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园变形记 | 《艺术商业》9月刊

如果想通过一个市场了解中国,那么潘家园是最佳选择,其内容和命运都与中国的发展紧密相连。

640.webp
《艺术商业》9月刊封面

2016年夏初,一场摊主大罢工将潘家园引入公众视线。罢工的导火索是摊主们看到一纸园区将要拆迁的合同,媒体们和这里曾经的买家卖家蜂拥而至。再之后,拆与不拆的消息一直在园间流传。潘家园变动的风波不仅仅牵动了摊主的利益,还承载着千千万万在那里成长起来的艺术品经纪人和淘宝者的眷恋,潘家园是他们的校园。这无关乎拆与不拆,只关乎我们对以往那个年代的情感。

封面故事

潘家园变形记

潘家园是一个传奇,从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发展成为世界闻名的东方淘宝乐园;潘家园是个江湖,在利益的驱动下,鱼龙混杂、欲望丛生、悲欢交错,人性在这里以奇怪的方式、不同的目的舒展着;潘家园是所民间收藏大学,从这里走出了数量众多、形形色色的民间收藏大军。

640.webp (1)

9月刊的封面故事通过“筑梦潘家园”、“抢救历史缔造财富神话”、“脱离文化遭遇品牌危机”、“老外眼中的潘家园”、“亲历者说”和“懂规矩,才能做生意”来说一说潘家园的变形记。

筑梦潘家园

640.webp (2)

潘家园现在的格局大致形成于20世纪末,市场大体分为工艺品区、古旧家具区、古旧字画书刊区、古玩杂项摊位区、石佛石器区等五六个经营区。目前,共有5000多个摊位,从业人员过万人。

640.webp (3)图片年代 1993 年

640.webp (4)
1996年的潘家园

抢救历史缔造财富神话

640.webp (5)

有一年,赵庆伟接到供货摊主的电话,说《文艺研究》杂志社清理出33箱东西,不让开箱验货,也没有挑选的余地,1000元一箱,一共3.3万元。他考虑再三,最后以3万元买下这批旧货。“开箱以后,看到那些泛黄的纸片上都是李可染、石鲁、范曾、吴冠中这些文艺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我心里才算塌实了。”

640.webp (7) 640.webp (6)

2010年的潘家园

脱离文化遭遇品牌危机

640.webp (8)

如流行时尚一样,潘家园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热起一个门类,从最早的旧家具、瓷器、古旧书报,再到翡翠玉石,直至今天的文玩珠串。一位摊主形容,在象牙热时,潘家园“遍地找牙”。国家一纸文书禁止象牙交易之后,很多人又亏得倾家荡产。这样的流行和艺术品市场的大趋势也一致。“资本的力量催生了艺术品市场的狂热,热的时候,对艺术品都抱着继续上涨的预期。”

640.webp (9) 640.webp (10)

图片年代 2014 年,摄影 / Andrew Maslin

老外眼中的潘家园

640.webp (11)

市场很大,我印象深刻。但是部分商品雷同,对于游人来说可能逛一会就烦了。有一些摊位卖的东西很吸引人,但是作为外国人,当我想近距离仔细看看某件东西时,摊主往往表现出怀疑或者不友好的态度来。有些“文革”时期的徽章、地图、期刊一类的小东西,我想出价 100 元以内买下,结果摊主告诉我要 900 元,太疯狂了!

亲历者说

从潘家园到三里屯的进化之路

640.webp (12)

1999年一个周六,第一次来北京的我随朋友去潘家园摆摊。当时是凌晨4点,冬天,天还很黑。我心中纳闷,这么早,天都没亮,怎么交易古玩呢?结果到了潘家园,竟然已经人山人海,比赶集还热闹。小说里讲的所谓“鬼市”就被我这样真实地体验到了。我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来潘家园,这次“鬼市”的邂逅就像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640.webp (13)

2016年5月30日,潘家园旧货市场一区摊主集体“罢市”。起因是4月8日,张家口某区区管委会与北京同道奥友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签订了潘家园旧货市场的搬迁项目。潘家园的搬迁之风立即引起社会舆论。不久之后,各大官媒辟谣。

640.webp (14)

古旧书摊一直以来都是潘家园的亮点。2006年之后,古旧书交易的网站逐渐增多,潘家园旧书摊盗版书和印刷品比例日渐增大。

“破烂王”王富

640.webp (15)

到了1989年,王富艰难地活到27岁,同龄人的孩子都上小学了,他自己还光棍一条,靠父母养着。一天,兄弟们凑在一起给王富说,你出去吧!能要口饭吃你就活着,于是他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养育他的家乡。

640.webp (16)

进入20世纪90年代,档案馆、博物馆、图书馆和各大机关,一是拆迁,资料档案搬家,遗弃大量资料;二是上电脑搞检索,又扔出大量管理人员认为没必要再存档的资料。这些都给当时做古旧书资料生意的人提供了机会。

我与潘家园的六个关键词

640.webp (17)

潘家园对很多喜欢旧货的人来说,是一个绕不开的地方和话题,尤其是像笔者这样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逛旧货市场的人,确实有点圣地的意思。稍作回想,记性的火车便飞速而来,电影一样地展开,别样的滋味随之泛起。

640.webp (19) 640.webp (18)

全民的收藏热让不可再生的古玩货源飞快枯竭,潘家园如今已经彻底沦为工艺品与假古董的批发市场和集散地。

一个法国人对潘家园的建议

640.webp (20)

