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志荣: 予物以灵魂,触人之联想

  • 谢明心
  • 苏丽珍

刚踏出校园时,卢志荣是哈佛大学的建筑硕士,而如今年过六旬的他,设计作品却涵盖建筑、室内、家具、器物领域。从住所到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这是一个不断向内细化、不断向人接近的过程,也构成了人们生活的环境。在他看来,建筑、室内、家具和物品是相互贯通的,它们萦绕在人们的生活环境中,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着人。在与好设计相遇的一瞬,人们能体验到强烈的审美愉悦,而长期生活在其中,是自然而然的审美能力的提高,这就是卢志荣眼中,日用物品的设计对人的影响。

640.webp (32)

卢志荣

诗意,迸发于触动观者联想的一瞬

◈与卢志荣的采访约在他的“文房新语”作品展中。杭城冬日,一身素色的他在西泠印社美术馆展厅里,热情而从容地向来宾介绍他的“孩子”。在淡黄色的灯光下,30个砚台排列在布面木桌上;墨砚四周,还有手工精湛的墨锭、砚滴、纸镇、毛笔、笔座、笔洗等。所有的文房器物都没有被放在玻璃柜中“展示”,它们就在桌面上,而桌子和旁边藤凳的高度,刚好是一个人坐下来,挺直腰板写字时会感到非常舒服的高度。“文房是一个开放的工作的地方,文房器物不是摆设,而是让人使用的东西”,他希望这样拉近观展者和器物之间的距离。

640.webp (33)

文房 6 件套

◈当我们在藤凳上,仔细品味这些器物,眼前的物与自己日常生活中所见所想重叠时,卢志荣设计中一直追寻的诗意,便被触发出来了。他的“以诗为用,以用为诗”作品展,就呼唤人们从日常器物中寻找诗意:“只要我们用心感受,诗意无处不在,从最神圣的地方到最世俗的地方;为何不在物件中寻觅诗意呢?如是者,怎样把这种令人回味的力量倾注万物中,让物质不再只是其物。而使其蒸发升华,融入我们同呼共吸的空气中,注入我们日常生活的氛围里。”

640.webp (34)

文房新语 – 器物

◈“我觉得每一个设计都应该有这样的力量,一种激发人感受的力量”,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在他具有“东方 DNA”的设计里,没有龙凤这些典型的中式符号,而当我们身处他设计的空间中,站在他设计的器物旁,身边的一切却都安静地吐纳着悠悠古韵,无论是在华夏文明耳濡目染中长大的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能感受到这种自然散发并且已经融入空间的气质。这样融汇的感受,打破了文化和语言的壁垒,或许就是他对一直追寻的“世界共通语言和理想”的一种探索。

640.webp (35)

文房新语 – 纸本

设计,一种谦虚的改良

“文房新语”缘起卢志荣在广东肇庆的旅程。在当地雕刻砚石匠人一脉相承的观念里,雕刻砚石,以突出石眼、石脉为上品。他看到了这种纯粹追求技艺的做法,使砚石成为摆设,出现了弱化其实用功能的危险。

640.webp (36)

倒流香座

◈这似乎恰恰应了他所说的那句话:“设计不是标新立异,而是一种谦虚的改良。我们看到现有的物品中不好的地方,然后思考怎样才能做得更好。”卢志荣设计器物,尤其是家具时,会考虑三点:首先是符合使用者的身份和品位,让他用起来不会觉得羞耻;其次是物和人的大小关系;最后是让人舒服。“我们常常说要创新,但是当这三个条件都得到满足的时候,通常已经得到一个很好的设计了。”使用者的感受也是卢志荣会考虑的,在他的作品里,实用价值、形式感和人性化的考虑三足鼎立又相互均衡。他曾经谈到为有小孩的家庭设计把手,“把手的高度和小孩眼睛的高度差不多高,所以我会柔和它的棱角,选择弯线的设计,万一有小孩碰到也不会受伤”。他觉得,这样人性化的考虑很多时候甚至比设计外形更加重要,这是一种对使用者的关怀,也是对世间的爱。

640.webp (37)

文房组合 – 笔架

◈卢志荣曾经在意大利办过一个展览,取名“物的光与灵”。他说:“每一个物件都有它的灵魂,但你无法看见,只有在光下面,才能看到它的形状,所以有光就有灵。而灵就是它的生命,给人一种联想,就像是一种无声语言。”无论是物品带给观者联想达成沟通、又在日常使用中潜移默化地影响人,还是设计者从使用者角度出发去思量,在卢志荣看来,设计似乎就是如此开放的,沟通着设计师、物品和使用者。他自己也说:“设计不是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里,自己想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要去沟通。”日常生活与设计、设计者和使用者的所思所想、所谓的中式西式,所有的一切融汇于此,这大概便是他的设计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