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双年展2016:后现代的科技畅想

  • 黄梅

马歇尔·麦克卢汉曾经在其享誉世界的著作《理解媒体》中写道:“艺术家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总是率先认识到新媒介的影响。”的确,网络和电子使地球缩小而变为一个小小的村落,每个人都希望介入话题并且参与讨论,今天的生活也需要一种媒介来满足人们的幻想,同时具有深度。2016年的柏林双年展“变装的当下”这个听起来抽象的主题,就是运用了不同的后现代艺术媒介,打破观众对艺术的常规认知,并以大众理解的方式展现了当下的社会矛盾。在欧洲松散动荡的今天,这场双年展涉及和涵盖了许多敏感的主题,例如“变装”这个词,就涵盖了西方民族和性取向的多元化倾向以及当今人们在科技和网络面具下的完美伪装,当然还有当下更深入的对网络信息的批评、对网络暴力的反思、对残疾人的心理关怀以及艺术与时尚和商业化、新潮化的融合与冲突,等等。以一种媒介去释放另一种媒介的威力,是“变装的当下”的魅力所在。

640.webp (88)

第9届柏林当代艺术双年展主场馆KW当代艺术研究所(KW Institute for Contemporary Art),摄影: Uwe Walter

▌不得不提,这次双年展的作品充满了多民族、多元化的巨大活力。展览的艺术家多是年轻人,轻松诙谐的作品背后展现了“80~90后”年轻人的艺术、生活和价值观念。比起以苦涩的文本和历史编制而成的宏大叙述的展览,行走在柏林双年展作品中的人们更容易体会到一种生活气息和认同感。展览跨越了许多欧洲“传统学术展览”的雷区:例如把时尚设计和商业包装公司直接引入展厅,作为作品与观众互动,这实际上也反映了当下的艺术趋势之一,约98%的作品启用大量以中东为主的第三世界艺术家,并以影像和摄影为主要作品,鲜有油画雕塑等传统作品,这不得不说是扇了欧洲主流艺术一个响亮的耳光。

640.webp (89)

第9届柏林当代艺术双年展,由Iconoclast制作的VR视频

▌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不少,比如希思黎·B·易万思的作品《心里想要什么》,就是在水上建立起一座T形浮城,观众可以躺在像梦境一样的环境里欣赏艺术家的短片:一位虚拟的女人模型在向观者阐述她的故事、欲望和需求。这使我想起了网络背后的每个人——每个在电脑屏幕背后倾诉的人,他们是否是真实的呢?虚拟世界与现实的联系的确令人反思。再有GCC创作的大型装置《正向之途》,寓意角逐的跑道环绕着一对站立在沙漠中的母子,背景的音频中则播放着如何取得权力和提高社会地位的方法,这场景想必我们再熟悉不过了,这何尝不是对当今社会的批评呢?

640.webp (90)

《正向之途》

640.webp (91)

《心里想要什么》

▌自从2014年来自纽约的艺术家团体DIS被任命担任策展人以来,有不少国际艺术界的“学术策展人”和媒体如《艺讯》(Art-Agenda)杂志,对DIS的“后现代媒体化”的展览新潮甚至有些激进的艺术理念进行质疑。而我认为2016年的双年展并没有令人失望。这次展览以多元文化的视角,运用新媒介阐释了一种未来艺术的趋势。成长在网络下的一代正在崛起,新的艺术途径也在出现,又有谁能在20年前想到现在科技的发展程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