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跟莫奈、毕加索一起重走“现代之路”

近年,中国的观众有眼福了,一大波国际级的大师展来中国展出,尤伦斯的《劳森伯格在中国》、龙美术馆的《詹姆斯·特瑞尔回顾展》、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对话达·芬奇》、朱利安·奥培的中国首次个展等,这些展览无疑给国人带来了更加国际化的视野。

P020170507783142556777

▌此次,引起小艺君注意的就是前两天刚刚拉开帷幕的“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展览展出51件风格各异的西方艺术作品,人们耳熟能详的许多大师级艺术家均赫然于此次展览的艺术家名单上,如库尔贝、莫奈、马蒂斯、毕加索、杜布菲、苏拉热等,以及许多中国艺术爱好者也许并不熟知却产生过重要影响的西方艺术家。

98584705_8

▌如此诱人的名单,你有没有想去看看的冲动呢?

▌这些作品均是法国圣艾蒂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藏,所有作品皆是首次亮相中国。展览按时间和风格分为六大主题单元:1)对风景的新感知;2)西方艺术中的人物与肖像;3)从立体主义革命到纯粹主义;4)超现实主义,梦境与无意识;5)回归物质;6)在具象与抽象之间。

01

对风景的新感知

▌受到17世纪荷兰风景画和19世纪初期英国风景画的影响,19世纪的法国画家们探索出一种感知自然的新方式。写实主义者逐渐从意大利古典主义转向自身周围的环境,他们在创作中尽可能地接近自然。正如古斯塔夫·库尔贝所说,“自然的美胜于艺术家能想到的一切”。

98584705_15

▲居斯塔夫·库尔贝,《田园景色》,约1840年,油画,99 x 79.5 cm ©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

▌作为现实主义的代表,库尔贝称古典主义为“装腔作势”,浪漫主义为“无病呻吟”,在艺术创作上更倾向于写实,力求揭示事物的本质。库尔贝对阴影、光线的处理技巧也影响了以后的青年画家,法国评论家认为:“没有库尔贝,就没有马奈;没有马奈,便没有印象主义。”

98584705_14

▲克劳德·莫奈,《睡莲》,1907年,油画,直径80.7cm ©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

▌随后,印象主义画家将他们的画架搬至所画主题前,这彻底改变了绘画的习惯准则。克劳德·莫奈的《睡莲》就是这种新方式的体现,它预示着20世纪中叶艺术家们所进行的各种抽象实践。此次展览的《睡莲》就是莫奈创作的250幅睡莲中的一幅,画面呈圆形,显现出莫奈对日本建筑和艺术中圆形开阔元素的兴趣,以及日式创作风格的重要原则:拒绝透视,抛弃水平面,开扩空间等。

W020170427601638963039

▲ 贝勒岛的城堡  亨利·马蒂斯  1896

640.webp

▲海亚历山大‧塞昂 约 1903

▌《贝勒岛的城堡》是亨利·马蒂斯转型时期的作品,这一时期引发了他在图形和色彩处理上的巨大转变。同一时期,象征主义画家亚历山大·塞昂通过随心所欲的色彩创造着想象中的风景。

02

西方艺术中的人物与肖像

▌在古典艺术中,肖像画被认为是模仿的最纯粹形式:对人物客观及忠实地再现。肖像画旨在将有身份地位的模特形象记录到画布上,最初的肖像画描绘的都是特定人物。

98584705_16

▲ 穿白裙的女人 阿尔伯特·杜波依斯-皮勒   1886

▌作为新印象派代表人物之一,阿尔伯特•杜波依斯•皮勒作品《穿白裙的女人》,是通过研究公认的最早的新印象派画像。

98584705_17

▲ 领圣餐者   莫里斯·德尼   1907

▌在《领圣餐者》中,莫里斯·德尼专注于再现天主教仪式中年轻女孩的轮廓,并绘之以模糊的线条。德尼认为,绘画的主题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绘画这一行为。

03

从立体主义革命到纯粹主义

▌早在1908年,乔治·布拉克和巴勃罗·毕加索就向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建立的绘画准则发起了挑战。他们致力于解构现实,从画中提取多样性,并试图创造出比物体外观更客观的形象。毕加索不断质疑着自身的绘画和雕塑方式。

98584705_18

▲ 巴勃罗•毕加索(1881-1973),《静物-水壶、玻璃杯和橙子》,1944年7月23日,油画,33 x 41 cm  © Succession Picasso 2017

▌伴随着不断更新的绘画实践,毕加索的作品显示出对矛盾永无止境的渴望。正如他作品中展示出来的那样,他刚使用的构图手法很快就产生了新的问题并因此产生新的答案。在《静物-水壶、玻璃杯和橙子》一作中,毕加索仅凭借加重的黑色粗线条就简单地将这三个物品分割在了矩形的画布上。

