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精美青铜器现身纽约佳士得

  • 《艺术商业》李保兴整理

image002大阪藤田美术馆

藤田美术馆于1954年落成,位于大阪市中心,为日本最重要的文博机构之一。馆内展出实业家藤田传三郎与其子平太郎及德次郎所藏之两千多件日本及中国艺术品,包括极为珍罕的书画、佛教艺术品、高古青铜器、漆器、织品及茶道具。美术馆以其所藏之9件国宝以及52件重要文化财产闻名于世,数量为日本私人博物馆之冠。

image003

藤田传三郎(1841-1912年)

2017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即将举槌。亚洲艺术周期间推出的日本重要文博机构“藤田美术馆藏重要中国艺术”专场拍卖即将于3月16日举槌,其中商周青铜礼器及宋代书画令人叹为观止。

本次专场拍卖包含30件拍品,所有拍品都来自位于大阪的藤田美术馆藏,其中囊括了4件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一件商晚期安阳时期青铜饕餮纹方尊、一件商晚期安阳时期青铜饕餮纹瓿、一件商晚期安阳时期青铜饕餮纹方罍(léi)以及一件商晚期青铜羊尊。是次精选的青铜礼器之铜绿锈色、保存状况、型制及铸工,均为搜寻顶尖杰作的藏家所梦寐以求。出自商朝晚期的珍罕重要带盖青铜酒器「方罍」及「方尊」,为礼器中最为罕见的类型之一,此方罍及方尊状况绝佳,充分反映安阳时期登峰造极的铜器铸造工艺——安阳既是商朝都城之都 (古称殷) ,亦是该朝发展最为鼎盛的时期。

image005

商晚期,安阳时期,公元前十二至十一世纪 青铜饕餮纹方罍 63.5 cm

image006

商晚期,安阳时期,公元前十二至十一世纪青铜饕餮纹方尊 52.4 cm

image007

商晚期,安阳时期,公元前十三至十二世纪青铜饕餮纹瓿 52.4 cm.

image008

商晚期,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纪 青铜羊尊 15.4 cm

▌被称为国之重器的青铜器

中国的青铜时代历经夏、商、西周和春秋,持续了15个世纪之久,商晚期和西周早期,青铜冶铸达到高峰,即便之后铁器时代的到来,也没有立即导致青铜工业的衰退。青铜器历代都被称为国之重器,它的制作对象是皇帝或者王公大臣,国家有大事的时候都要用青铜器作为礼器。

image009

后母戊鼎,曾称司母戊鼎,该鼎器型高大厚重,又称司母戊大方鼎,高133厘米、口长110厘米、口宽79厘米、重832.84千克,鼎腹长方形,上竖两只直耳(发现时仅剩一耳,另一耳是后来据另一耳复制补上),下有四根圆柱形鼎足,是中国目前已发现的最重的青铜器。据考证,后母戊鼎应是商王室重器,其造型、纹饰、工艺均达到极高的水平。是商代青铜文化顶峰时期的代表作。

青铜器是中国最重要的一类古代文物,一向管制较严。众所周知,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后母戊鼎(曾称司母戊鼎)、四羊方尊;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毛公鼎;河南博物院的莲鹤方壶等等青铜器,提供了有关古人生活和文化研究可靠的实物依据,极具历史意义。

青铜器市场国内萧条,海外升温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曾有大量高古铜器被盗劫、掠夺、贩卖到海外市场,而今这些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之手的珍品,每季都会有不少被公开拍卖。而在中国内地,高古铜器一直是国家文物法规重点保护的对象,只有1949年以前出土且有着明确收藏传承记录的传世青铜器才能交易。长期以来,国家文物保护部门为了切断内地与海外市场相连的非法买卖高古铜器现象,坚决严厉打击盗墓、走私。另外,青铜器有自己的身份限制,造成中国青铜器市场发展缓慢,国内上拍的青铜器档次低、价格低、数量少、成交率低,致使国内市场交易量长期萧条。

image011

四羊方尊,商时期,盛酒器,1938年湖南宁乡出土,上口径最大44.4厘米、高58.6厘米,重34.6千克

而在海外,中国青铜器作为一种世界艺术,一直是世界藏家追捧的焦点。2001年,在纽约佳士得春拍上,一件中国商代的青铜器皿天全方罍(léi)器身,创下当时青铜器拍卖最高价——924万美元;2007年3月,中国青铜器拍卖的历史纪录再次刷新,在荷兰马特里斯特举行的欧洲古董博览会上,伦敦著名古玩商推出一件战国青铜错金嵌绿松石貘尊,工艺精湛,华美异常,最终以1200万美元的天价成交,成为目前成交价最高的中国青铜器;2010年,纽约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国古代青铜器珍藏”专场拍卖,总成交价达到了2075.1万美元,是近年来中国青铜器成交额、成交率最高的一场专场拍卖;2013年,纽约苏富比秋拍“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最终总成交1678.6万美元。

