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亿港元!独撑一个专场的明宣德青花大盌

4月5日上午10时,香港苏富比2017春季拍卖会【鱼豫幽蓝: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专场拍卖在香港会展中心举槌。作为本季苏富比香港重要拍品,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独撑一个专场,并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经过几轮激烈争夺,最终以2.02亿港币落槌, 229,037,500港币成交。此前小艺君采访仇国仕先生,采访中他就曾预估此拍品有机会以逾1.5亿港元的价格拍出。

据悉,经香港苏富比总裁程寿康先生不懈努力,经委托买卖双方同意,刚刚2.29亿港元成交的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将于4月28日现身龙美术馆展出。

640.webp (1)

拍卖现场座无虚席

这件拍品在日本为人所慕,先后于1963年东京国立博物馆及1966年在京都国立博物馆公开展出,著录甚丰。然而,这是此品第一次释出于市,所以我们相信市场反应会非常热烈。当我去年第一次见到这件宣德大盌,我屏气凝神欣赏它的秀美清丽,心跳都彷佛快要停止了。对于收藏古典瓷器的人来说,这无疑是顶级之作,珍罕绝伦,且瑰美雅丽,幸犹完美无损,尺寸相对硕大,流传有序,充分包含了极品应有的条件。拍卖成交价一向难以预计,但我相信它有机会以逾1.5亿港元的价格拍出。

——仇国仕

640.webp (2)明宣德 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

《大明宣德年制》款

23 公分,9 英寸

成交价:229,037,500港币

▌宣窑大盌,经历世代传承,幸犹完美无损,问鼎明初青花陶冶之巅。妙作十瓣花式,犹若荷叶半绽未放,捧于掌间,刚中带柔,抚之如脂,爱不释手。外壁起伏延绵,神绘游鱼四尾,两两相对,嬉泳水藻池莲之间,寄清白廉洁之德。白瓷为纸,青料作墨,妙笔挥毫,线条清劲流畅,栩栩如生,疏密得当,浓淡相宜。盌内团心再添美鱼成双,布局紧凑,却让里壁巧留空,炫耀雪白靛蓝之异,突显棱边曲线之雅,诚匠心独运也。涩足随形作花式,内署青花六字双圈款。此宣窑大盌,早于1963年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公开展出,着录甚丰,在日本为人所慕,现见于国际艺术市场,难能可贵也。

640.webp (4) 640.webp (3)

明宣德 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

640.webp (5)

盌上所绘水藻池莲

360截图20170406135035176

明宣德青花鱼藻纹十棱菱口大盌所绘图案

▌鱼藻纹虽属常见中国瓷器饰样,但如此妙作花口之盌,起伏之间,互映交辉,彷佛水光潋滟,添绘游鱼栩栩如生,诚陶冶神品。私人收藏中绝无仅有,传世绘相同鱼藻纹之宣德盌,只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两例可资比较,然尺寸皆较小。

▌北宋末年,宫廷画师刘寀擅画鱼,或因此造就宋代以降绘鱼藻图之风,自此以鱼为题之水墨作品,即使未必俯拾皆是,却为人所识。当中传为刘寀笔下者,又以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藏《落花游鱼图》最负盛名(97:1926)。鱼居水中,不便微察细观,因此画鱼又较其他禽鸟写生更艰。凭空想象却能捕捉个中神髓,画得游鱼自得,难能可贵。

▌道家经典《庄子》中,有载庄周(公元前约369-约286年)与儒者惠子就「鱼之乐」的机智对辩,脍炙人口。庄子见鱼悠游水中,称鱼之乐,惠子反问「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反复答辩后,以庄子智答「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作结。

640.webp (7) 640.webp (8) 640.webp (9) 640.webp (10)

北宋 刘寀《落花游鱼图卷》

▌此后「鱼之乐」一词,成为无拘逍遥的象征,长久以来对中国文人而言,别具意涵,既是仕宦遥不可及的幻梦,也是隐士看破世尘的人生。尽管宣宗并没以道学自居,明初道学盛行,藩王崇道,惹来非议,朝臣数度奏疏,求禁道观兴造(Richard G. Wang,《The Ming Prince and Daoism.Institutional Patronage of an Elite》,牛津,2012年)。

▌搁下道学奥义,只观此盌之美,也足矣。神绘丰鱼四尾,畅泳水藻池莲之间,悠然自得,投入细赏,彷佛置身其中,可感其安、知其乐。四鱼两两相对,一面画鲤,一面绘鳜,各迎一鲂,品种稍异。如此盌上所绘,鲂鱼成年后头上多有隆起肉瘤。此四鱼种,自古为中国羹食,鲤、鳜较多见于瓷器纹饰,绘鲂鱼者却罕。芙蓉绽放、蓓蕾羞含、莲房盈积、枝叶延展,或开或合,或嫰或枯,聚蓄成丛,三大两小,并缀曲藻纤长、浮萍缱绻、落红寥寂,间饰游鱼之中,意雅趣真。落花,或暗与宋代鱼乐相呼应。刘寀笔下,花压枝头,游鱼嬉逐落红朵朵。此盌深壁菱口,巧作十棱,峰岭流丽利落,器足随形起伏,犹如柔波微浪,生意更是盎然。仇国仕谈及第一次见到这件宣德大盌时的情景:“我屏气凝神欣赏它的秀美清丽,心跳都彷佛快要停止了。对于收藏古典瓷器的人来说,这无疑是顶级之作,珍罕绝伦,且瑰美雅丽,幸犹完美无损,尺寸相对硕大,流传有序,充分包含了极品应有的条件。”

