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贵的汝窑|《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

2018年第一个工作日,小艺君为您带来《艺术商业》最新一期“昂贵的汝窑”。

《艺术商业》2018年1月刊

信奉道教的“艺术家皇帝”宋徽宗成就了恬淡的汝窑。汝窑器型端庄,没有繁缛纹饰,釉色含蓄柔和。中国自古有君子佩玉比德的文化传统,汝窑特有的玉质感和内敛的宝光符合文人的审美标准,一经问世便为历代皇室珍藏。直到如今,能够收藏一件传世量稀少的汝窑也成为了瓷器爱好者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

本期“昂贵的汝窑”就邀您共赏那些稀有的美丽。

重 磅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文物要放进它的文化背景里去看,才能感受到它的力量。所以看宋瓷,要放进禅宗的背景里,要以禅学的眼光去看,如此宋瓷的简朴才能展现不动如山的气势,而宋瓷上流畅的线条和爽利的刀法,就更能让人体会到禅宗“无怨无悔”的豪壮和美感。

汝窑“宋流”的标本

相比“酷秦烂汉脏唐乱明”,享国祚三百二十年的“弱宋”因繁华且宽容而备受今人推崇,并利用历史文献和文物“重构”了这一荣耀时代,也有了“宋代GDP占全球GDP的80%”“宋代审美领先世界千年”的辉煌。宋式生活俨然成为部分中高端人群的追求,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展出都成为社会关注的文化事件,汝窑天青釉洗加冕中国瓷器拍卖之冠为勃兴的“宋流”增添了新的依据。

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

成交价 HKD 207,860,000

香港苏富比 2012.4.4

北宋高丽翡色青瓷 五瓣花形盏托

宽 17.8cm

成交价HKD5,175,000

嘉德香港2013.4.5

北京故宫:汝窑圈粉“好色”皇帝

汝窑能够在朝代更替、历史变迁中完好保存,并得以进入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的宫廷,离不开不同时期统治阶层对它的喜爱和珍视。

统治者之所以好汝窑,很大原因是因为其独特的天青色。瓷器研究学者倪亦斌表示,北宋汝窑,典型器上的天青釉温润、素雅,被认为是青瓷的典范。而且自宋代以来,汝窑一直同宫廷用器相连。抚今追昔,这些现藏于故宫的汝窑,在被不同的“好色”皇帝把玩、鉴赏时,也见证了朝代、统治者的兴衰变幻……而这所有有形的、无形的最终凝聚成故宫馆藏汝瓷的历史文化与艺术价值。

北宋汝窑天青釉弦纹樽

高 12.9cm、口径 18cm、底径 17.8cm

故宫博物院藏

外底有 5 个细小支烧钉痕,里外满施淡

天青色釉,釉面开细碎纹片

《乾隆帝写字像轴》绢本、设色

100.2×95.7cm

故宫博物院藏

乾隆皇帝自幼学习汉文化,喜爱穿汉服,勤于吟诗诵文,一生作诗 4 万余首,故宫藏汝瓷有多件被镌刻了乾隆的题诗

北宋汝窑天青釉圆洗

高 3.3cm、口径 13cm、足径 8.9cm

故宫博物院藏

器物外底所刻“乙”字,一般认为是此洗入藏清代宫廷后所刻。乾隆皇帝曾将自己喜爱的古董划分等级,一些器物上留下了当时镌刻的“甲”“乙”“丙”“丁”等分级标志

台北故宫:汝窑收藏多精品

存世汝窑作品目前多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公私立博物馆中,当中应以台北故宫收藏的21件为最。

