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艺复兴之路|《艺术商业》7月刊

依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人们满足了基本生活需要之后,手工艺品所代表的温度、情感、文化、个性化,正成为他们追逐的下一个目标。有需求就有供给,手工艺受需求催化,正在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实现“复兴”。《艺术商业》7月刊带您通过多个案例和人物观点一起看看“手工艺复兴之路”。

《艺术商业》7月刊封面

封面故事

传统手工艺的当代破局

作为传统文化,手工艺历来是由政府主导进行立项保护。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开始部署促进中国传统工艺的传承与振兴。在保护传统工艺方面,官方通行的做法是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虽然在政府角度给予了一定的关注,但是在社会上反响并不大,对于手工艺以及传承人自身境况的改善作用也很小。

Norlha品牌生产藏民手工制牦牛绒围巾,提供给各大奢侈品牌,帮助当地人增加收入,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日本工业设计师喜多俊之在这本书中认为,不仅要重视设计,同样要重视宣传、流通渠道与销售环节

内联升与故宫淘宝合作的《大鱼海棠》衍生品手工布鞋,线上开售不到一天就全部售罄

密扇:将古老的手工艺变成大家想要的样子

“今天直接穿去公司,被好多人夸,我俨然觉得自己是中国文化的传播者。”这条是密扇天猫店里顾客的评价,这位顾客说:“在美国很难找到这么中国风的衣服,我也很乐意穿。”

冯光韩雯夫妇在新疆哈密

还有口气不小的品牌故事阐释密扇:“潮流中国风—在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太多的文化被遗失在角落。我们想用当下的方式演绎并重拾那渐近失传的中国文化元素,创造一个适于中国年轻人可以选择并穿着的中国风服饰。如扇子般,缓缓展开,将中国文化逐渐传递给当下的中国年轻人,直至蔓延全球。”2015年才创立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原创服装品牌“密扇”,神奇般地拥有了百万粉丝与每年几千万元的资金流水,他们存在的意义,不只是一个服装品牌,而是呈现了一种传统文化延续的生命力。

绣娘应邀参加《我的新衣》节目

湖南卫视主持人吴昕(中)在《我的新衣》节目上展示密扇品牌服装这一季的新衣

平仄:把传统中的不可能变为可能

说起手工艺复兴的话题,平仄的创始人兼总设计师傅军民颇有发言权。早在2014年平仄品牌创立之前,他作为中国木雕艺术大师、工艺美术大师,以宣明典居家具品牌在业界知名。平仄像是傅军民为自己心头所好创立,与原本做的传统紫檀家具不同,完全是现代设计,但融入了中国传统手工艺。

平仄-山形屏风

“平仄”这两个字其实是中国诗句中字的声调,平仄相替产生节奏,进而产生语言的音韵之美。傅军民认为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哲学思辨,把它运用到现代家居设计中,便是线条的曲折有致,有一种韵律之美。

景泰蓝的矿物原料需要先捣碎,在不同温度下焙烧后,可得出同一色系的丰富色彩

平仄运用的竹编工艺

看见造物:制造出平民化的上乘产品

朱哲琴在大众眼中最常见的一个身份是音乐家,《黄孩子》《阿姐鼓》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不过这只是她多元身份中的一个。几乎是十年一个阶段,她开始转换身份,一个十年,她游走世界,创作音乐;又一个十年,开始致力于保护与传承中国民族文化,倡导中国创造,走访云南、贵州、青海、内蒙古、西藏等地,联合设计师、艺术家、年轻音乐人、时尚人士,共同开展音乐创作和当代民艺设计。2012 年创办传承中国造物智慧的原创设计平台 ” 看见造物 “。朱哲琴的名字,开始与文化保护与创新相联。

2009“世界听见”民族音乐采集之旅中的朱哲琴

看见出品的白瓷食器

传统技艺 + 现代改良+ 审美成熟的客户群体 = 生命力

织品设计师真木千秋女士和她的搭档田中Parva先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中国。这几年,天然手工织物在中国日渐受到欢迎,他们将之归为经济的发展,“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经济上有了一定的宽裕,才会把目光投向手工艺,才能接受这种东西。”田中先生说。然而,在这些天然手工织物的诞生地—印度,却还很少有人意识到天然、手作的珍贵,尽管那里有着种类丰富的蚕丝和刻着古老记忆的织造工艺。

北京国子监57号“失物招领”为这些丝线织物举办了一个展览“真木千秋的织物王国”

“捷克制造是我们的身份”

2007年在捷克共和国成立的LASVIT,用了10年时间,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初创公司,变成了一个办事处遍布全球,国际大牌设计师争相合作的公司;作品从泰国大学音乐厅、科威特四季酒店大堂,到巴黎半岛酒店、香港玻璃写字楼,遍布中东、亚洲、美国等地,成为空间中令人感到惊艳的玻璃装置艺术。无论他们的业务发展到哪里,每一件LASVIT的作品,都是出自捷克共和国的北部小镇Nový Bor的玻璃手工艺人之手。

每盏Flux灯都由手工 艺人使用金属模具手工吹制而成,拥有独一无二的外观

荷兰设计师事务所MVRDV的联合创始人Winy Maas将香港一栋旧的工业建筑改造成了带屋顶的办公室

观点| 黄永松——我的46年手工艺观察

1971年1月,我与吴美云、姚孟嘉、奚淞由兴趣出发,创办了《汉声》杂志。后《汉声》发展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志业。今天,《汉声》已经46年了。

人都有人缘,会聚气,无论到哪里做手艺的朋友都会在一起,相濡以沫。我特别高兴,现在还有人在做手艺这件事情。老的工艺因为有年轻人的记录而存在,让人感动。感动常常会带来感慨—离开朋友圈之外都不重视手工艺。