▌艺匠绝技巧工,擅用钴青浓淡分五色,层次丰富多变。靛蓝画骨,浅青敷色,尽写游鱼妍姿。至于莲叶,则以针剔钴蓝,露纤白脉络,大叶曲沿上更缀苔点,巧匠或蓄意增其窑烧黑疵,营造盛极将枯、夏尽临秋之势。

640.webp (11)

明宣德 宣宗朱瞻基(1399-1435年)《莲蒲松荫图》卷 设色绢本 © 北京故宫博物院

▌明宣宗朱瞻基,力兴艺文,擅于绘事,御笔所画设色水墨《莲蒲松荫图》,描写梗茎立鸟,莲塘寛叶,其曲沿点苔,荣中带枯,与此盌所绘异曲同工,详见柯律格及 JessicaHarrison-Hall 编,《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馆,伦敦,2014年。

▌有元一朝,荷塘纹饰已甚盛行,为景德镇窑匠所用,当中尤以青花大罐最是出色,例见大阪东洋陶磁美术馆安宅旧藏青花鱼藻纹罐,载于《东洋陶磁の展开》,东洋陶磁美术馆,大阪,1999年,编号33。此盌艺匠似乎直接从元代青花鱼藻纹雏本取得启发,此举于宣德青花上极为罕见。盌上四鱼,论品种,与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藏罐或2002年展于伦敦埃斯卡纳齐古董行之罐所绘全然相同。而此盌上莲叶曲沿点苔,也是早现于元,例见一著名元代青花荷塘鸳鸯罐,原属 Oscar C. Raphael 雅蓄,现为剑桥费兹威廉博物馆所藏。上述两青花鱼藻纹罐,则分别录于《Chinese Art underthe Mongols. The Yüan Dynasty(1279-1368)》,克利夫兰美术馆,克里夫兰,1968年,编号155,以及《Two Rare Chinese PorcelainFish Jars of the 14th and 16th Centuries》,埃斯卡纳齐古董行,伦敦,2002年,编号1,后书更将之与大阪、纽约所藏鱼藻纹罐三器并排刊录,又比对水墨鱼藻图,其中一画正是刘寀的《落花游鱼图》,文中康蕊君与王嘉慧就鱼池之饰有进一步的讨论。剑桥费兹威廉博物馆所藏青花莲塘鸳鸯罐,图则可见于 Margaret Medley,《Yüan Porcelain and Stoneware》,伦敦,1974年,彩图C。

640.webp (12)

明宣德 青花莲塘鱼藻纹菱口盌 《大明宣德年制》款

© 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品

口径:18.4 公分

▌据藏品清单,台北故宫博物院贮两件器形、纹饰与此相同之宣德青花鱼藻纹盌,当中或只其一曾出版于录,比例上较本器浅,且盌径更小(18.4公分),收录于该院展览《明代宣德官窑菁华特展图录》,台北,1998年,编号140,藏品清单则可参见《故宫瓷器录》,台北,1961-6年,第二辑:明(乙),页124。然公私收藏中,未见有与本品纹饰、造型、尺寸全然相配之器。

640.webp (13)

明宣德 青花鱼藻多棱金钟盌

《大明宣德年制》款

© 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

▌据景德镇珠山遗址发堀所得,可悉明代御窑厂曾试烧尺寸更小之菱口盌,例见弃置于废品堆中的青花鱼藻纹多棱金钟盌残件(15公分),复修后于《景德镇出土明宣德官窑瓷器》展出,鸿禧美术馆,台北,1998年,编号103-2,其器小壁深,同绘相类莲池游鱼,该展并收录一件青花鱼藻纹圆口金钟盌残器(15.8公分),编号103-1。

640.webp (14)

明宣德

青花团龙纹十棱盌

《大明宣德年制》款

香港苏富比1973年11月16日,编号135

▌出现拍场上之宣德青花盌,仅见一件,同作十棱,外饰小团龙十组,足上又缀一圈莲瓣,图见《香港苏富比二十年》,香港,1993年,图版60,曾售于香港苏富比1973年11月16日,编号135。二者器形虽同,韵致却异。龙纹盌上棱线,让团龙更显严谨规整,与鱼藻纹盌以曲沿起伏展现浓墨淡染的鱼乐妙趣,迥然有别。

640.webp (15)

明宣德青花「鱼藻纹」棱口洗

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

编号54

成交价:5106万港元

▌有四件宣德带款葵花式洗及数件圆盘,也饰有类似鱼藻纹,图案却稍经简化,且器壁较浅,未能尽现鱼藻清逸妙雅,难及此盌所绘之出神入化。葵花式洗口沿凹凸起伏,与此盌类近,同溢雅韵。其中一件宣德青花鱼藻纹洗,图载于康蕊君,《玫茵堂藏中国陶瓷》,伦敦,1994-2010年,卷4,编号1653,后售于香港苏富比2011年4月7日,编号54,图录并提及另外三洗,列其文献资料。青花鱼藻纹盘,则有收录于台北故宫博物院1998年展览之例,前述出处,编号180,同书并载一青花莲池纹盘,却欠游鱼,编号179。景德镇窑废品堆中也有鱼藻纹洗及盘之残片出土,见1998年鸿禧美术馆展览,前述出处,编号19-2及86-2。

▌此鱼藻纹,宣德以后续有仿画,入清以后或也有延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一青花鱼藻纹葵花式浅盌,收录于该院展览《福寿康宁:吉祥图案瓷器特展图录》,台北,1995年,编号72。该院还有一大盌,器形、纹饰与此相近,落宣德年款,在1960年代清单《故宫瓷器录》中列为宣德窑器,前述出处,页124,但后收入展览图录《明宣德瓷器特展目录》,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1980年,编号28,图录改称其为后仿之品,似为清朝仿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