98584705_19

▲ 阿梅德·奥占芳 《纯粹主义者静物》 1921

▌阿梅德·奥占芳在关注立体主义革命的同时也尝试更精致的线条风格。1918年与建筑大师柯布西耶一起发表纯粹主义宣言《立体派之后》,并将纯粹主义的原则用在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上。

04

超现实主义,梦境与无意识

▌20世纪20年代初期,文学和诗歌界的超现实主义运动探索了精神分析的新方法,它试图给人类和社会带来根本的变化。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它专注于由西方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发现的“无意识”在人类思维中的重要性。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在无意识现象中注入了新生命,阐释了心灵的真正功能。

98584705_20

▲ 维克多·布罗纳《客观的主观性》1952

▌罗马尼亚前卫画家维克多•布罗纳受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影响至深,他的作品从不同的符号系统,如塔罗牌,埃及象形文字,古文字墨画等神秘意象中建构自己的作品图示。此次展出的《客观的主观性》中,艺术家将主体人物描绘成了极具神秘感的“外星人”,但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具有艺术家本人的特征,如对一只眼睛的突出描绘。

98584705_21

▲伊夫•唐吉(1900-1955),《手与手套》,1946年,油画,92 x 71cm © 2017 Estate of Yves Tanguy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与恩斯特、达利、米罗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一样,唐吉也喜欢结合梦境中的东西表达现实,所以画面形象均以梦幻的方式加以变形。此次展出的《手与手套》中,唐吉将类似骨头或卵石般的随意形串在一起,形态鲜明有趣,背景为一片荒凉的不毛之地,似乎预示着某种原始生命在为生存而斗争。

05

回归物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灾难及以人为本的价值观破灭后,许多创作者开始追寻其起因和核心价值。

98584705_22

▲ 绘画G.G.(石块)  阿尔贝托·马涅利 1935

▌1935年,在作品《绘画G.G.(石块)》中,阿尔贝托·马涅利使用了未经加工的黄麻画布。20世纪30年代末,他引发了某些艺术家对原始和实用材料的兴起。

98584705_23

▲虚幻的风景  让·杜布菲  1963

▌在肌理学系列中,让·杜布菲引发了矫饰主义的幻想。在20世纪50年代,这件作品标志着杜布菲从当时流行的抽象风景画中抽离,这种对大地的关注将绘画简化到细碎却引人入胜的物质性上,并伴随着对非文化艺术形式的反思,诸如域外艺术和儿童艺术,不墨守成规者和疯狂的人。杜布菲在乌尔卢普时期的《虚幻的风景》就是完美的例证,通过将“模块”组合在一起,艺术家能够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06

在具象与抽象之间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通过逐渐摒弃绘画的具体主题,欧洲艺术家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无论是抽象艺术还是非再现性艺术,艺术家通过木板、线条、形状和颜色之间的联系,将想法和感受转至画布上。这导致了新艺术形式的产生,包括有机/几何抽象,艺术成为人们寻找纯粹的通道。

640.webp (1)

▲塞萨•多米拉,《新塑料组合5-1号》,1926年,油画,80.5 x 50.7 cm,画框尺寸83 x 53.2 x 2 cm © César Domela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2017

98584705_24

▲ 星期四   奥古斯特·赫尔本  1950

▌在《新造型主义作品5-1号》中,塞萨尔·多梅拉试验了抽象的基本原则。奥古斯特·赫尔本的《星期四》是一个完美的例子,它表现了如何用绘画呈现视觉符号系统,并创建一个识别形状和颜色的连贯表达方式。

98584705_25

▲ 1979年6月19日画作   皮埃尔·苏拉热   1979

▌这种对“纯粹”的探索同样出现在皮埃尔·苏拉热的永恒艺术中,他的作品完美地展现了所用原料的简单性。光线是绘画的真正主题,它反映在画家的材料、颜色和作品中,它是缓慢的、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且远离系统的。

▌展览从现实主义到当代绘画,经由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和抽象主义引领着参观者走入“现代之路”,重温19世纪起法国绘画的沿革和历史。

▌最后,小艺君就为您呈上更多精彩的展览现场。

98584705_13

展厅影像放映区

98584705_10▲ 静物:壶、玻璃杯和橙子  巴勃罗·毕加索  1944

98584705_11▲ 贝勒岛的城堡  亨利·马蒂斯  1896

98584705_12

▲ 1979年6月19日画作   皮埃尔·苏拉热   1979

20170507191153_2850

20170507191202_7864

20170507191232_2689

20170507191222_4600

20170507191213_3805

P020170507783142619677

P020170507783142625899

P020170507783142642092展览现场

P020170429682046347693

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

时间:2017年5月7日– 2017年8月31日

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一层1-2-3号展厅

门票:6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