手工艺复兴这个看起来不重要的命题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汉声》出版社一直在做民间手工艺资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出版了很多书籍,记录下民间传统工艺的风貌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联合国名录(部分)

视 界

川久保玲:打破艺术时尚的边界

作为一年一度的时尚盛宴,大都会博物馆服装学院选取了设计师川久保玲作为 2017 年 Met Gala 的主题。展览展出了其自 1980 年代早期至 2017 年的 140 多件最具有代表性的设计单品。这也是大都会博物馆自 1983 年伊夫·圣罗兰之后第二次为在世的服装设计师办展。大都会博物馆服装部门每一年都通过展览将公众引入对于时尚与艺术的思考,到底时尚是不是艺术?什么样的时尚才能走入博物馆的殿堂,或许,川久保玲的这次展览给了我们问题的答案。

川久保玲为 Comme des Garçons 品牌设计 Blue Witch, 2016 年春夏系列

摄影:Paolo Roversi

服装/非服装(Clothes/Not Clothes): 战争 / 和平(War/Peace)展览现场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ucci:以设计改变世人的成见

艺术与时尚的边界日益模糊,自由表达不同的意见不再会曲高和寡,意见的输出同样可以赢得市场。Gucci愈加像是一家画廊,亚历山大·米开理(Alessandro Michele)则成为它的签约艺术家。

充满文艺复兴时期美感的服装与鞋款,同时又有着当今流行的金属光泽

我们很难用一种风格与形式来解释米开理对 Gucci 形象带来的改变,总之,他像是一个巫师,将古今与未来、男与女、东方与西方全部混淆,以炼金的方式,重新建立自己的视觉系统。所有的元素看似信手拈来的拼贴,细究下来,米开理所创建的视觉系统中的种种元素皆在推翻固有成见,创立新的文化观念系统。

Gucci 2017~2018秋冬系列

经 典

潘天寿:不畏险途的艺术求索之路

2017年6月19日,潘天寿的《耕罢》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1.5893亿元成交被新疆“雪莲堂”购入,这是潘天寿第三件拍卖价格过亿的作品。潘天寿是20世纪中国画大师、美术教育家,是中国画和书法现代教育的奠基者。他把民族绘画提到关乎一民族、一国家生存发展的重要高度,认为“一民族之艺术,即为一民族精神之结晶”。2017年适逢潘天寿先生诞辰120周年,中国美术馆于5月举办了“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潘天寿为何可以取得如此稳定的市场和学术地位?我们以此梳理潘天寿所做的贡献。

1960 年潘天寿在杭州景云村寓所止止室作画

《猫石芭蕉图》设色、指墨,237.5×120cm,1950 年代

用指头作画和用毛笔作画各有优缺点,如指头不能多蓄墨,长线须用短线连结,不能一气呵成,等等。但这些恰恰使得线条似断非断,似续非续,断断续续,曲曲直直,粗粗细细,具有特殊的艺术魅力。这幅作品中的蛛网,就体现出指头画线的特点。潘天寿用扛鼎的指力表现了蛛丝柔韧的质感,非有过人的功夫不能及此

人 物庞茂琨解读美术界“川军”

四川美术学院,以地方院校的身份偏居一隅,却在近30年的当代中国美术史进程中扮演着无可替代的角色。1982年和1984年,四川美院两次进京举办作品展,这对于改革开放后刚刚重启的中国美术界意义重大,“四川画派”的名号由此叫响,美术界“川军”至今仍是业界最“硬”的一支队伍。时隔33年后,四川美院再度进京办展,让艺术界内外再次掀起了对川美的关注。

罗中立,《父亲》,油画,216x152cm,1980,中国美术馆收藏

2017年6月8日,“时代质感— 四川美术学院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称其为近年美术界一大盛事并不为过,展出作品中有很多都是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到场嘉宾更是“半个艺术圈都来了”。

庞茂琨《苹果熟了》布面油画,150x100cm,1983 年

周春芽《湖边》布面油画,250×200cm,2015

视 角

谭平:真正的教育是对人的精神启蒙

艺术是没有功利性的,但是我们现在却把艺术当作赚钱的工具。这从今天的课程设置就可以看出来,除了艺术的一些专业技能之外,现在还要教给学生市场学、成功学,这样的教育离艺术会越来越远。

真正的教育是对每一个人的精神启蒙。鸡蛋从外面敲碎是别人的菜,从内部啄开则成为一个新的生命。对于公共教育来讲,道理也是一样。

写实艺术会消失吗?

什么需要写实呢?过去的百年中,几乎每所高中、学院和大学所传授的信条都是:写实艺术缺乏原创性。在近一个世纪的诋毁和压制之后,在写实艺术濒临湮灭的境况下,这究竟是为什么?毕竟,写实艺术家所做的只是“拷贝”自然。有些人说,写实很简单,大多数人都能看出写实绘画或雕塑在表现什么,它过于浅白,缺乏创造性。只有创造自然界所没有的形式和理念,才能展现真正的创意。

2017文交所整顿之年

在整顿后的文交所行业协会中,会有很多的文交所让我们淡忘,会有很多的事件让我们回忆,青葱的岁月固然迷茫但很美好,艺术品金融化必然向前发展,迈入成熟。2017年,同样是充满机遇的一年,因为只有充分规范自律,才能回归到创新发展的道路上而稳步前行,人心惶惶只会让人望而却步。

艺术商业化要有光

在艺术商业化的争论中,《圣经》中有一句话可以判高下—“要有光”,艺术家要有光,学会在自我表达与群体接受的天平上进行平衡;销售机构要有光,珍惜每一次商业逻辑展示的宝贵机会;收藏家要有光,因为收藏的幸福不是写在银行账户上,而是写在自己的脸上。

趋 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