像潘家园这样的旧物市场,也能在里面找到其他国家的东西,就像一个小世界。中国历史上和法国、日本都发生过战争,如果你在潘家园找到了那个时期的东西,可能会想为什么要有战争?那现在我们和法国人、日本人的关系是怎样的?未来又会怎样呢?因为一个物件,会引发历史的思考和交流。现在我们喝法国葡萄酒,开日本车,我们都应该是兄弟姐妹,我的非洲朋友汉语说得比我好多了,在这个地球上我们都是同样的人。

640.webp (22) 640.webp (21)

懂规矩,才能做生意

640.webp (23)

中国艺术品市场买卖从地摊交易到拍卖行竞拍,管理从中国老规矩到西方拍卖制度的介入,是市场不断开放透明的过程,也经历了从人格的约束到制度的约束。很多老古玩规矩始于潘家园,也止于潘家园。

640.webp (24)

【术语】绷价:古玩商坚持要高价。

640.webp (25)

随着现代拍卖制度的逐步完善和典当抵押制度的发展,对买卖双方的行为都有所宽限,有些机构已经有了可退货的保障,但如拍卖之后不付款等信誉问题依然存在。

视 界

剥离性别的艺术表达的共性

640.webp (26)
当处于男性占有社会主要话语权的时代时,女性的声音常常是被忽略和淹没的。而女性艺术家们通过对时代变革的感悟,对社会和自我的思考,创作出了许多带有鲜明时代特征的艺术作品。碍于时代的局限性,大多数女性的艺术创作如同充满实验性,影响了一批艺术家、作家的现代主义之母斯泰因一样,虽具有价值,却鲜为人知。当剥离性别的外观,这些作品本身无疑都是具有代表性和划时代意义的,它们所引起的人们在精神上的共鸣和震撼,始终都是相同的。
640.webp (27)

向京《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玻璃钢着色,215×265×120cm,2011

640.webp (28)
[ 英国 ] 翠西·艾敏,The Last Great Adventure is You,霓虹灯,74.5×188×5cm,2014

640.webp (29)
曹斐La Town,单频影像,42′14″,2014

全  景

是花朵还是女性主义?

640.webp (30)

乔治亚·奥基弗在艺术史上是举足轻重的“里程碑”,拥有着诸多“女性主义”头衔:美国现代艺术之母、20世纪最受欢迎的女艺术家、美国著名摄影师常青树阿尔福德·斯特格利兹的妻子、2014年拍卖行售出的最贵的女艺术家作品等。

640.webp (31)
《乔治亚·奥基弗 1918》,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茨,摄影,243x192mm,洛杉矶盖提美术馆

2016年夏,由泰特美术馆赶在黄金八月假期推出的乔治亚·奥基弗个展,集合了奥基弗生前所创作的油画、影像、照片和遗物等100多幅作品,这无疑是欧洲目前最卖座的展览之一。展览从奥基弗作为职业艺术家第一次参加291展览的作品开始,通过不同时间、故事和地域的变换交替,展现了奥基弗近80年之久的辉煌艺术生涯。

640.webp (32)

Black Mesa Landscape, New Mexico / Out Backof Marie’s II,乔治亚·奥基弗作品,布面油画,24 1/4 x 36 1/4 inch(61.6 x 92.1 cm),1930,乔治亚·奥基弗博物馆

640.webp (33)

Sky Abouve Clouds Ⅳ,乔治亚·奥基弗,布面油画,24×8cm,1965,美国芝加哥艺术馆

视  角

柏林双年展2016:后现代的科技畅想

640.webp (34)

2016年的柏林双年展“变装的当下”这个听起来抽象的主题,就是运用了不同的后现代艺术媒介,打破观众对艺术的常规认知,并以大众理解的方式展现了当下的社会矛盾。在欧洲松散动荡的今天,这场双年展涉及和涵盖了许多敏感的主题,例如“变装”这个词,就涵盖了西方民族和性取向的多元化倾向以及当今人们在科技和网络面具下的完美伪装,当然还有当下更深入的对网络信息的批评,对网络暴力的反思,对残疾人的心理关怀以及艺术与时尚和商业化、新潮化的融合与冲突,等等。

艺术品市场审美回归

640.webp (35)

一个审美价值体系的建立,绝非一时一地之功。真正有水平的评论家的研究和探讨,需要具有审美能力以及一代代藏家前赴后继地不断追捧。从历史的发展可以看出,资本不断投入得越高端,学术的浓度则越高。试问没有弗莱对“后印象”的解释,没有格林伯格对抽象表现主义的总结,哪儿来的这两个流派到今天的如日中天?没有欧美藏家一个世纪的痴迷,印象派又怎么成为整个世界的焦点?

为什么手艺人会聚集到潘家园?

640.webp (36)

老北京人都知道,旗人多才多艺,非常有艺术细胞。二三百年前挥着大刀片入关的旗人,二三百年之后他们的后人几乎有一半都是艺术家或者准艺术家,为什么呢?当时对旗人有这样的规定,所有的旗人子女,生下来就是旗人。八旗制度规定,连王爷、亲王、贝勒、郡王、贝子这样一些人,如果没有皇上的批准,都不能出北京城。还规定他们的钱不能办实业,不能做其他生意。他们的时间、精力都没有地方宣泄,只能自娱自乐。

创新,一扇永不关闭的宫门

640.webp (37)

故宫,在很多人的意识里是古老神秘的,一扇扇厚重的宫门背后都上演着时代的变迁。而在互联网日益发展的今天,故宫也正在开启那扇通往互联网的创新之门。从10年前的故宫淘宝,到如今与腾讯合作互联网游戏的上线,这座代表着古老文明的紫禁城在不断地与互联网的思维碰撞着。

趋  势

640.webp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