目前,台北故宫收藏的21件汝窑作品,堪称存世者中质量最精的一批,也本是清宫收藏时最受重视者。根据清宫善后委员会出版的《清宫物品点查报告》可知,汝窑青瓷莲花式温碗(北宋)、汝窑青瓷水仙盆(北宋)及汝窑青瓷“丙蔡”碟(北宋)、汝窑青瓷圆洗(北宋)、汝窑青瓷“奉华”碟(北宋)等原先是收藏在养心殿中的。养心殿为雍正皇帝以降八代帝王寝宫所在,收贮于此的文物可说是精品中的精品。另外,台北故宫藏汝窑原先也有收藏在慈宁花园、崇华宫、南库者,这些都是紫禁城中的重要宫殿,由此足见这些作品是万中选一。

北宋汝窑椭圆小洗

全高 2.8cm、纵长 9.7cm

横长 14.2cm、口径 14.3cm

底径 4.2cm

台北故宫藏

椭圆形洗,器外底浅凹,器内隐约有两只鱼龙相对

北宋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

高 6.9cm、口径 23×16.4cm、足径 19.3×12.9cm

台北故宫藏

乾隆皇帝对此件汝瓷爱不释手,降旨加刻御制诗并且重新设计陈设木座。木座带抽屉,屉内置《乾隆御笔书画合璧》册。该图册共八开,每开一幅,内为乾隆皇帝临摹蔡襄、苏轼、黄庭坚和米芾的尺牍和题跋以及画作。题诗为:官窑莫辨宋还唐,火气都无有葆光。便是讹传猧食器,蹵枰却识豢恩偿。龙脑香熏蜀锦裾,华清无事饲康居。乱碁解释三郎急,谁识黄虬正不如

北宋汝窑青瓷纸槌瓶(“奉华”铭)

全高 22.4cm、口径 4.4cm、底径 8.6cm

台北故宫藏

此类瓶型在长颈的上方原应有一平折上扬的盘口,本器的口部可能因伤截去,并镶铜棱扣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爵士的汝窑精品

在大英博物馆95号陈列厅里,历代美瓷在精心调试的灯光下含蓄地释放着亦奂亦美的釉彩,空气里不时响起人们压低声音后仍掩饰不住的赞美声……这便是大维德爵士收藏馆里每日的常态。对于了解并喜好中国瓷器的人们来说,这里无疑是学习朝圣之地,囊括了享誉整个陶瓷界的标准器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2014年创下2.8亿港元拍卖纪录的斗彩鸡缸杯同款、各式造型却只有在皇宫可见的黄釉器……其中绝不可错过的当属几件可与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院齐名媲美的罕有汝窑器。

(从左至右)大英博物馆藏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花式洗(阿尔弗雷德·克拉克夫妇捐赠)、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R. A. A. 霍尔特捐赠)、汝窑天青釉盏托(哈里·加纳爵士夫妇捐赠)

《古玩图》局部

高 62.5cm、长约 200cm

清雍正六年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北宋汝窑天青釉镶铜口瓶

高 24.8 cm、直径 15.6 cm

大英博物馆大维德基金会藏

勒斯卡博物馆:探访瑞典藏北宋汝窑洗

博物馆收藏的两件汝窑是1926年在瑞典的Bukoskis拍卖行中购得的。Bukowskis拍卖行是北欧最大的拍卖行之一,曾经拍卖过很多重要的北欧和亚洲艺术品。这对汝窑笔洗之前由Klas Fåhraeus(1863-1944)收藏。Fåhraeus生于瑞典哥德堡,是瑞典著名的艺术评论家和收藏家,早年也曾去过中国,收藏有大量的艺术品。受1920年年初欧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他不得不变卖收藏的艺术品以解决公司的财政赤字,其中部分藏品被博物馆收藏,部分通过拍卖流通至国际市场。因为馆方在1926年购买汝窑时认定其为韩国18世纪的瓷器,并在长时间内都标注为韩国青瓷,致使其在早期并没有受到重视。直到1952年,瑞典宋瓷学者Nils Palmgren才对这两件藏品的艺术价值、烧造工艺等方面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比较研究,也逐渐引起了专家学者和藏家的重视。

