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的《五王醉归图》画贵,马也贵

朋友圈被3.036亿元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刷屏了,不仅刷新了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也创造了今年中国艺术品在全球的最高成交纪录!

未标题-1

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

《五王醉归图》为什么这么牛?

《五王醉归图》为宋纸本,设色绘制,纵35.5厘米,横212.5厘米,清宫旧藏,出自元代水利专家任仁发之手。任仁发才华横溢,一生在朝廷里任要职,却又不是一个混官饭的人,他精通水利,著书文献就达十卷。而闲暇之余,任仁发还喜好诗文书画,擅长画人物和马,与以往画家画马不同,他画马实则是画人,也反映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他的画马图几乎描绘的是当时进贡朝廷的外国良驹,色彩艳丽,雄健肥硕,故而,他所画的马深受元朝皇帝的喜爱。

640 (1)

任仁发《出圉图》,绢本,设色,纵:34.2cm,横:201.9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王醉归图》就是一件颇有故事的画马图,描绘了唐朝临淄王李隆基、宋王李宪、申王李撝、岐王李范、薛王李业,花萼楼宴罢醉归的情景。《五王醉归图卷》画中共有五个王爷,四个侍从,九骑九乘。其中穿深红色衣服,由两个侍从搀扶的是玄宗,他所骑的是“照夜白”;在玄宗后面的是身着淡黄衣,骑乌骓马、面部醉红的宋王;接着是顾前后盼,骑玉花骢的岐王和骑黄骢骠的薛王李业;需要侍从侧骑服侍、伏鞍欲吐的申王,骑的是九花虬。伺从挽着袖子,一边照料身旁醉得坐不住的王,一边还要回头问后边那位能否撑得住,好不生动。

640 (2)

任仁发《九马图》绢本,纵56.99cm,横120.81cm。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品。

曾经《石渠宝笈续编》著录,明确的收藏记录自明代便已开始,先后经数人递藏。入清后由梁清标、耿昭忠、耿嘉祚父子收藏并归入内府,历经满清九帝,卷上乾隆、嘉庆、宣统三帝钤印累累,更用清宫最高规格的装裱重装此卷并记录在册,由此可见清宫对此卷的高度重视。乾隆皇帝收藏了任仁发9件作品,其中有8件在博物馆。因此这件作品本身就非常罕见。”

640 (3)

任仁发《二马图》绢本,设色,纵28.8cm,横142.7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王醉归图》中的宝马良驹

明成化年间程敏政《篁墩文集》八十二卷记载了一首《任月山五王醉归图》,诗的内容为:“何处离宫春宴罢,五马如龙自天下。锦鞯蹀躞摇东风,不用金吾候随驾。缓策乌骓衣柘黄,颜赪不奈流霞浆。手戮淫昏作天子,二郎旧是临淄王。大醉不醒危欲堕,双拥官奴却鞍座。宋王开国长且贤,谁敢尊前督觞过。申王伏马思吐茵,丝缰侧控劳奚人。可怜身与马斗力,天街一饷流香尘。岐王薛王年尚少,酒力禁持美风调。前趋后拥奉诸兄,临风彷佛闻呼召。夜漏归时严禁垣,花萼楼中金炬繁。大衾长枕已预设,帝家手足称开元。我闻逸乐关成败,狗马沉酣示明戒。二公作诰五子歌,此意当时可谁解。仙李枝空人不还,王孙一日开真颜。鸰原终古存风教,珍重丹青任月山。” 此诗描述的内容与本卷完全相符,或有可能为本卷已失题跋。根据这些诗文内容可以很好的说明我们解析《五王醉归图卷》诸王的身份及马的品种、命名。

▼二郎旧是临淄王。大醉不醒危欲堕,双拥官奴却鞍座。(睿宗三子)唐玄宗【照夜白】

640 (4)

唐玄宗(穿红衣者)骑照夜白

唐玄宗有两匹心爱的“胡种马”,叫做“玉花骢”和“照夜白”。所谓“胡种马”,又叫做“汗血马”或“天马”,原产于西域大宛国。大宛,古西域国名,在今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张骞通西域以后,大宛与西汉王朝往来频繁。唐玄宗李隆基时,大宛与大唐关系更加密切。天宝三年,唐改大宛为宁远,并将义和公主远嫁宁远国王为妻。宁远国王向玄宗献“胡种马”两匹。玄宗亲自将这两匹马命名为“玉花骢”和“照夜白”。曾跟随唐玄宗南征北战,立下无数战功。天宝年间,著名画家韩幹绘《照夜白图》,为传世名画。图中被栓在马柱上的照夜白膘肥体健,仰首嘶鸣,奋蹄欲奔,神情昂然。

640 (5)

韩幹绘《照夜白图》

杜甫《画马图歌》诗云:“曾观先帝照夜白,龙池十日飞霹雳。”李公麟绘《五马图》以白描的手法画了五匹西域进贡给北宋朝廷的骏马,各由一名奚官牵引。五匹马各具美名,依次为:凤头骢、锦膊骢、好头赤、照夜白、满川花。《五王醉归图卷》中任仁发对“玉花骢”和“照夜白”的刻画,并未像史料记载一样,完全按照唐玄宗登基的时间去描绘,而是任仁发为了突出这两匹马的特征从而显现出唐玄宗特殊的身份。

