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尖的狂欢与中小行家的离场

  • 马继东 《艺术教育》执行总编

2016年12月14日, 距离圣诞夜只有10天,当大多数西方人已无心恋战,开始憧憬即将到来的悠长假期时,法国巴黎原本平静的艺术品市场却被毫无征兆地接连引爆,来自中国的买家,提前敲响了节庆的钟声。

640.webp (38)

清乾隆“乾隆御笔之宝”玺印寿山石质,面 10.5cm 见方,通高 9cm,20 世纪初法国家族旧藏。2016 年 12 月 14 日,巴黎 Pierre Bergé & Associés 拍卖公司推出的清乾隆“乾隆御笔之宝”玺印引来众多买家激烈角逐。经过多轮竞拍后,最终由中国温州商人杜圣博以 2100 万欧元高价拍得。

◈当日在巴黎佳士得拍卖行举办的亚洲艺术专场里,一尊高24厘米的11世纪辽代鎏金铜大日如来坐像,原本估价15万~20万欧元,最终以高达60倍的价格落槌,含佣金1357万欧元,胶着竞价到最后时刻的两位电话买家,经过证实都“讲中文”。面对岁末意外降临的公司年度最高成交价大礼,巴黎佳士得国际部主任罗拉(Géraldine Lenain)连呼“惊喜”。同一天,在巴黎德鲁奥拍卖行(Pierre Bergé& Associés)的另一场拍卖会里,围绕一件寿山石雕的清代“乾隆御笔之宝”玺印,再次上演了疯狂一幕:从50万欧元起拍,又是多轮激烈的电话竞价,数字最终定格在1750万欧元,加上佣金达2100万欧元,涨幅40倍有余。这一令全场白人瞠目结舌的结果,或已创下该法国本土中型拍卖行成立160多年来的最高成交记录。

◈竞得这枚寿山石印章的买家,是来自中国温州的商人杜某。他先是在网络平台自爆电话委托竞拍的全过程,进而又高调对媒体宣称可以按原价转让给愿意捐献的爱国藏家。尽管上述两件标的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价格虚高,且背后的中国买家最终是否能顺利完成付款交割尚不可知—前车之鉴是2010年年末曾在英国班布里奇拍卖行出现过的一只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在被几位中国买家“哄抬”到5160万英镑的创纪录价格之后,最终却以“逃单”尴尬收场—毋庸置疑的是,它们给沉寂许久的欧洲地区中国古董拍卖所带来的影响,是极具冲击力的,至于此举能否真正提振当地市场信心,则有待继续观察。

◈搅动巴黎池水的这股“暗流”,在它产生的源头—中国内地的艺术品市场,也在2016年的最后两个月里,迎来巨大转机。

640.webp (72)

《五王醉归图卷》是清宫旧藏。画中描绘的是唐朝临淄王李隆基、宋王李宪、申王李撝、岐王李范、薛王李业,在花萼楼宴罢醉归的情景。此画从清宫流出后,几经辗转流入琉璃厂古董经销商郝葆初之手,之后售卖给全球顶级古董商卢芹斋及其女婿杜博思,被带往美国。在美国该画又转手德裔收藏家侯士泰,直至 2007 年侯士泰去世,侯氏家族将此卷拍卖。2009 年,《五王醉归图卷》曾在香港佳士得以4658 万港元的高价成交。

◈2016年12月4日,北京保利秋拍的书画夜场中,一件清宫旧藏、元代画家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被苏宁集团豪掷3.036亿元收入囊中,不仅成为该年度最贵中国艺术品,更重要的是,这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自2011年调整后5年以来最贵的一件;当晚,宝龙集团以1.955亿元拍下的《咫尺天涯山水册》,则成为史上第二拍卖高价的齐白石作品—结合2016年中国制造业和股市持续低迷、楼市泡沫显现的经济大环境,再联系上半年春拍季中国艺术品上拍量和成交量持续缩减、总成交额同比小幅下滑的情况—亮眼的成绩,令不少在市场回落期中徘徊观望的资本找回了久违的信心。

 