瑞典中国瓷学者Nils Palmgren

勒斯卡设计与装饰艺术博物馆

汝窑窑址寻踪

汝窑,广义指汝州境内窑口烧造的所有瓷器,狭义则专指北宋晚期为宫廷烧造的天青釉瓷器,即所谓的“汝官窑”。靖康之变导致北宋灭亡、宋廷南迁,汝窑也毁于兵燹,窑址荒没,烧制技术失传。这一中国陶瓷史上首屈一指的瓷器品种,从窑址到工艺都变成历史的谜团,埋入滚滚红尘之中。

2000年 清凉寺遗址

1956年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周仁所长在国瓷组(左起:杨文宪、周仁、李国桢、郭演仪、李家治)

发掘出的清凉寺汝官窑窑址中窑炉、作坊、澄滤池、水井等设施

视 界

丹·格雷厄姆:做有“温度”的建筑

在丹·格雷厄姆由那些半透明反光玻璃做成的“馆”中,你观看他者的同时也是在被他者观看,随着时光的流动,周围的种种景象—绿茵、红砖、云朵也在镜面中逐渐流散,这样的过程同样也是建筑与人发生关系的过程。在丹·格雷厄姆多年来的创作中,“看”与“被看”成了最能理解他创作的重要线索,的确,我们对于自我的建构大多数来自于他人的“审视”。

《表演者 / 观众 / 镜子》,单频道有声黑白录像,1975© 丹·格雷厄姆 _ 里森画廊供图

《游泳池 / 鱼池模型》,双向镜、铝、亚克力板、贴花,1997 © 红砖美术馆

田霏宇:10年之后,再出发

田霏宇(Philip Tinari),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馆长、策展人,如果只听他的声音,恐怕很难从口音辨别出来这是一个美国人。从大学开始主修中文,到创办中国当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刊物之一—《艺术界 LEAP》,再到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机构担任馆长,田霏宇将自己事业最黄金的时段献给了中国的当代艺术。然而,在过去的一年当中,UCCA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变动与转折,从易主风波到 CEO 薛梅的离职,再到最后被云月投资接手、10 周年庆典开启。谈起过去悬而未决的一年,田霏宇释然道“没有想到最后我们会迎来这么好的结果”。在 UCCA10 周年庆典以及年终总结之际,田霏宇与我们聊起他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爱、UCCA 的过去以及未来。

艺术家赵半狄所作的《中国·美国·田霏宇》在 UCCA 十周年庆典参与义拍,并成为当晚落槌价最高的作品

UCCA 艺术教育经典工作坊

“劳森伯格在中国”展览现场

广东美术馆的 20 年馆藏历程

2017 年 11 月 28 日,是广东美术馆建馆20 周年纪念日,为此而举办的“追远历新——广东美术馆建馆二十周年作品展”,从 4 万余件馆藏中甄选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广东地区 60 余位艺术家的代表作品,除了创作流变中的语言变革与风格转向,我们也可窥见广东美术馆 20 年来丰富的馆藏规模。

汤小铭《让智慧发光》油画,1979

李劲堃《淡淡花雨扑面来》国画,1987

经 典

赵无极作品|走向全球市场的“硬通货”

2017年11月25日,首度出现在拍场的赵无极作品《29.01.64》亮相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法国艺评家Jean Leymarie 形容他从此作里仿佛看到“巨大的树木从风暴中拔地而起”,佳士得描述其为“赵无极书法狂草系列的巅峰之作”。《29.01.64》估价8500万港元至1.25亿港元,以5000万港元起拍,以2.026亿港元的天价成交。赵无极作品再次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回望20世纪80年代时,社会对赵无极作品的普遍反应是“看不懂”和不能理解。然而,经由40年来的培育,赵无极作品的市场呈现全面爆发之势。

赵无极《09.01.63》

布面油画

130×195cm

1963年作

成交价HKD76,037,500

香港苏富比 2017.9.30

赵无极《24.03.59-31.12.59》

布面油画 162.3×99.5cm

1959年作

成交价HKD61,360,000

保利香港 2017.10.2

赵无极La nuit remue(the night is stirring)