640.webp (61)

李公麟绘《五马图》中的照夜白

▼缓策乌骓衣柘黄,颜赪不奈流霞浆。宋王开国长且贤,谁敢尊前督觞过。(睿宗长子)李宪【乌

640 (6)

 宋王李宪骑乌骓

乌骓马出自于《西汉演义》中霸王项羽的坐骑,此马在项羽时期号称天下第一骏马,属河曲马系列。项羽在巨鹿之战中,九战九捷,以少胜多,力战六十多员秦将,霸王枪未点地,马未倒退半步,霸王身经百战无有败绩。数年以来,乌骓所向无敌,尝一日行千里。后此马随着项羽乌江自刎,跳江随主而去。郭沫若先生有诗云:“传闻有马号乌骓,负箭满身犹急驰,慷慨项王拖首后,不知遗革裹谁尸”。

640 (7)

金·赵霖《昭陵六骏图》中的乌骓

乌骓是一匹黑马,通体黑缎子一样,油光放亮,唯有四个马蹄子部位白得赛雪,乌骓背长腰短而平直,四肢关节筋腱发育壮实,名唤”踢云乌骓”。隋末唐初名将尉迟恭的坐驾名唤:“抱月乌骓马”,唐初时太宗平定薛仁杲后定名为昭陵六骏之一的“白蹄乌”都皆是此马的品种,皆是纯黑色,四蹄俱白。

▼岐王薛王年尚少,酒力禁持美风调。前趋后拥奉诸兄。(睿宗四子)李范【玉花骢】

640 (8)

岐王李范

杜甫《丹青引赠曹将军霸》赞云:“先帝天马玉花骢,画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牵来赤墀下,迥立阊阖生长风。诏谓将军拂绢素,意匠惨淡经营中。斯须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东坡一》:“《异人録》言:‘玉花骢者,以其面白,故又谓之玉面花骢。’”

640 (9)

▼(睿宗五子)李业【黄骢骠】

640 (10)

薛王李业

《广韵》:“马黄白色曰骠”。此马的白点多位于肚子和两肋处。最主要的是马头上有白毛,形状圆如满月。所以别名”西凉玉顶干草黄”。黄骠马即使喂饱了草料,肋条也显露在外。所以另有别名”透骨龙”。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隋唐演义》中所记,秦叔宝的坐骑即为黄骠马。此马,身高八尺,遍体黄毛,如金细卷,并无半点杂色。唐太宗有黄骢骠《东志》载:“唐太宗破窦建德,乘马名黄骢骠。命乐工制《黄骢迭》,曲宫商也。”在任仁发的传世名迹《二马图》,元代画家赵孟俯《秋郊饮马图》远景平坡上皆绘有此马种。乾隆帝有八骏,其中一马名为“赤花鹰”乃蒙古外藩所进贡的骏马,与此马颇似为同一品种。

640 (11)

任仁发《二马图》中的黄骢骠

▼申王伏马思吐茵,丝缰侧控劳奚人。(睿宗二子)李撝【九花虬】

640 (12)

申王李撝

唐代宗时,范阳节度使李德山(李怀仙)将此马进献给代宗李豫,后代宗将它转赐给郭子仪。额高九寸,毛拳如驎,头劲鬃鬣,真虬龙也。每一嘶,则群马耸耳。以身被九花文,故号为‘九花虬’,又名“狮子花”。

据《杜阳杂编》载:“上因命御马九花虬并紫玉鞭辔以赐子仪。子仪知九花之异,固陈让者久之。上曰:‘此马高大,称卿仪质,不必让也。’上东幸,观猎于田,不觉日暮。忽顾谓左右曰:‘行宫去此几里?’奏曰:‘四十里。’上遂令速鞭,恐阂夜。而九花虬缓缓然,若行一二里而已。侍从奔骤,无及者。上以为超光趋影之匹也。自是益加钟爱。既复京师,以赐子仪,崇功臣也。”

640 (13)

这幅作品不仅在题材上取自唐代,在绘画风格上,也是取自唐人的笔法和用色。任仁发画的马,直接师承唐代韩干和北宋李公麟的画风,马匹肥壮体健,采用均细圆劲的铁线勾勒,淡彩晕染,画面中除人、马以外没有任何背景陪衬,完全遵循了唐代画马的风格。更重要的是,画马还反映了任仁发的政治思想,以肥壮的马批评官场的腐败与黑暗。

2009年《五王醉归图》在香港佳士得以4658万港元成交。时隔七年,涨了2.5亿。无疑体现了中国书画市场的振奋。12月4日,北京保利中国书画之夜狂揽14.52亿,160余件中国书画精品斩获14.52亿元,其中包括3件过亿元的拍品,尤其是在“市场冷”的论调中,给了中国书画市场一针强心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