360截图20170216184559901

2010年,纽约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国古代青铜器珍藏”部分拍品

从近年上拍青铜器的时代来看,商、周时期制品大约占到了总量的六成以上,平均成交价居首位,其次是战国、秦汉制品,汉代以后的多为铜镜、雕像等小件品,平均成交价不高,无法与商、周器相提并论。若从上拍青铜器的类别来看,高价成交品多数为食器、酒器、水器以及乐器,如鼎、鬲、簠、豆,爵、斝、觚、尊、卣、盉、罍、壶,盘、匜、盂、鉴、铙、鼓等等;兵器、车马器、日用工具、杂器等数量不多,且价格不高。

image014

莲鹤方壶是春秋时代著名青铜器,河南博物院藏

由于政策限制,导致青铜器的价位出现巨大的两极分化:没有来源和普通的作品价位比较低,甚至私下里也非常不好销售。本次拍卖的青铜饕餮纹方罍被许多青铜收藏者看好,他们认为其除了少了铭文,其浑厚大气不比之前佳士得私洽售出的皿方罍逊色。有消息称藤田博物馆于1940年前购入了这批藏品,更精确地说应该是战前,像这类来源、传承非常明确,有明确49年之前的出土纪录,且作品本身又是格外精彩。过亿是情理之中。最终这些以制作精良、气魄雄伟、技术高超而著称于世的青铜瑰宝的市场表现仍然是可以期待的。

rdn_541660ebbb350

毛公鼎是据今2800多年前周宣王时期的“国之重器”,因刻器者为毛公而得名,于清道光末年在陕西岐山出土。毛公鼎鼎身只有30.75厘米高,却铭刻了32行497个篆书文字,洋洋洒洒记录了毛公辅佐周宣王,后来获得天子赏赐而做此鼎的史实。鼎铭字迹清晰工整,篆文字字笔力遒劲,全篇一气呵成。该铭文是一篇西周真实史料,是研究西周史最珍贵的文献,同时也是我国“造字时代”最经典的作品。因此,毛公鼎可称是价值无双的瑰宝重器。

能否“回流”尚未知

至今,中国流失海外的青铜器究竟有多少,恐怕无人能给出一个精确数字,有证可考的是,其中有很多为西周时期青铜精品,比如美国有七大收藏中国文物的中心,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纽约艺术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其中都有中国青铜器藏品,以弗利尔美术馆最为闻名,所藏青铜器占全美国的一半左右。

image016

皿天全方罍,商代晚期铸造,属酒器中的盛酒器一类,因器口铭文为“皿天全作父己尊彝”而得名,原器身通高63.6厘米,器盖通高21.5厘米。该器形体高大、富丽堂皇,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精美的一件,堪称“方罍之王”。该器于1922年被发现,器盖于1956年由湖南省博物馆保存至今,器身流至国外。2014年3月19日经多方沟通和协议,皿天全方罍于6月14日回归中国长沙,由湖南省博物馆永久收藏。

同时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公私收藏机构试图让中国的文化遗产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和收藏家手中回流。近几年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大拍卖公司在伦敦和纽约登记参拍的亚洲客户数量不断上升。特别是中国一批新崛起的全球买家,他们希望将海外的中国珍稀文物购回国,作为传世家藏或用于私人博物馆内展览。2014年,皿方罍的洽购回流成为中国国宝级艺术品在国际拍卖上的首次重要私人洽购业务。值得注意的是,回流青铜器的数量不断增多,国内目前为了保护文物限制青铜器的流通,收藏回流的青铜器,收藏家要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还有相当的眼力和经验,同时具备合法手续。

虽然不敢说这场拍卖所有的东西最终都会回到中国,但小艺君还是希望大多数会被内地买家购得,让这些国之重器回到它们的诞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