷等。此次试掘的成功,揭开了宫廷御用汝瓷窑址之谜。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发掘出的清凉寺汝官窑窑址中窑炉、作坊、澄滤池、水井等设施

1988年1月,河南省文物局召开“关于宝丰清凉寺汝官窑址的考古新发现”新闻发布会,在当月22日的《中国文物报》上,登载了题为《宋代汝官窑窑址在宝丰发现,了结中国陶瓷技术史上一大悬案》的报道:“我国宋代有定、汝、哥、钧、官五大名窑,其中汝窑系统只有文献记载而无实物传世。去年文物考古工作者在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村南找到了汝窑窑址,从而解决了我国陶瓷技术史上一大悬案。在已试掘的200平方米范围内,出土大量瓷片、窑具、作坊以及储存瓷器的灰坑,出土各类比较完整的瓷器达300余件,其中属官窖的汝瓷有20多件,主要器形为鹅颈瓶、壶、碗、盘、洗、器盖等。釉色有天蓝、天青、粉青、豆青及葱绿。有的采用满釉外裹足支烧,胎质细洁、釉色蕴润,为典型的宫廷御用珍品。”该成果入选1988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2015年11月,“清淡含蓄—故宫博物院汝窑瓷器展”中展出的汝窑残件

汝官窑中心烧造区确定

1988~2000年,河南考古研究所在所长孙新民、赵青云等人的带领下,先后对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进行了6次发掘。1988年、1989年两次较大规模的发掘都不理想,没发现窑炉,出土的御用汝瓷片也不多,汝窑窑址的中心烧造区仍未找到。而1989年3月29日,在距清凉寺村西北5公里的蛮子营村,几位农民在村东取土时,发现一个窖藏瓷器坑。县文管所闻讯后,马上派人到现场收集调查,向群众宣传《文物法》和政策,群众将出土的47件窖藏汝瓷珍品交给国家。经调查,此处原为寺院遗址,这批窖藏应是人为保存。窖藏距地表仅1米,瓷器上下叠放,最上用大板沿洗覆盖,以土封住。里面有笔洗、板沿洗、碗、盘、铎、盂、罍子、瓶等,与清凉寺出土的御用汝窑瓷片对比,其釉色、烧造工艺等特点一致,为研究清凉寺窑的创烧发展和兴盛提供了重要依据。1998年,第4次发掘又取得一些进展,出土了200余件御用汝窑瓷片,还有一件天青釉杯残件。1999年,根据村民提供的线索和多年经验,第5次发掘的目标锁定在一户居民院内,在70平方米内开了两个探方,出土上千枚御用汝窑瓷片,可修复的器型有20多种。在0.1米厚的宋代文化堆积层中,还出土了大量匣钵、垫饼、支钉、火照等窑具和大型建筑构件,寻找多年的汝官窑中心烧造区被确切定在清凉寺村内。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清凉寺村汝官窑遗址出土的北宋汝窑素烧狮子雕像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2000年清凉寺村汝官窑遗址出土的北宋汝窑天青釉鸳鸯钮熏炉

2000年4月,为了解汝窑遗址的现状,叶喆民与故宫博物院叶佩兰、刘伟等陶瓷专家再赴清凉寺。而此时却只能看到新矗立在田边的窑址保护标牌,当年遍地瓷片、俯首可拾的景象已不在。村民都认识到汝瓷的珍贵性,因而将瓷片拣拾殆尽,仅个别收藏者手中还能看到一些精致的残器和瓷片。他们发现了几个素烧和施青釉的狮子雕塑,此外还有数件刻莲瓣纹的青釉残器。根据当地另一收藏者手中的一件传世汝窑青釉刻莲瓣纹香炉看来,这些残器都是狻猊香炉的部件。由此可见,汝窑不仅烧造盘、碗、瓶、洗、奁、尊、盏托、水仙盆等器,也烧造过此类产品。南宋人周密在《武林旧事》中记载了绍兴二十一年张俊进贡给高宗赵构的一份礼单,有“汝窑瓷器”酒瓶一对、洗一、香炉一、盒一、香球一、盏四、盂子二、出香、大奁一,共16件。从目前所见的传世和出土汝窑天青釉瓷器来看,文献中记载的盒、盏、盂、香球尚未看到实物。这次考察还看到从窑址出土的天青、青绿釉刻莲瓣或龙纹残片、龙形雕塑残器。其中汝窑青釉刻花瓶,在1987年10月河南省文物研究所试掘的窑址遗物中已出现,英国大维德基金会也藏有刻简化花纹的盘。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2000年清凉寺村汝官窑遗址IV区出土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水仙盆

叶喆民在《汝窑别记》中提及13年前从宝丰窑址发现的一件青釉镂孔残片,这次考察又看到更精美的,说明汝窑的镂孔技术不亚于越窑。这种天青釉刻瓣残片的纹饰,与河南省文物研究所1988年秋至1989年春发掘报告中发表的越窑划花小碗十分相似,且数量不少,釉色和釉质都很精美,也说明两窑关系密切。他还从当地陶瓷工作者处获悉,汝州市区的一处新窑址出土了胎薄釉润、有透影性的白瓷。汝窑也出现透影白瓷,说明当时已具备很高的烧制技术。1934年,叶喆民之父叶麟趾在《古今中外陶瓷汇编》中就说过:“汝州新窑,乃北宋末年自定州所移者,为白器,是汝窑亦有白瓷也。”可见汝窑还有很多课题有待深入研究。他们3人看到,窑址附近出土的玛瑙石依然很多,其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有的晶莹透体,品质很好。

持续的大规模发掘

2000年6~10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和宝丰县政府协调,搬迁了4户居民,对该窑址进行了第6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发掘。开5×5米的探方19个,面积475平方米,发现窑炉15座、作坊2座、大型澄滤池2座、排列有序的陶瓮10个、大口缸4个、釉料坑1个、灰坑22个、水井1口,还出土了宋“元丰通宝”铜钱。这次发掘工作获得多组地层叠压关系的资料,数以万计的瓷片堆积和各类支烧、垫烧窑具及火照、火照插座,它们对揭示御用汝瓷的生产面貌及品种、工艺、胎釉配方、装饰技法等提供了可靠的实物佐证。10月18日,河南文物局、宝丰县政府联合举行了“宝丰清凉寺汝官窑考古新发现专家研讨会及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御用汝窑中心烧造区的确切位置和宝丰清凉寺汝官窑遗址展示馆开工的喜讯,这次发掘毫无悬念地入选本年度的“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北宋汝窑火照插座和火照,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2002年出土于河南省宝丰县清凉寺村窑址。火照又称“试片”,即瓷器焙烧时测验窑内温度的窑具。古人把火照放在插座上送入窑中和器物一同烧造,其间用长钩勾住火照上的小孔将火照取出以观察窑中温度和烧制程度

文/刘明杉

图片提供/刘明杉、故宫博物院

原标题:《汝窑窑址寻踪》节选自《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有删减

汝窑越来越贵,可汝窑窑址在哪儿

《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