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设计的不简单留白

  • 吴静
  • 村田纯
日本建筑师村田纯说:“留白是一种减法的美。当面对留白时,感官会变得敏锐,在内省自身的同时与周围相连接。”

640.webp (26)

顾及他人感受

收集过一些欧洲的钥匙,大多材质厚重、制作精美,有的甚至镶嵌宝石或超出常规的巨大。除了具备牢固关闭的功能外,更有权力的象征意义。而在古代的日本,钥匙只是一条纸搓成的细绳,关门后,用纸绳将门环系上便算锁上门了。仅靠这种纯粹形式化的“钥匙”,就可以与周围达成“非请莫进”的默认和共识,如此相互信任的社会体系由何而来呢?日本设计大师黑川雅之认为:“在意他人的感觉是日本社会生活的传统秩序,换一种说法,日本人是一个重视他人感受的民族,……这是十分显著的文化特征。……不能做令人不愉快的事,似乎是日本人活着的理由。”

640.webp (27)

深泽直人设计的马桶 “A La Uno”,松下电器出品,日本生产

▌到日本去抢购马桶盖是最近的热潮。日本的马桶设计已经发展到除了马桶盖自动打开关闭、座位加温、清洗、烘干、除臭以外,还有扬声器模仿冲水声,以掩盖正在使用马桶发出的声音。马桶是西方的发明,而日本在开发马桶的功能上比任何国家都要急,这并不是因为其他国家的文化在这方面发展很慢,而是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些功能。顾忌他人感受,以生活的规范去判断事物,在人与人之间保持适度的距离,这种距离的留白也是日本人价值观的核心。

▌西方绘画作品极强调中心概念,而日本传统绘画作品却少有明确的中心,甚至还喜欢在画面的中心大量留白。黑川雅之在《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因为西方绘画先有整体,而日本绘画先有细节。多个平等的细节在相互之间取得了合理的间距,构成了‘间’的美感。画家旨在描绘由事物衍生出来的‘间’的感觉,而非描绘被呈现出来的具体对象。这种思路同样深藏于物体制造的领域当中,日本人制造的不是物件本身,而是试图打造出由物件所生成的‘空间’。”空间既是留白,而留白非白,无也是一种有。关注并列的,与“有”如影相随的“无”,与“实”同时存在的“虚”。如同重视个体、重视个人的思想,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并列关系,关注行为的实,也解读感受的虚,设计物,也设计物与物、物与人、人与人之间的环境和条件。

640.webp (28)

佐藤大设计的勺子 Forest Spoon

基于留白的设计

▌有一个关于茶器的故事。一位台湾朋友去日本拜访一位做茶器的匠人,时值清早店门刚启,踏进门去说明想看最美的产品,匠人邀他傍晚时分到店里喝茶。夕阳西下,朋友如约而至,庭院里落叶铺陈,茶室里有略暗的日光斜照着,茶器上隐隐的金箔捕捉那若有若无的光线,反射出静谧的苍茫。朋友为之深深着迷,花了不菲的价钱搬回台湾。但是,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套茶器在他自己的茶室里看着虽也清雅,但却暗淡。直到有一天夕阳西下,他在郊外的树林里把它们摆出来,树林里斑驳的光影勾勒出茶器拙朴的轮廓,茶器上偶尔一两点的金箔和半哑光的釉面捕捉远处的光线,那种内敛的华丽又重新呈现。朋友说,这时他才理解这位日本匠人不止在设计茶器本身,更是在设计围绕着茶器的所有留白,那些空间、时间,甚至还有行为。

640.webp (29) 640.webp (30)

深泽直人设计的花瓶,陶瓷制品,意大利出品

▌无印良品的设计灵魂人物深泽直人设计了一个像花束一样的花瓶,他把花瓶设计成像花束一样捆在一起的样子。花瓶是一个可以让房间丰饶起来的东西,即使没有插上花,对空间也要有价值。生于1971年的年轻设计师佐藤,也有相似方向的设计。日本星巴克的“Mug Americano”“Mug Carame Macchiato”“Mug Latte”,在杯底印有咖啡的图案,当洗完之后倒放时看起来就像盛满了咖啡一样。为 Coco 第一家“Forest Spoon”设计的有小树枝勺柄的勺子,使用的时候是勺子,不用的时候是小树枝,当几个勺子放在一起的时候,又形成小小的森林。

640.webp (31)

