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亚洲艺术周以平淡结束

2016年纽约亚洲艺术周对于全球的中国艺术品收藏与拍卖圈来说,三月的纽约亚洲艺术周是年度性花开第一支的行业指标,尤其是对于中国内地的市场指引性,早已成为了大家翘首以盼的行业趋势发布会。

图一

图1

唐三彩宫女坐俑

高:40.6厘米

纽约苏富比拍卖2016年3月16日第272号

成交:133万美金▲

精品严重匮乏、中低档拍品单调无

作为一个八年的国际品牌,纽约亚洲艺术周整合了博物馆、全球顶级古董商、四大拍卖公司,以及多个专业媒体,共同打造了一个高水平、跨专业的高端平台,周肩负着弘扬和促进亚洲文化在纽约市蓬勃发展的光荣使命。针对世界性的经济形势,纽约亚洲艺术周的主席、中国古董拍卖界师伯级的大人物LARK MASON在活动开幕的访谈中,对于目前亚洲艺术市场表达了谨慎的乐观态度。虽然在过去三年内,全球性中国艺术品市场正经历持续萎缩并且加剧恶化的行情,中低级作品首当其冲,最高端的顶级珍品也风光不再,但仍然有不少新买家进场,这是来自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官方统计。

图二

图2

清乾隆窑粉彩百鹿尊

《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  高:44厘米

纽约苏富比拍卖2016年3月16日第321号

成交:127万美金▲

但从本季纽约拍卖周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三家的上拍内容可以看出,精品资源的严重匮乏与中低档拍品的单调无趣,与去年春拍安思远专场的烟花式璀璨热闹形成了强烈对比。回顾2015年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佳士得拍卖公司在连续7天的拍卖会上缔造了USD1.61亿/ RMB 10亿的历史性成交记录,其中六场“锦瑟华年- 安思远私人珍藏”就斩获超过USD1.3亿/RMB 8亿的辉煌数字;而2016年春季的八个专场则总共只录得2.4亿人民币的成绩,可见落差之大。

图三

图3

清雍正窑黄地赭绿彩五福捧寿八吉祥纹大盘

《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   高:44厘米

纽约苏富比拍卖2016年3月16日第306号

成交:116.2万美金▲

陶瓷板块老牌当家

在最重要的中国古董器物版块里,传统的核心品类——明清官窑瓷器,已经明显减弱了往日汹涌的气势,在精品高端资源匮乏、征集困难的情况下,苏、佳、邦三家拍卖结构的调整,均不约而同地向文房杂项、佛教艺术和高古陶瓷倾斜,陶瓷,尤其是明清瓷器的上拍数量骤减。本季陶瓷类最高价者是纽约苏富比以133万美金/约人民币850万成交的一件来自显赫珍藏的唐三彩宫女坐俑(图一),其次才是以127万美金/约人民币815万成交的乾隆粉彩百鹿尊(图二);第三位仍然是来自苏富比以116.2万美金/约人民币750万成交的雍正黄地赭绿彩五福捧寿八吉祥纹大盘(图三)。面对严峻的市场情况,卖家惜售、买家谨慎,而苏富比在陶瓷板块上仍然保持着老牌当家风范,唐三彩女俑的高价成交,说明了买家口味已经渐趋国际化和多元化。优质、来源可靠地官窑瓷器仍然不乏追捧者,乾隆百鹿尊与雍正大盘的成交价格相当可观,但相比几年前最高峰时期已经下调近40%,可见明清官窑瓷仍处于水深火热的深度调整之中。

图四

图4

清 乾隆窑 天青釉长颈瓶

《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   高:37.5厘米

波士顿Skinner拍卖 2016年3月19日 第201号

成交:41.1万美金▲

佛像艺术买家口味逐渐分化

在中国明清宫廷艺术品持续低潮的情况下,此消彼长,泛喜马拉雅艺术延续去年的增长形势,仍然成为了今年纽约春季拍卖周的重要板块,三家主要拍卖公司总共推出了5个拍卖专场,再加上纽约亚洲艺术周的多个参展商的参与,纽约已俨然成为了泛喜马拉雅艺术的交易中心。来自中国内地的购买力和兴趣,仍然着重在晚期15-18世纪的金铜鎏金作品上,就在纽约拍卖开锣前夕,法国乡村波尔多的一个拍卖会上,三尊高55厘米的明代铜鎏金三尊像,以人民币4500万成交,可见此类金水明亮个头高大的造像还是群众基础深厚。回到纽约,本季拍卖最高价者,仍然是一尊大型的乾隆鎏金铸铜锤揲十一面观音站像,在纽约佳士得以285.3万美金/约民币1820万成交(图六),高大的体量,精湛明亮的鎏金,具有极好的展示效果。

图六

图5

十二世纪印度帕拉王朝时期合金铜嵌银弥勒坐像

高:12厘米

纽约佳士得拍卖 2016年3月15日 第159号

成交:34.1万美金▲

与此同时,买家们的口味也逐渐分化到中古类作品上。印度帕拉王朝的密教铜像与西藏早期作品均受到更多的关注,来自收藏家拉希莉珍藏的一件高度仅12厘米的十二世纪印度帕拉王朝时期合金铜嵌银弥勒坐像以34.1万美金/约220万人民币售出(图五)。于最近两三年价格猛涨的犍陀罗艺术,也正在迅速崛起,得到了相当一部份有前瞻眼光的收藏家和行家的青睐。无论如何,得益于“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动,古丝路文化的正全面复兴,内地收藏界对于犍陀罗与高古造像的兴趣与热情正处于上升阶段,优质而出处清晰良好的作品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对于新晋的中国买家来说,国际化的审美品味与学术知识是泛喜马拉雅艺术收藏急需补救的硬伤。

图五图6

乾隆 鎏金铸铜锤揲十一面观音站像

高:87厘米

纽约佳士得拍卖 2016年3月16日 第1425号

成交:285.3万美金▲

2016年纽约亚洲艺术周以平淡结束,无论是缺乏亮点的拍卖会,还是乏善足陈的古董商展销会,都显示目前疲软的艺术品市场仍然在经济发展的阴霾中徘徊,来自人民币强劲的海外购买力已经难以为继,而在2008-2013年之间毫无节制的盲目市场扩张,也是导致目前资源枯竭、市场后继无力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我们也正在目睹欧美日的收藏大家、巨擘不停出货抛售的情况,却并没有看到国外新晋藏家的入场;来自国内的一支独秀的买家增长,也许仅仅是投资资本的关注而已,潮退后的尴尬与错愕,令人深思。

图、文/梁晓新

纽约亚洲艺术周以平淡结束》选自《艺术商业》4月刊,文章有删减,购买杂志请戳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