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流动的盛宴

  • 周杨
  • Magda Danysz Gallery
“如果你有幸在年轻时到过巴黎,那么以后不管你到哪里去,它都会跟着你一生一世。巴黎就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欧内斯特·海明威

640.webp (81)

1920年代的风云际会

➤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20岁出头的海明威作为驻欧记者旅居于此。他新婚燕尔,每日在丁香咖啡馆写作,时常去莎士比亚书店赊账借书,也是赌马的常客,与斯泰因、庞德、菲茨杰拉德等人在巴黎左岸过着20世纪最富浪漫情怀的艺术人生。

640.webp (82)

画廊主 Magda Danysz 是地道的巴黎人

➤他与倨傲的收藏家兼作家格特鲁德·斯泰因维系着不温不火的关系,斯泰因所主持的花园街27号沙龙,是当时巴黎最受欢迎的艺术沙龙,海明威在此邂逅了处于超现实主义阶段的毕加索—那是一个允许荒唐和放纵的时代,新的文学艺术运动层出不穷,这些作家文人和艺术家们在巴黎的舞台上演奏了一个时代的风云际会。《流动的盛宴》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其中的文字一度铭记于心,深深影响了我的少女时代。因为这本书的缘故,我爱上了巴黎圣母院对面的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 Company AR)。这里可能也是巴黎最国际化的地方,诞生于“一战”之后,主要以出售英文书籍为主,海明威、菲茨杰拉德、斯泰因、詹姆斯·乔伊斯、埃兹拉·庞德、杜娜·巴恩斯、福特·马多克斯·福特这些作家都曾是书店老板西尔维亚·毕奇的座上宾。

➤这家书店在“二战”期间由于受到纳粹的骚扰而关闭。1951年,一位叫乔治·惠特曼的美国人在巴黎圣母院对面的BUCHERIE街37号开了一家卖英文书籍的书店。像西尔维亚一样,他把书店的二层辟为图书馆,书堆间还有床铺,成了文人聚会甚至临时栖居之地。惠特曼与美国东海岸作家来往密切,20世纪50年代,这里成了垮派作家在巴黎的聚点,金斯堡和威廉·巴勒斯都曾在书店前的空地上朗诵过他们的作品;60年代,惠特曼在得到毕奇小姐的同意下,正式把书店更名为莎士比亚书店。

640.webp (83)

巴黎 Magda Danysz 画廊外

➤许多年后,当我的第一本书《街头艺术文集》出版之后,我接到了莎士比亚书店老板亲自打来的电话,他们邀请我去做一场讲座和图书签售会。那天整个书店都挤满了人,甚至还有人坐在书店外的椅子和地板上,我度过了毕生难忘的一个夜晚。

Les Bains—史诗般的梦幻

➤2016年5月25日,一件艺术装置作品—《消失的金字塔》吸引了无数关注,MD画廊代理的两位行为艺术家刘勃麟和JR,让贝聿铭为卢浮宫设计的玻璃金字塔“消失”不见了,替换成了16世纪的卢浮宫黑白外墙。

640.webp (84)

艺术家刘勃麟和 JR 的装置艺术作品《消失的金字塔》吸引了无数关注

➤除此之外,另外一个在巴黎的艺术项目很值得一提。在1978~2010年,名流荟萃的巴黎夜生活象征的夜总会Les Bains,其曾经的声名之盛与纽约的Studio 54不相伯仲。每当夜幕降临,名流富贾们出席完画廊开幕式、高级定制发布秀、贝尔西体育馆的音乐会等活动后,便会来此用餐,最顶级的乐队在此表演,伴着觥筹交错、闲谈与舞蹈。安迪·沃霍尔、让-米歇尔·巴斯奎特、凯斯·哈林、伊芙·圣罗兰、卡尔·拉扎菲尔格、斯特拉·麦卡特尼、格蕾丝·琼斯、约翰尼·德普、凯特·莫斯(她在此庆祝了25岁生日)、娜奥米·坎贝尔、克劳迪娅·希弗、U2主唱Bono、大卫·鲍威、米克·贾格尔……他们的身影都曾在此流连。这幢建于1885年的百年建筑最早是巴黎的洗浴天堂,有土耳其浴、俄罗斯浴、日本浴、东方按摩等,马塞尔·普鲁斯特也曾经常出入此间。2010年6月,这座年逾百年的建筑已经岌岌可危,面临改建。

640.webp (85)

艺术家 Philippe Baudelocque 在行将改建的 Les Bains 里创作作品Courtesy – galerie Magda Danysz, crédit photo Stéphane Bisseuil

巴黎的味道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地道巴黎人,我从小便随父母养成了热爱旅行的爱好。如今我在巴黎、伦敦、上海三地经营画廊,旅行不仅是生活,更是工作的常态。旅居国外,其实才能真正激发人内心深处对故乡的爱恋。离开巴黎越久,我便会愈发地怀念巴黎和她的种种动人之处。

巴黎的建筑本身就像一帧帧油画,从莎士比亚书店沿着塞纳河步行一小段,便是圣米歇尔喷泉,由此转入圣米歇尔大道,看看两边鳞次栉比的咖啡馆和书店,大约走10分钟便到了圣日耳曼画廊主Magda Danysz是地道的巴黎人大街,这便是左岸的拉丁区。拉丁区处于巴黎五区和六区之间,从圣日耳曼德佩到卢森堡公园,是巴黎著名的学府区。拉丁区这个名字来源于中世纪,这里是以拉丁语作为教学语言。索邦大学、先贤祠、法兰西学院、法国国家高等美术学院等均坐落与此。20世纪60年代,尤其是1968年的“五月风暴”,使得拉丁区也成为著名的学生抵抗运动和抗议游行敏感区。

街头艺术的时代

➤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出生的时间和地点都恰如其分。1980年代中期,我还在读中学时便开始关注刚刚兴起的涂鸦艺术,并与许多街头艺术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7岁刚入大学之际,我便在巴黎开设了自己的画廊,街头艺术深深浸入了我的成长之中,直至今日我的人生几乎围绕于此。

640.webp (86)

画廊主的私家推荐

JR宣称街道便是他的画廊,那么也可以说,我的画廊无处不在。街头艺术总是处于不断的变革之中,艺术家们总能给我带来连连不断的惊喜,每当我惊叹发现了最伟大的作品之时,便会有新的惊喜降临。比如JR,一开始他便说我们肯定能合得来,他从来没有停止给我惊喜,比如近期巴西奥运会期间他在里约展出的作品。

在我16岁时,丹尼尔·汤普隆,巴黎声名卓著的艺术经纪人曾警告我说:“你绝不可能在艺术史上留下一页。”我承诺自己一定要打破他的预言。最终我发现,这位脾气糟糕的艺术经纪人也许在一定意义上是对的,因为街头艺术这一章—在我看来是世纪之交最激动人心的艺术运动—在我之前就已经开始谱写了,艺术家们用自己的作品,在城市的街道墙角、里里外外,清晰而强烈地涂写着他们的艺术宣言,不断震撼我们的视觉神经……

巴黎:流动的盛宴》选自《艺术商业》10月刊

640.webp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