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艺不必拘泥“当代”

  • 顾丞峰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博士导师

640.webp (93)

秦 彩绘牛马鸟纹漆扁壶

◈中国古代漆器一开始仅仅是出于实用目的—为了防止器物尤其是木制品的朽烂,用涂漆的方式固化表面。

古典主义艺术的核心观点就是温克尔曼在《古代艺术史》中说的“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把它放在中国漆器的审美中,我认为非常吻合。

◈这个吻合从哪里来呢?温克尔曼是以古希腊的艺术品作为评判对象,首先是瓷器、瓷瓶、古希腊的花瓶,也谈到古希腊的雕塑,他认为这些形成了艺术的最高境界。他的原话是“在统一当中体现出一种丰富的多样,最终反映出一种和谐为美”。

640.webp (94)

西汉 彩绘云龙纹漆圆盒

◈这种审美定位几乎是终结性的。我们再用它评价漆艺在当代艺术的可能性时就发现有了错位,因为当代艺术的审美核心,据我理解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从现代艺术继承而来的“震惊”,带给人们一种“震惊”“震撼”感,这是它的一极;另外一极就是“流行”“通俗”。震惊与通俗,这两极构成了当代艺术重要的审美两极。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漆艺,在“震撼”这点上要求它是勉为其难了;能够切近的可能就是流行这一点,但这又不是漆器创作的主要动力。前面说过,漆艺的审美特征主要是“高贵”和“奢华”。这就与当代艺术的审美指向有矛盾了,即使是“流行”的审美观念也与古典推崇的克制、理性、静穆等形成了很强烈的对比。总之,漆器更适合于静观的审美方式和要求。

640.webp (95)

秦 彩绘凤鱼纹漆盂

◈那么漆艺能否和当代发生关联呢?漆艺本身是一种材料,如果它作为材料进入当代艺术的话,在当代文化中,材料、媒介本身是平等的,不分彼此、不分高下,无论是装置也好、水墨媒介也好都是平等的。“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在当代艺术中无法得以体现。在我看来,对今天的漆艺历史和现实的定位更多是在材料的行业属性上,这也和当今艺术越来越多的行业化现象相一致。

当今艺术格局其构成有传统艺术,也有学院艺术,更有当代艺术。当今展览也是多元的,有双年展、三年展模式,还有艺术博览会模式,也有很多行业性展览模式,比如版画三年展、雕塑公园等展览方式,包括中国画、油画等都有自己的协会(行会)。从这个角度来看,漆艺完全有其存在的空间。

640.webp (96)

漆艺装置《切片》 大漆  银箔  通透材料  120cm×60cm×12片  2016年

◈我们把它放在当下文化中行业性的展览层面上去看,这并不是贬低,因为这样才可以找到一种准确的定位,而不是一定要将材料问题拉到当代的概念里,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材料。从行业角度来说,其展示的主要是一种对于材料使用的感受和心得,也不必太拘泥于漆艺与时代的契合度。在当代社会多元背景下,就像你喜欢传统水墨艺术一样,也有人喜欢漆艺方式,完全是一种个人兴趣,同样可以在“造物”层面上得到一种审美满足。至于它能够进入当代语境也好,不能进入也罢,只要能找到自己在文化中的准确定位就足矣。

《漆艺不必拘泥“当代”》一文选自《艺术商业》11月刊,购买杂志请点击“阅读原文”

640.webp (97)

《艺术商业》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