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电商与狼人游戏

  • 桑子文 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助理

作为一个村民,我最近在某艺术APP上拍了一幅村上隆的版画,挂在墙上有点单调,就问了平台的经理能不能之后从平台卖掉,经理答复比较委婉,意思是用户们买回来就是收藏的,那么言下之意就是没法从平台上出手。我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版画上美丽的花朵望着我笑。

4-Takashi Murakami_Kaikai Kiki
村上隆作品的运作方式表达出艺术品经济的商业行为

☂作为一个狼人,我正好又从一个艺术份额化网站上抛出了10份平尺的份额,盈利630元,40天的周期,年化223%。恰逢我的基金账户已腰斩三分之一,动弹不得,看到这艺术投资的雪中送炭,心中顿时对这艺术品份额化好感顿生。

☂作为一个预言家,我前不久刚刚见过赵无极的大弟子陆永安老师,陆老师闭关数年后在国家博物馆推出了他的画展。我特别喜欢画展中的印象派作品,小心翼翼地询问了一下他画作的拍卖价格,起步价百万起,看来这辈子要收藏陆老师的作品真是难上加难。

☂作为一个女巫,我看着年轻的艺术家在网站上把自己的画标着高价出售,像是在出售一张百万美元的支票时,看着这高居不下的价格,我想送给他们一瓶毒药,看着画风总有几分相似的作品,又想给他们一瓶解药。毒的是,画价太高,只图飞向达官贵人堂,不入寻常百姓家;解的是,别再受到大众文化的侵蚀,赶紧回到自然原创的正轨上来。

☂狼人游戏中,总以狼人方与村民方的一方获胜为结束。但是艺术电商们强调的生态圈构建不能是一场狼人游戏。这其中的利益方—艺术家、画廊、交易平台、消费者、拍卖公司、金融机构等都得从中获益,这种生态的核心还是在于频繁交易。

☂以拍卖公司作为艺术电商的里子,拍品不停地推陈出新,老客户不停地上门,新客户也通过介入拍卖提升消费品味。这种频繁交易积累的用户资源是生态圈培育的基础。

艺术品份额化平台中的交易更能够集聚用户,利用频繁交易增加用户粘性。虽然天津文交所已经是千夫所指,但是不得不指出,2011年的艺术品份额化泡沫是死于不尊重艺术品的规律,当时2块钱就能买一幅画的一份额。而如今艺术家公盘、温州书画宝等平台所做的份额化核心是在保真的前提下进行单位平尺的交易,门槛拉高,限制涨幅,自然更加合理。南京文交所更是首屈一指,随着邮币电子盘交易积累的庞大用户资源,直接拉动了其艺术众筹、艺术品销售的发展。

☂艺术品电商要打造的生态在本质上不是谁动了谁的奶酪,狼人或村民血本无归,而是每一个链条、每一个利益方都有合理的交易出口,短期的盈亏并不影响长期的回收。有一句大实话我甚是赞同,也反映了艺术生态的真实面貌:艺术家有钱赚,藏家不用担心买到假货、赝品;画廊机构借助网络走出去,不再受地域性限制;拍卖机构打通线上和线下两种拍卖渠道,维护好两类藏家群体;艺术电商打造交易保障机制和诚信建设。

 

《艺术电商与狼人游戏》选自《艺术商业》2017年1月刊。点击图片了解1月刊杂志详情,购买杂志请点击“阅读原文”。

640.webp (8)

《艺术商业》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