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黑宾虹”的黄宾虹

  • 朱万章
  • 中国美术馆、广东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中国嘉德
  • 岳岩、栩栩、陈彦翀

在2017年的中国嘉德春拍上,黄宾虹92岁创作的山水画《黄山汤口》以3.45亿元成交,刷新了中国艺术品在全球的最高拍卖成交记录。

☘黄宾虹的作品在他去世50年之后的21世纪之初才受到市场关注,并在市场爆发初期,价格远低于同时期其他艺术家。画家在世时就备受质疑,即便此刻刷新纪录,也有人表示看不懂黄宾虹的画。本期我们邀请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来解读黄宾虹独特的绘画模式与风格由来。

黄宾虹像

黄宾虹《黄山汤口》

立轴、纸本设色

171×96cm

1955年作

成交价 RMB345,000,000

中国嘉德 2017.6.19

☘在一幅作于 1952 年的《拟唐人山水图轴》(浙江省博物馆藏)中,黄宾虹题写道:“唐人刻划炫丹青,北宋翻新见性灵。浑厚华滋我民族,惟宗古训忌图经。”黄宾虹作这幅画时 89 岁,已近垂暮之年,但无论就诗意还是画作本身,似乎都表现出与其年龄并不相称的干练与豪爽。画中以三段式构图,分别刻划远山、江渚与茅舍,江中一叶轻舟,远处烟云缭绕。重要的是,山石与树木均在枯笔焦墨之外,辅之以青绿淡彩,并混合浅绛设色,一种老辣凝练之气,盎然溢于纸上。这是黄宾虹晚年常见的山水画图式之一。

黄宾虹《拟唐人山水图轴》

纸本设色

101.3×42.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在黄宾虹晚年的山水画中,最为常见还是习惯被称为“黑宾虹”的绘画模式,这在其作于 1952 年的《拟巨然笔法》(浙江省博物馆藏)中表现得最为明显。该图中,茂盛的密林多以厚重的焦墨渲染,而山石与屋宇、渔舟多以浅绛和淡墨绘就,很有厚重与浑厚之感。他在画中题识曰:“巨然墨法,自来米氏父子、高房山、吴仲圭一脉相承,学者宗之,及董玄宰用兼皴带染法,娄东、虞山日益凌替,至道咸为之中兴。”很显然,题识本身与画中笔意并无直接关联,其画风甚至与题识中所述诸家也无任何的传承关系,但黄宾虹绘画中的主要元素确乎是从巨然、米芾、高克恭、吴镇等诸家中衍生而来。在其晚年山水中,他特别擅长对水墨的运用,可以说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在传统的“墨分五色”的古训中纵横捭阖,将其中干笔、焦墨与淡墨互为皴擦,干湿互用,不拘绳墨。

黄宾虹《山水图》

纸本设色

1954年作

浙江省博物馆藏

☘有人认为是因其眼睛患白内障后对墨色的掌控较弱,故出现积墨与焦墨的现象。其实,这固然有其生理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到晚年后,随着阅历增长及对笔墨的理解、把握更趋深入,他厚积薄发,因而形成其“宾虹样”,如作于1954 年、时年 91 岁的《山水图》(浙江省博物馆藏)即是如此。该图所示之笔墨与其书法一样,苍劲浑厚、练达老辣,有一种人画(书)俱老之感。他在画中题识曰:“漧裂秋风,润含春雨,垢道人从元季王黄鹤、梅花盦,一变其法,逴跞今古,兹试写之。”“垢道人”指清初画家程邃,“王黄鹤”和“梅花盦”分别指“元四家”之王蒙和吴镇。黄宾虹在画中传递出的对笔墨与意境的深刻领悟,已然超越对程邃笔墨的解构,而书法中表现出的劲健与出神入化,与其画相映成趣。有意思的是,在晚年的款识中,黄宾虹题字有从右至左倾斜之势,这或许是其晚年眼力与腕力渐弱的表现,但恰好形成其书写的一大标志,这与清初“四王”之一的王时敏极为相似。

黄宾虹《青绿山水》

纸本设色

广东省博物馆藏

☘和很多传统型画家一样,黄宾虹早年曾经有过博采多家的临摹历程。除上述诸家外,于唐代的王维,五代的董源,宋代的刘松年、许道宁、郭忠恕、李成,元代的钱选、赵孟頫、黄公望、柯九思,明代的文徵明、沈周、徐渭、陈淳、董其昌,清初的石溪、恽寿平、石涛、程正揆、査士标、萧云从、王原祁、王翚、王鉴等均有所涉猎。在其绘画中,就可见到这种痕迹,如《墨笔山水图》(天津博物馆藏),虽无年款,但从其署款及画风看,当系其较为早期的作品,其皴法与构图均与清初“四王”的王鉴、王时敏有诸多相近之处。后来,随着年龄递增,笔墨渐入佳境,即使画中题着仿自某家某派,但其呈现出来的仍然是自家风貌。如作于 1950 年的《青绿山水》(广东省博物馆藏)就题写道:“钱玉潭、赵沤波多以籀瑑笔作青绿山水画,兹拟其意写奉伯衡先生大方家博笑。”钱玉潭为元代画家钱选,赵沤波为元代书画家赵孟頫。

