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为当代家具设计提供思考

  • 小明
  • 小花
  • 小红

红砖美术馆 (6)

红砖美术馆外景

2016年4月8日,由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先生策展的“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展览在红砖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中国古代家具一共有19件家具,时期从宋代开始一直到明清时期结束都算是中国古代家具;另一部分是丹麦当代家具,丹麦当代家具25件,一共44件作品。展览围绕着设计艺术提供了全新的学术角度与多维展示。

(从左至右)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创建人、著名古典家具鉴藏家马可乐,红砖美术馆学术总监夏彦国

(从左至右)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创建人、著名古典家具鉴藏家马可乐,红砖美术馆学术总监夏彦国

以“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命名的这个展览是红砖美术馆举办的首个设计艺术展。此次展览意在以中国古代家具与丹麦现代家具的呈现,为当代家具设计提供一个思考的入口。红砖美术馆的馆长闫士杰先生表示:“我们首先选择了家具,因为家具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和设计最贴切的。我们这次是试图在探索一些问题、提出一些可以从时间的线索上找到了纵深的线索,我们首先是中国的明代家具,同时又选择了丹麦家具,从东西方文化在找两个文化的对话,包括两个文化相互的共融。”

(从左至右)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中国古家具收藏家、研究学者柯惕思(CurtisEvarts)  ,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创建人、著名古典家具鉴藏家马可乐,

(从左至右)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中国古家具收藏家、研究学者柯惕思(CurtisEvarts)  ,可乐马古典家具博物馆创建人、著名古典家具鉴藏家马可乐,红砖美术馆学术总监夏彦国。

此次展出的中国古代家具以明代家具为主,集自诸多重要藏家,这些家具多以传世的方式保留至今,每件家具都保留着特有的时代气息。每个时代都会随着社会的整体进步去反思及修正对过往的成见,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探究的课题。

(从左至右)装饰杂志主编、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方晓风,红砖美术馆学术总监夏彦国,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宋协伟

(从左至右)装饰杂志主编、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方晓风,红砖美术馆学术总监夏彦国,红砖美术馆馆长、创始人闫士杰,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宋协伟。

明代家具在家具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甚至影响了很多西方设计师,如汉斯·韦格纳,其受到明代家具影响之后更是设计出了《中式椅》(1943年)。明代是中国家具史中重要的一个发展时期。随着当时经济的繁盛,城市园林与宅院建设继而尤为兴旺,其间,贵族巨贾中的文化精英们新建成的府第,对家具的需求更是加大。明代家具的造型非常简约,工艺制作和使用功能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这一时期的家具,品种、式样极为丰富,成套家具的概念已经形成。布置方法通常是对称式,在制作中大量使用质地坚硬、耐强度高的珍贵木材。家具制作的榫卯结构极为精密,构件断面小轮廓非常简练,装饰线脚做工细致,工艺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形成了明代家具简约典雅之风。

中国古代家具展览现场

中国古代家具展览现场

著名的收藏家马可乐先生表示,通过展示中国的老家具,其实它里面设计的因素和理念非常强,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展出的这些家具包括北欧的一些家具,其实外国设计师他们设计家具的时候也会借鉴中国传统家具设计,今天这个展览就是这样一个桥梁,对今后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尝试。

中国古代家具展览现场 (2)

中国古代家具展览现场

在丹麦家具方面,二战后,以汉斯·韦格纳为代表的丹麦现代设计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行。丹麦现代设计将包豪斯的理论与20世纪斯堪的纳维亚设计美学相结合,成为国际最为重要的家具设计艺术流派之一,并广泛吸收了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家具设计艺术资源。丹麦家具通过研发建构自己的理念,获得了较为普遍的文化层面的认同,进而扩大市场,使设计与商业很好的同构,这与被视为工匠制作的古代家具有很大不同。尤其中国当代家具设计,一味承袭仿古之风,在领悟家具本体语言方面显得苍白且干瘪,因此缺乏具有活力而清晰的当代性。

朱砂红漆经柜 15~16世纪(明中晚期) 147x86x187cm

朱砂红漆经柜 14~15世纪(明早期) 147x86x187cm

在只追求速度与规模的设计环境中设计界无法静心沉思和建构,对这种现状的焦虑,使我们产生了寻找设计文化“识别区”的原动力。

展览现场 安藤忠雄“梦想椅” (1)

展览现场 安藤忠雄“梦想椅”

作为最重要的丹麦椅子收藏家织田宪嗣先生,此次为“识别区:中国·丹麦家具设计”展览提供了多件令人称羡的丹麦大师的作品。几十年来,凭着愚公移山般的精神,织田宪嗣先生到现在已经买了超过 1200 把的设计师椅子,他收藏了约 3 万多份关于椅子的文献资料;约 1300 把 1850 年代至今所有设计师和建筑家设计的椅子;整理藏品的数据并归档;制作和收藏椅子的设计图纸,现在大约有 350 把的资料;在相同灯光下对椅子作正面、侧面、背面和俯视角度的摄影,并制作照片图书馆,现在大约有 5000 片摄影资料;调查各作家的第一把椅子到最后一把椅子并绘图,现在有大约10000 张资料。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先生如是评价织田宪嗣先生:“织田宪嗣先生用自己的一生从事丹麦椅子的收藏,非常值得人们尊重。他并不是富豪级别的收藏家,收藏的经费来源完全靠自己的收入,非常难能可贵。织田宪嗣先生的收藏,不是为了家族传承,而是最终将收藏回馈于社会。”与经典丹麦椅子共同展出的还有日本建筑师、设计师安藤忠雄先生向汉斯·韦格纳致意的作品《梦想椅子》,这也是大师对大师的最崇高的致敬。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2)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8)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9)

展览现场 织田宪嗣收藏的丹麦椅子 

此次展览连接了中国古代家具与丹麦现代家具这两个设计艺术史上的重要节点,以此为契机,红砖美术馆今后仍会将设计艺术作为研究对象,并策划相关主题的展览,由此激发有关设计艺术的认识和讨论。

据悉,展览展出至2016年5月15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1)

展览现场 (3)

展览现场 (4)

展览现场 (5)

展览现场 (6)

展览现场

图、文/红砖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