无印良品的商品风格都极为简洁,设计宗旨始终指向生活的“基本”和“普遍”。图中的壁挂式 CD 机是无印良品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

▌可能基于特有的留白意识和空间意识,日本的很多产品设计师都有建筑设计的学习经历或工作经历。日本第一位拥有世界知名度的设计大师柳宗理,从东京美术学校(现在的东京艺术大学)毕业后,进入坂仓准三建筑研究所工作。自1942年起,任勒·柯布西耶(20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师)设计事务所派来日本参与改进产品设计工作的夏洛特·佩利安的助手。他的设计从地铁站、天桥、公交站台到椅子、餐具、胶带台甚至布料,着重从脚下的土地和空间中感受和研究,把民俗中的传统美感解放出来。他的设计最大限度地追求在生活场景中使用时的功能性和舒适度。他的作品没有稀奇古怪,非常朴实无华,但在不断接触中,你会越来越惊叹于他对细节的考究、对使用者的呵护。柳宗理的设计并不提供设计图,在草案阶段也是用立体模型来讨论,并且是手工制作。做模型,用手思考,在手上就会有答案。摸一摸、动一动、晃一晃、重叠起来看看,依照实际使用时的情况来模拟,因此在设计过程中,已经检验过实际使用可能遇到的问题。

640.webp (32)

柳宗理 1954 年设计的象脚椅

▌他在1954年设计的备受世界瞩目的象脚椅,直至今日仍在使用,仍在复刻生产。深泽直人评价这把椅子“似乎超越了设计、建筑与艺术的藩篱,象征了整个昭和时代,名副其实可以称之为那个时代标志的设计了”。深泽直人的工作室放着Habitat 出品的 FRP 版的象脚椅,他觉得这张椅子比柳宗理的另一件经典作品蝴蝶椅还要能传达出柳宗理的手感,这才是柳宗理设计的本质。(FRP是纤维增强复合塑料的英文缩写。1954年版的象脚椅,是以聚酯纤维制作的,之后,汤姆·迪克森主导的Habitat 用 FRP 重新生产过,因为对环保的关注以及担心无法回收利用,现在改用聚丙烯重新生产贩卖。)象脚椅无论从上、下、侧面、斜面或任何一个角度来欣赏,都能感受到那微妙的线条之美。这是一把充满柳式美感与坚持的作品。除了非常轻盈,也可以叠放,不管放在庭院或浴室都适合,很不可思议的,无论摆在西式或民艺风格的空间也都完全适合。不管是产品的功能、使用的感受,还是美感的考究,象脚椅无疑都是一个完美的代表。

村田纯的空间留白

▌新生代日本建筑师村田纯的空间设计风格极简,喜欢在空间内大面积留白,再利用材质和光影做丰富的变化,近两年在美国、德国、英国、意大利获奖无数。他特别推荐艺术家野口勇设计的一款灯 Akari。1951年,Akari 以日本岐阜县的提灯为模版进行设计,用和纸制作。“它的光透过和纸的自然肌理,不规则但柔和地散发,像把月光放进了房间,有不张扬的存在感,像光的雕塑,是没有阴影和阴郁的作品。轻盈、虚幻的感觉是日本的审美意识。”这是村田纯喜欢这款灯的理由,他认为人、物与自然共生。这孕育了日本的住宅文化,在建筑中重视与自然的调和。建筑与时共进步、与时共腐朽,这是日本人独特的心神灵魂。

640.webp (33)

佐藤大设计的咖啡杯,日本星巴克出品

▌在日本人的审美意识中,有对阴翳(阴暗)的追求,这在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中得到诠释。与西洋追求的“亮堂堂”不同,日本人对阴翳,清醒地认识到其中的无奈,因而听其自然;反过来沉潜其中,发现其独特之美。这种特有的审美意识也影响了村田纯的设计,他很喜欢观察和利用光影的变化。

“是不是‘极简’并不重要,这不是我的侧重点。我只是尽力运用几何学,省去那些多余的、为了装饰而装饰的部分。留下的部分既是构造又尽力发挥其作用,除了实用功能,也有审美功能。留白的部分并非空洞,而是简洁又丰富的表达方式。”

 

 

《日本设计的不简单留白》选自《艺术商业》2017年1月刊,点击图片了解1月刊杂志详情,杂志已在有赞商城上线,购买杂志请点击“阅读原文”。

640.webp (34)

《艺术商业》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