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艺术IP|《艺术商业》9月刊

IP 的广泛流传是从影视行业开始的,只不过,随着国家对文创产业的大力扶持以及 BAT 三巨头对文创产业的大举介入,使得以 IP 为核心的泛娱乐布局正逐渐成为当下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趋势。一时之间,各大博物馆、艺术机构、创业园区等都在谈论如何打造 IP ?如何对粉丝流量进行有效转化?云云。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对我们口中所侃侃而谈的IP 真的了解吗?《艺术商业》9月刊带您一探IP背后有哪些内在的逻辑?我们又该如何玩转 IP 呢?

《艺术商业》9月刊封面

重 磅

玩转艺术IP

当我们在今天的语境下大谈特谈 IP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谈如何讲好故事,如何使其转化成更加强劲的艺术生产力的话题。而与其想破脑袋玩转 IP 运营,倒不如开始扎扎实实地想:该如何讲好自己的故事?

博物馆 IP 的开发:三体合一的 IP 创造

泛娱乐时代下,IP爆款成了比黄金还要稀缺的产品,现象级产品的横空出世不仅引发强大的经济效益,更带来了巨大流量,从线上线下拓宽了博物馆理念的接受度和藏品的知名度。随着竞争的激烈,IP已经不是简单的授权,而必须是一种“立体战争”式的博弈,占领制空权、航海权之后才是真正的产品一级的地推战役。有人说马云是外星人,外星人正是要用理念和思路去打破地球人的成见。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博物馆,要创造新的带有现代生活气息的IP产品。我们也可以称这些IP产品为头部内容(Head product)。

早在1871年,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就设立了博物馆商店

故宫博物院淘宝“朕实在不知怎么疼你”壁纸图

故宫博物院和稻香村联合推出的端午“五毒小饼

朕知道了-台湾文创 IP 的美丽与哀愁

“朕知道了”胶带这款于2013年由台北故宫授权,自康熙皇帝批阅的奏折中开发的文创商品,在台湾可谓红极一时,是典型文创IP小兵立大功的案例。由于很受欢迎,山寨版的“朕知道了”胶带自然不会缺席。由于这一批山寨品来自大陆,也就成了台湾立法委员作秀的好题材,一场应追究大陆从业者侵权的戏码在台湾立法院热热闹闹地上演。但稍微了解“智慧财产权”相关法律的人都知道,康熙皇帝亲批的这一批奏折,早过了台湾智财权法律的保护范围,其IP属于公共财产,除非“朕知道了”胶带已先行完成商品注册,或者未经台北故宫授权自行标注台北故宫的商标……等等,不然要追究山寨版的法律责任,还真不太容易。

被曝抄袭的“台铁超人”

台北故宫“翠玉白菜伞”,打开伞面,边缘如菜叶,收起来是“翠玉白菜”造型

获得2017台北故宫博物院“第七届国宝衍生商品设计竞赛”衍生文创商品组的银奖作品。设计灵感来源于明成化“斗彩天马盖罐”,回形针可以随使用者的心情变换位置,增添了产品和人之间的趣味性与互动性

梵高美术馆的授权策略

纵观整个文创产业界,梵高绝对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大IP,从各个版本的自传,到琳琅满目的衍生产品,再到虽没有原作,但依然人满为患的数字巡回展览……梵高的故事通过一个又一个的介质在我们之间复制、流传。这是商业的胜利,亦是成功的价值唤起,而这很大一部分都归功于梵高美术馆背后成功的授权策略以及运营推广理念。

梵高博物馆商店 摄影:Jan-Kees Steenman

梵高博物馆商店 摄影:Jan-Kees Steenman

以梵高作品《吃土豆的人》为设计灵感的系列盘子

吉卜力工作室是如何玩转日本创意产业的?

在日本,IP一词依旧给人一种网络地址的印象,我们口中的IP在日本的商业环境中几经细化,并没有一个热词可以代替。日本本身对于IP产出的环境不能说是完美,但是对于产权保护的力度可以说是渗透到每个人的意识里,上至上市公司企业,下至独立工作室或者文创工作者,在此环境下大量的IP产出使得日本的文创行业竞争相当激烈。而且在新媒体越发普及的背景下,法律与规章也在不断地适应并支持IP的输出,在这点上,本文以吉卜力工作室为例,集中讨论一下日本的文创行业。

《魔女宅急便》动画

《龙猫 》动画

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屋顶花园中的机器人雕塑

无限与永恒:草间弥生的自我“营销”

2017年2月,位于东京的国立新美术馆做了一场号称草间弥生最大的回顾展:“草间弥生:我永远的灵魂”。她本人出席了展会的开幕式,标志性的一头红色波波头,总是睁着一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在2016年获得了天皇颁发的文化勋章之后,各种电视台一时之间又开始了草间弥生的特辑以及争先恐后的采访。大家在好奇着她为何能够受人追捧的同时,也对她的作品存在怀疑:这无限重复蔓延的圆点与网格,到底存在着怎样的艺术美感。我们在谈论一位艺术家为何会成功之时,会习惯性地去查看她的经历,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其背后团队有一个商业操作,有哪些关键的时机以及人物或者团体,才打造出了艺术家的黄金大道。

2012年,Louis Vu itton与草间弥生合作的系列产品在纽约旗舰店发布,从风衣、睡衣 到珠宝,一切产品都印有草间弥生的波点图案

东京银座GINZASIX商场的南瓜顶灯

“草间弥生:我永远的灵魂”回顾展现场

视 界

透视奇观

巴黎入夏,当代艺术展馆“东京宫”2017年6月起上演了主题为“Dioramas”的透视艺术盛宴,展览将一直持续到9月10日。Dioramas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按照发展的进程将艺术史、电影史、戏剧史,大众与街头艺术、科技艺术等方式解构铺陈。大文豪巴尔扎克曾评价透视艺术为“世纪奇观”,这项19世纪的发明可以说引爆了一场视觉革命,被认为是17世纪出现的幻灯魔术的后继者中最令人叹为观止的一个。根据发展阶段,展览分为6个章节,或许我们可以跟着展览的脉络来细细品味这场透视艺术的奇观。

