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学术与收藏并重的大维德基金会

  • 文/ 唐慧
  • 展厅图片提供/ 唐慧

无论技术、艺术成就,还是对世界文化的影响,中国青花瓷器的烧造,都是空前绝后的创举。2012年,上海博物馆在庆祝建馆60周年期间举办了“幽蓝神采: 元青花瓷器大展”。至此,元青花的研究被推向一个新的阶段,来自国内外30余家机构、90多件的藏品,让人大饱眼福。在众多藏品中,其中一件大维德基金会(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 的参展藏品—带有铭文的至正十一年 (1351年) 青花龙凤纹象耳瓶(以下简称龙凤纹象耳瓶),其繁复的图案设计、鲜艳的青花发色以及其传奇神秘的收藏历史,引起了学者和公众的特别注意。

青花龙凤纹象耳瓶的分离复合与流转

上海博物馆的元青花特展只展览了其中一件龙凤纹象耳瓶。大维德基金会(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位于大英博物馆95号展厅)实有一对 (基金会编号:PDF,B.614、PDF,B.613)。这对青花龙凤纹象耳瓶盘口、长颈,两瓶肩部有衔环附于象耳,但衔环都已缺失。其腹部瘦长,纹饰自上往下共分9层,依次为缠枝菊花、蕉叶、云凤、缠枝莲花、云龙纹、海涛纹两层、缠枝牡丹以及杂宝莲瓣。颈部都有题记,但稍有细微差别。其中一件(大维德藏品编号:PDF,B.614)记:“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德教里荆塘社,奉圣弟子张文进,喜舍香炉、花瓶一付。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至正十一年四月吉日舍(另一件记作: 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谨记,编号PDF,B.613),星源祖殿,胡净一元帅打供。”由题记可知,这对花瓶由张文进用以供奉星源祖殿的胡净一元帅以求保佑。胡净一元帅,据学者考证,可能是当地一个类似道教里被神化的人,星源祖殿或许是他的宗祠。经学者研究,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即今江西上饶玉山县横街镇,距元代青花的生产地景德镇不远。距星源(婺源)也不远。婺源古时属徽州,这里至今仍保留有胡氏宗祠。学界普遍认为除了这对象耳瓶,当时与其一起烧造的应还有一件大香炉,但由于年代久远,香炉可能无法找到了。

20150518044144624
青花龙凤纹象耳花瓶( 一对)

元代, 至正十一年(1351 年)

左瓶: 大维德基金会编号PDF, B.613 高63.6 厘米, 直径22.0 厘米,

右瓶: 大维德基金会编号PDF,B.614 高63.8 厘米, 直径19.6 厘米, 重7.7 公斤

英国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藏品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 of Chinese Art)

这一对青花龙凤纹象耳瓶原为瓷器藏家鄂芬史东(Hon Mountstuart William Elphinstone,1871 ~ 1957年)所藏,鄂氏是当时非常活跃的收藏家。至于鄂氏如何获得一对罕见的元青花供瓶,至今尚无定论。1966年,孙瀛洲(1893~1966年)在《谈元明清瓷器的鉴定》一文中记述:“这一对瓶子原是北京东城智化寺的供器,可惜40年前已经被不法奸商盗卖到国外了。”据耿宝昌先生1995年所述,鄂氏是从北京古玩市场买到的这一对供瓶,卖家为吴赉熙(1881~1951年)。经学者黄清华考证,吴赉熙祖籍广东潮安,出生于新加坡,留学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辛亥革命后,定居北京,创办了北京第一份英文报纸,并且是支持抗战的著名华侨领袖。吴赉熙还是位收藏家,去世后家人曾将其旧藏捐献国家,包括瓷器、字画等数百件。黄清华认为瓷瓶由吴赉熙而来这一说法有失实之处,但他同时也认为此对供瓶或许和吴氏有些联系。关于大维德瓶是否由吴氏售出,学界尚有争论,鉴于年代久远已无法考证,只待有更多信息出现,才可将这一历史还原得更清晰。

这一对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如何从中国辗转到了英国,我们暂无证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鄂氏购得这一对象耳瓶之后,很快就将这对瓶子中的其中一件卖给了当时正在积极购买中国瓷器的大维德爵士(1892~1964年)。大维德基金会资料显示,1927年大维德从英国一个瓷器藏家鄂芬史东手中购买了题记为“至正十一年四月吉日舍”的瓷瓶(编号:PDF,B.614),价目不详。而另一件瓷瓶,则卖给了另一位极富热情的收藏家查尔斯• 罗素(1866~1960年)。查尔斯•罗素,是位兴趣广泛的收藏家,1920年代,他开始收藏中国瓷器,并在1928年加入了伦敦东方陶瓷协会。1931年,查尔斯·罗素将所藏的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委托苏富比拍卖行拍卖,大维德爵士以360英镑购得。至此,二瓶重新复合, 并由大维德基金会保存至今。

改写青花瓷历史

对元青花的研究和认知,是从大维德基金会这一对“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开始的。直至20世纪初,青花瓷的烧造仍被认为是明代陶瓷的贡献,直至1929年,时任英国大英博物馆瓷器部主管霍布森(R.L.Hobson)撰写专文《明代以前的青花瓷器》,将大维德基金会所藏青花云龙纹象耳瓶 (大维德于1927 年从藏家鄂芬史东处收藏,编号PDF,B.614)收录其中,第一次将青花瓷的生产起始时间定于元代。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大维德只收藏了一件青花云龙纹象耳瓶,而霍布森的研究也并未引起公众的注意。1934年,霍布森在为大维德藏品写的图录《大维德爵士所藏中国瓷器》中,收录了一对“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件,又加入了1931年大维德从苏富比购买的另一件(编号:PDF ,B.613)。这本图录象征着大维德的收藏形成了自己的系列和体系,并在收藏界轰动一时,但是图录中关于元青花的探讨,并未引起太大关注。

by Lafayette (Lafayette Ltd), half-plate nitrate negative, 11 April 1934

1929年,时任英国大英博物馆瓷器部主管霍布森(R.L.Hobson)撰写专文,第一次将青花瓷的生产起始时间定于元代

直到1950年,美国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的学者波普博士(Dr.J.A.Pope)在对比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比宫(The Topkapi Saray Museum)收藏的中国瓷器和伊朗德黑兰国立考