黄宾虹《溪山归客图》

纸本墨笔

广东省博物馆藏

☘从其画风可知,钱、赵二家的笔意并不显著,黄氏已将前人笔墨完全融合在己意中,故虽法古人,却浑然天成,画中不易察觉,这是其绘画的独特处,正如他自己所说:“临摹古人名迹,得其神似者为上,形似者次之。有以不似原迹为佳者,盖亦称遗貌取神之意。古来各家用笔用墨,各有不同,须于名迹中先研求如何用笔,如何用墨,依法对写,与之暗合,是为得神。若以迹象求之,近得貌似,精神已失,不足贵也。”在黄宾虹的山水画中,多是这种与古人“暗合”之作,故能成就其山水画的独特风貌。这一点,是和很多画家潜心钻研前贤笔墨,而终究无法脱其窠臼是有天壤之别的。再如其作于 1943 年的《山水图》(上海博物馆藏),其题识曰:“柯丹邱论许道宁《秋山晴霭》,笔力劲伟,奕奕有神。明人多有临本,得其缜密,而深厚不逮。”画中并无许道宁笔意所在,但却能得其缜密与深厚。这种师承前人神韵而去其形似的画法,正是黄宾虹为人所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纵观 20 世纪以来的山水画家,能如此深研笔墨、遥接前贤者,是并不多见的。

黄宾虹《设色梅竹》

纸本设色

天津博物馆藏

☘当然,在临摹前贤而得其神韵之外,黄宾虹更注重写生。他自己曾说:“作山水应得山川的要领和奥秘,徒事临摹,便会事事依人作嫁,自为画者之末学。”因此,他能广游历,深入名山大川,在造化中寻找源头活水,为其山水画注入活力,如《雁宕纪游图》(故宫博物院藏)便是其例。画中以粗率之笔描绘所见雁宕山的景致,意笔草草而笔精墨妙。黄宾虹并题诗曰:“飞瀑溅银塘,悬天亘石梁。月痕峦影里,如水悟秋凉。”诗情与画意并举,这是黄宾虹写生山水常见的模式。因黄宾虹本身为安徽人,故对黄山情有独钟,因此其作品中以黄山风物入画者,不胜枚举。这一点,可谓与“新安画派”的弘仁、梅清、戴本孝、査士标等诸家遥接衣钵,互为呼应。

黄宾虹《拟北宋山水》

纸本设色,75.5×39.3cm

1950年作,中国美术馆藏

☘在山水之外,黄宾虹还擅长花卉。他所写的牡丹、梅花、梅竹、芙蓉等,均以书法入画,有篆籀之笔,也有行楷之笔,颇有金石味。其花卉大多为其中晚年以后所作,多以枯笔焦墨画枝干,再以淡彩或淡墨写叶或花,遒劲奇崛。在其传世花卉画中,也有纯粹水墨之作,很有徐渭、陈道复水墨花卉的逸韵。这些花卉画是其山水画的延伸,充分体现其多方面的艺术才能与驾驭笔墨的娴熟技巧。但就其在 20 世纪画坛的影响与地位,花卉终究不及山水。

黄宾虹《江行图》

纸本设色

68.6×33.4cm

1953年作

中国美术馆藏

☘黄宾虹既是一个画家,还是一个学者和书画鉴藏家。他曾和邓实一起主编《美术丛书》,首次对历代美术论著进行全面梳理;撰写了诸多画史、画论的文章,有《黄宾虹画语录》《黄宾虹美术文集》《中国画史馨香录》等行世,对绘画史乱熟于胸,并对画理、画学有着独立思考与深刻见解。如在谈到“笔墨”与“气韵”时,他说:“国画之笔墨如人之体、之骨骼,布局设色为其皮肤与服装,二者不可偏废。前者不讲笔法,徒以光暗色彩取媚,是犹土木偶像,无灵魂气血,谓之无笔;后者虽有笔墨,而乏生趣,是无气韵,亦不足取。大概中国画既须吾笔吾墨,复须气韵生动,二者兼有,复济之以时代为背景,则庶几近之。”他是这样说的,在其画中也是这样做的,故能在“笔墨”与“气韵”中游刃有余、独树一帜。

……

黄宾虹《山川卧游卷》

纸本设色

40.5×305cm

1952年作

成交价 RMB52,900,000

中国嘉德 2011.11.13

关于黄宾虹

在我国近现代绘画史上,有“南黄北齐”之说,“北齐”指的就是居住在北京的花鸟画巨匠齐白石,而“南黄”说的就是浙江的山水画大师黄宾虹。

黄宾虹(1865年-1955年),原名懋质,名质,字朴存、朴人、亦作朴丞、劈琴,号宾虹,别署予向、虹叟、黄山山中人等,原籍安徽歙县,出生于浙江金华。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上,黄宾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画家。其黑、密、厚、重的画风、浑厚华滋的笔墨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黄宾虹的绘画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效应已显示出来,而其艺术价值的显现,又是全方位的。除其山水画外,花鸟画也境界不凡,书法成就更不能等闲视之;他还有着自己的画学理论建构;其金石篆刻、文字学、考古学也颇有建树。黄宾虹的确是一位“不能仅以画史目之”的学者型艺术家。他幼喜绘画,课余之暇,兼习篆刻。他擅画山水,偶作花卉,兼工书法、篆刻,并长期致力于美术史论和中国画教学。80岁后遂成一代宗师。几十年来,黄宾虹的绘画一直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并逐渐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

清溪垂钓 黄宾虹

万松烟霭 黄宾虹

《被称为“黑宾虹”的黄宾虹》选自《艺术商业》8月刊,文章有删减。

《艺术商业》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