看图片一定会以为这是一处真实场景的拍摄,而不是只有 A4 纸大小的微缩模型

欧洲教堂与虔诚教徒家中常见的宗教题材模型,高处似为背景的耶稣俯瞰众生呈现稳定的三角线构图,在同类题材的作品中作为永恒的主角存在着

理查德·巴恩斯(Richard Barmes)的摄影作品,一个在水牛标本旁用吸尘器的中年男子模型,在试图逼真再现水牛栖息环境的背景前有种错乱的野趣

空间蒙太奇,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

“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于2017年7月8日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开幕。此次个展以“空间蒙太奇”的方式强调非线性的空间叙事,在“共此时”的语境下,菲利普·帕雷诺创造的一系列与时间的抽离和操控有关的作品与外滩美术馆的特殊空间构造共同完成了对时间和空间的异化,实现了对空间的反秩序化塑造。边界模糊的随机性也将外滩美术馆的空间整体作为了作品的一部分或者作品本身。

“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摄影:Andrea Rossetti, 2017

“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摄影:Andrea Rossetti, 2017

“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摄影:Andrea Rossetti, 2017

经 典

“曼生壶”何以成为不朽传奇

在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中,一件清中期制壶名家杨彭年、陈曼生制作的香蘅款紫泥粉彩泥百衲壶以1449万元的高价落锤,也打破了曼生壶的拍卖成交纪录。不同于前几年拍卖市场中老紫砂壶价格一直低迷的状态,近两年老紫砂壶价格逐渐有抬头之势。杨彭年、陈曼生创制的曼生壶也开始备受藏家重视。本文将发掘其高昂成交价格的背后原因以及陈曼生独特而卓越的文化贡献。

清康熙 陈鸣远制南瓜壶

宽17.8cm

2016.5.15中国嘉德

成交价RMB32,200,000

陈鸣远,名远,号鹤峰,亦号壶隐。生卒年不详,县志录其为清康熙时期名匠。他善以自然万象塑成象生茶壶、笔架或器物,造型惟妙惟肖,被誉为“清代第一家

清嘉庆杨彭年制、陈曼生刻

阿曼陀室款紫泥乳鼎壶

8.8×14.9cm

2016.12.16 西泠印社

成交价RMB 6,037,500

阿曼陀室,陈曼生之室名。据考证,应为陈曼生在“桑连理馆”中所辟一室,专给杨彭年、杨凤年一家眷属制作紫砂之用

清嘉庆杨彭年制、陈曼生作铭

紫泥扁石壶(钱境塘、李研吾递藏)

5.9×15.5cm

2014.12.15 西泠印社

成交价RMB 5,347,500

人 物

曹斐:介入商业,会带来不同的挑战与使命

2017年5月31日,第18辆宝马艺术车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全球首发。在宝马艺术车诞生迄今40余年的历史上,这是第一次出现中国艺术家的名字。这个名字是—曹斐。

曹斐,在百度百科中,她的职业是“导演”。这并没什么错,外界想要认识她,一般都要通过她拍摄的影像。然而,在艺术界,我们更习惯称这种独立、自由,伴随着思想风暴与情感抒发的摄制者为“艺术家”。

艺术家曹斐 Photo by Myrzik und Jarisch

《派生》影像截图,5’38”,2017

曹斐(第二人生中的化身:中国 . 翠西 China Tracy)

《人民城寨—第二人生城市计划》

数码打印,120×160cm,2007

视 角

市场的新鲜血液—“挪用艺术”

“挪用”在现当代艺术史中,是很常见的一项创作手法。它意味着对人造物品或是视觉文化的整体及局部进行适当采用或是循环利用。最早采用这种方式、最具争议性后来也在艺术史留名的是杜尚(Marcel Duchamp)。他被认为是介绍这个观念的推手。其后,在达达、偶发、波普还有摄影的潮流中,全世界的艺术家持续以“挪用”创造新的作品。2017年6月,在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日场拍卖中,斯特蒂文特(Elaine Sturtevant)、马耶鲁斯(Michel Majeurs)等以挪用创作的几件作品,都拍出了翻倍的价格,这个动态值得留意。

佛界最强 IP是怎样炼成的?

前一阵,杨澜采访了贤二法师,这是《杨澜访谈录》开播16年来首位“非人类嘉宾”—贤二机器人。贤二是一个呆萌可爱、身着黄袍的小弥乐外形的智能机器人,他与Siri的不同之处大概在于他擅长诵佛经、播佛乐。这不是贤二机器人与媒体的首次碰撞,2016年贤二机器人就出任了凤凰新闻客户端CWO“首席智慧官”,并且办了入职手续,拥有了“史上最萌高管”的称号。

女性艺术家开始受到应得的瞩目

他们或许认定女性作品至少尺幅比较小,主题主要是关于室内的家庭日常生活,或者应该是被男性外在看到的女性的身体,而不是女性自己去表达自己的身体。这是20世纪早期的博物馆眼中女性绘画的样子。

以音乐作为文化教育的一个串联

了两年半中美艺术游学夏令营,发现了诸多问题:带孩子们去常春藤名校,走进了里面的图书馆,但只是走进。回来时有孩子就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只有一个图书馆,进去看了也没什么东西。学校也挺大,但感觉和咱们的北大、清华都差不多。

趋 势

9月刊杂志即将上架,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