古博物馆( 现为伊朗国家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Iran) 的收藏之后, 发现了一批与大维德的藏品“ 青花云龙纹象耳瓶”类似的青花瓷器,并根据大维德青花云龙纹象耳瓶的铭文“至正十一年”,将其定为“至正型”青花器,生产年代为中国元代晚期。随后的二十几年里,一批国内元代青花瓷器考古发掘和资料陆续发表,将元青花的研究推向了热潮。据上海博物馆学者陈克伦统计,1972~2011年,考古发掘将近85件元青花。在陆续发掘的过程中,学者们从元青花的创烧年代、纹饰、造型、制作工艺、文化来源等各个方面进行了探索,至此,元青花才逐渐被世人所熟知。

美国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的学者波普博士(Dr.J.A.Pope)

除了前文所述的这对元代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大维德基金会还拥有1700 多件中国瓷器,是除北京故宫、台北故宫以外的世界第三大中国瓷器收藏中心,其陶瓷藏品主要为宋代至清代各地传统名窑的产品,涵盖了中国古代陶瓷历史。大维德的收藏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他的自身家庭条件、卓越的眼光和品位以及千载难逢的机遇造就了他的收藏从一开始就备受瞩目。

收藏的意义

如果说大维德富商家庭背景为他提供了足够的财力支持,那么,他个人的眼光和野心才使其收藏形成系列和体系。在收藏的过程中, 他极其注重相关书籍的收藏,并致力于中国陶瓷研究,曾多次邀请博物馆学者出版论文集和图录1930~ 1940年,大维德收藏已具有规模,并进入黄金阶段。他不仅丰富扩展了自己的藏品,而且在伦敦东方陶瓷协会会刊上发表多篇有影响力的关于中国瓷器的学术文章。1934年,他邀请时任大英博物馆瓷器部主任霍布森为其撰写藏品图录。这本图录《大维德爵士所藏中国瓷器》(The Catalogue of Pottery and Porcelain in the collection of Percival David Collection ),其中有180页彩图,这在20世纪30年代是很罕见的,时至今日,这本图录仍具有研究和学术价值,而精美的制作和出版也使图录本身成了藏家争相收藏的藏品。1935~1936 年,大维德不遗余力地参与英国皇家艺术协会举办的中国国际艺术展,这个展览至今被誉为英国皇家艺术协会举办过的最成功的展览之一。这次的全力参与使大维德的收藏以及他的学术能力被国内外藏家所折服,并使他成为当时英国收藏界的领军人物,他的明清御窑瓷器藏品体系,引领了当时国外藏家对中国御窑瓷器的认知和探索。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瓷器
大英博物馆藏有丰富的中国瓷器

1950年代,大维德决定将所有藏品捐赠给英国伦敦大学,并决定永久对外免费开放。他将自己的住所改建成了小型博物馆和一个小图书馆,现位于大英博物馆不远处的一处三层小展厅中(如今已是伦敦亚非学院研究生院)。在大维德之前,英国瓷器藏家基本上都以博物馆为自己的捐赠对象,比如上文提到的鄂芬史东,于1929年加入伦敦东方陶瓷协会,是协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在1935~1936年的英国皇家学院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上,受大维德的影响,他亦曾贡献多件藏品展出,他在1933~1934年,向大英博物馆捐赠了多件藏品。而大维德显然有更深远的考量,他不仅希望世人可以参观、仰望中国瓷器的恢宏,并且希望这批藏品具有长远的教育意义。他希望在藏品基础上设立中国艺术史系,他的决定得到了鄂氏的支持,在大维德基金会的1700 多件瓷器里,有200多件是来自于鄂氏,其中有150件单色釉。1964年,大维德与世长辞,但他留下的藏品和书籍却一直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艺术史的财富,前文提到的一对至正型青花龙凤纹象耳瓶更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大维德瓶。

从1950年代至今,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为国内外博物馆和大学输送了源源不断的人才,从中国瓷器研究、中国艺术史研究,到博物馆策展人员。如今活跃在英美瓷器收藏界和博物馆的主要学者,都是由此脉络而来。2007年,由于财力不支,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与大英博物馆达成协议,大维德的近1700藏品暂由大英博物馆收藏(大英博物馆95 号展厅),并依据大维德所愿,所有藏品永久对外免费开放,并配备了一个小型图书馆(位于95号展厅后侧,先用于教学研究等),用于中国瓷器的研究,并于2009年对外开放。虽然被大英博物馆妥善安置,但狭小的空间,如何将所有瓷器都尽数展出显然给策展人带来很大的难题。最后的方案是在从地面到天花板的展柜里都摆满了瓷器,虽然不似传统展览的做法,但却带给观众极其震撼的观感体验,令人流连忘返。另外,这样的策展更能使公众教育发挥到最大限度,观众可以观看一切藏品,并且在网上数据库上查到清晰照片和信息。

大英博物馆展厅1 大英博物馆展厅2
大英博物馆展厅

《英国|学术与收藏并重的大维德基金会》一文选自《艺术商业》11月刊,文章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