布面油画

193×130cm

1956年作

列维&戈尔韦画廊

德·库宁|赵无极展展品

人 物

王中军:缔造“松”式美学

位于北京顺义温榆河畔的松美术馆,并不在城市中心,却并未耽误它成为大众所喜欢的最新的网红拍照地,走进来就忍不住有拍照的冲动,这来自它营造的美学氛围—抽象、极简、禅意、冷峻、艺术,是松美术馆主人王中军的审美映照。王中军与弟弟王中磊创业23年,现在公司的运转都可以由团队去做,而画画、打造美术馆、建构美术馆的收藏体系,是王中军少有的需亲历亲为的事情。20年来,他赚的钱除了投放公益,几乎全部用来收藏。

松美术馆外景

王中军最初的想法只是找个空间系统陈列自己的收藏,他想到自己有一个好久不去的马场,索性将马场改造成了现在的松美术馆。美术馆的主体建筑是老房改造,多年绘画和收藏造就的美学观,让王中军对建筑成型后应产生的效果很明晰,细致到楼梯、灯光的面貌。房子的主体使用白色,甚至房顶也是白,搭配少许黑色,形成极简风格。准确的需求让松美术馆的建造异常顺利,王中军与设计师沟通后只设计了一稿就定了施工方案,成形后的美术馆,甚至比他当初想象的还好看。

松美术馆展厅

松美术馆展厅

视 角

新时代中国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倡议书

在艺术品消费兴起的大背景下,找到制约国内艺术品市场发展的痛点。“艺术+科技”已是国内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新语境。我们希望通过本论坛的举办,能够充分利用科技领域的新技术和新成果,给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在文物科技鉴定方面,实现团结、合作、交流和共赢。要促进现代科学技术鉴定方法的沟通,各家合理有序地探讨自身的科技经验,求同存异,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规范的科技理论。

希望把白云馆留给尊重历史的人

北京黑桥艺术区、宋庄艺术区、安华壹号艺术区、罗马湖艺术区等地区进入大规模腾退中,个别艺术区已经遭拆除。黄锐,1952年生于北京,是1979年星星画会的组织者和中国先锋艺术的带头人之一,也曾经是北京798艺术区的最早进驻者。2006年,他用北京胡同拆迁中收集的20万块老砖,在一个废弃的垃圾场上建造了个人工作室白云馆。2017年年底,白云馆收到拆除通知,于是,黄锐决定将私人工作室开放给公众,在它未拆除之前。

建筑的问题,即是艺术问题

北京进入城市大调整时期;与此同时,2017 年秋,北京草场地艺术区的泰康空间向公众开放展览“建筑问题”。这是一次建筑与当代艺术领域的合作,出发点在于对我们所处时代进行反思。参展的 9 位建筑师、城市研究者—戴璞、李丹锋、李涵、李昊、王硕、徐腾、尹毓俊、周渐佳、朱起鹏—试图通过记录中国城市近30年的发展经验来构建这个时代的问题。为什么艺术空间要以建筑师的角度做展览,建筑师的角度与艺术家的共性与差异又是什么?我们由此采访了此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苏文祥。

里希特多变绘画中藏匿的秘密信仰

熟悉的里希特带着速度或蒸汽效果的作品,椅子、卷纸、朋友等最先遇见。“鲁迪大叔”穿上军装的笑走近了看就是一处浅浅的水涡。现场的水涡在印刷品上可能是网点,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万里迢迢去世界各地的博物馆、美术馆看原作的动力。其实水涡浅浅地一晃而过,也许不多久就忘了,但观看可以近到眼睛发胀的地步,把里希特的作品看出罗斯科的抽象边界,也是可以的。观看的乐趣来自调集各种经验调配自己的鸡尾酒。

趋 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