◈秋拍共斩获28.3亿元的北京保利,并非此轮利好行情的唯一受益者:中国嘉德北京秋拍总成交额22.9亿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25%;十周年庆典的北京匡时秋拍以22.5亿元收槌,与上年秋拍相比更是翻了一番。3家内地指标性拍卖行在秋拍季所呈现的上扬趋势,对照两大国际拍卖行于香港地区同比、环比均有不同程度下跌的市场表现,在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起步发展20余年来,还属“头一遭”。

640.webp (73)

辽 鎏金铜大日如来坐像,高24cm,荷兰私人藏家Bisseling先生1941年购入,后家族传承。于2016 年12月14日收槌的巴黎佳士得亚洲艺术专场拍卖成交总额约2604 万欧元,成交率高达 99%。其中一件辽代 11 世纪铜鎏金大日如来坐像,以 1357.05 万欧元高价成交,超出估价 60 余倍,创下了佳士得在法国亚洲艺术品交易的新纪录。

◈分析个中原因,与上市企业不同程度的“挂钩”,成为3家公司在整体低迷的市场环境里,迅速扩张布局最为夯实的运营基础:2014年3月,保利文化率先在香港挂牌开盘,成为内地艺术品拍卖第一股;2016年六七月间,泰康人寿总斥资2亿多美元,以13.52%的持股量成为苏富比拍卖行的第一大股东,而泰康人寿的第一大股东正是由陈东升一手创立的嘉德;2016年12月,宏图高科发布公告,拟以22亿元现金收购匡时100%股份,并终止此前的重组计划,以尽快完成对标的公司的整合工作—嘉德、保利、匡时三足鼎立之势已然初现,在过去的一年里,这3家拍卖行进一步巩固了各自在内地的优势地位,更先后在香港站稳脚跟,试图打破两大国际拍卖行在“中国门户”长期垄断的市场格局。

◈当然,进一步观察这轮秋拍行情,不难发现,复苏的数据背后,愈加强调“精品”“孤品”和“生货”概念的超级夜场,以满足金字塔尖买家群体在艺术品收藏、投资之外的抵押、融资、提升影响力等综合需求,才是新一轮行情产生的关键。而超级夜场,也正在成为检验各家拍卖行硬实力与软实力的重要标准:若要在短时间内征集到相应规模和质量的标的,必须拥有足够财力,掌握庞大的人脉资源,同时还要具备专业团队协同作战的组织力,而能同时符合这3个条件的拍卖行,屈指可数。

◈此外,还有一个我们不能忽略的事实是,此轮成交总额上升的同时,拍品总量却在不断下降—精品因为抗跌性强备受追捧。反之,普品由于缺乏基础藏家而日渐式微—中坚力量的疲软与缺席,也意味着许多原本定位于几万、几十万元单价艺术品交易的中小拍卖行与中小型专场,正面临着被洗牌和清场的风险,这也是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释放出的一个强烈信号。

640.webp (39)

齐白石《咫尺天涯—辛未山水册》设色纸本,31.5×35cm×12,1931 年作,成交价 195,500,000 人民币,北京保利 2016.12.4

◈以秋拍中强势反弹的当代艺术板块为例,虽有和静园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和龙美术馆等实力机构介入,一举拿下多件标杆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但与之并存的,却是大多数年轻艺术家作品乏人问津以及一级市场里中小画廊和艺术博览会举步维艰的事实。类似情形在其他艺术领域里也屡屡上演,比如古董板块,尽管拍卖市场不时有皇家御制精品创出天价纪录,仍旧难阻2016年新一波的古玩店关张潮。有一定能量的古董商,尚可以进军二级市场与拍卖行联手上岸,而大部分实力微弱的古董商,面对租金压力,只能由线下转至线上,在微信群拍卖和微店销售的新战场里苦苦挣扎。

◈希望与困难并存—这就是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真实写照。眼下,遗产税政策的正式落地、人民币汇率的持续下跌,又势必在很大程度上影响2017年的市场走势—机遇与挑战同在。

 

《2016年艺术市场 金字塔尖的狂欢与中小行家的离场》选自《艺术商业》2月刊,点击图片了解2月刊杂志详情。

360截图20170120171817127

《艺术商业》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