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意境下的山水

  • 周菲

山水画源于魏晋。

东方人的含蓄、隐忍、内心的波澜都融入那一片或浓或淡、虚无的自然景致中。

登高远望,在群山之中,观于景,止于心。

相对西方写实—一个把真实的当下毫无遮掩地讲述出来,

再反观山水—一个不讲究把话说尽的民族,用最诗意的表达,

把对国家、故乡、理想和自我精神的思虑“无声胜有声”地呐喊出来。

山水的意境在于想象,观山望水便是用想象填补真实的世界。

不论是水墨古法,还是现代的绘画和摄影,

山水始终用意境寻求着精神的共鸣。

0 (11)
孙彦初 《河南南阳》 明胶卤化银,24×36cm,2007,图片由星空间提供

平静的水面被打破,看不到底下的暗涌, 只有漂浮的斑点渐行渐远。孙彦初的作品源于对摄影的沉迷,“ 所有照片快门按下的瞬间完全处于被所拍摄者触动。”对日常生活的敏感捕捉,反而让作品更加地真实与真诚。“ 一张照片到底能表现多少真实和思想主张呢?” 不论画面呈现的是什么, 这些波澜和暗涌都是情感的延续, 是内心世界与外界的精神邂逅。

0 (12)

魏壁 《梦溪II》,2010-2013,图片由See+ 画廊提供

魏壁,少小离家的游子,辗转几个城市,就算走遍了整个中国,却始终飘荡在外。然而再繁华的都市也抹不去对家的思恋,“父亲在时,后院是一片竹林浩浩荡荡,美极了。”一片竹林便是家与亲人,“而今,我在后院再次插起竹子,数年后应可成林。”几根幼株、一片斑墙,虽说是摄影,却也只是影而已,而这影中蕴含的却是温暖的思念。

0

董文胜 《端木书台》,银盐黑白照片,2010,图片由M97 画廊提供

“艺术作品之所以会产生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我想就是在这种既矛盾又自由的游离时刻产生的。”董文胜的游离便是最佳的自由的状态。《端木书台》的一颗树、一片波光的湖水、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有着空荡的寂静。思绪可以随意地游荡其中,在这些“活着”的自然物中,体会生命的张力和波涛下的骚动。“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引发的是对自我的思考。

0 (13)

塔可 《飛來峰》,泛银、硫化钡纸,2015,6 版,图片由前波画廊提供

走过前人的路,山依然是山,又不是当年的样子。看的人不同,眼中的景象也不同。塔可参照古人的日记,重走了一回,那时的山水、古迹都流传了下来。什么才是真的,穿越古今眼前的是当年人所看到的吗?为了诉说时代的思考,塔可用泛银的硫化钡相纸处理这些景象,观者只有在特定的角度才能真正地看到作品,换了角度,便是明暗、层次模糊的反光。在虚虚实实中,只有自己知道,我们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0 (14)
田野 《静穆四合 04》,2013,图片由全摄影画廊提供

景象只是眼前所看到的,但总是有无穷尽的信息同时被收入眼中。田野是矛盾的,他说:“镜头框住的注定是挂一漏万,也就不再是原来的眼前。”然而他又说,“情绪却随着这一瞬的景象蔓延开来。”顺着这盘综错杂的枝条,这一片杂草,甚至是一片云,夹带着当下的心绪,总是能牵扯出无休无止的对自我的盘问,这一刻的烦恼、愉悦、迷惘、开阔,对自我的肯定和质疑,都在心中。

0 (15)
荣荣& 映里 《妻有物语 No.7- 1》,明胶卤化银,2012,由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提供

从2个人到3个人,自然的四季轮回蕴藏着生命,荣荣& 映里感受着大自然的活力,带来了生命的延续。《妻有物语》表达的就是生命之环、物种的生生不息。望向一片梯田,远处延绵的群山和近处丛生的野草,都是生命,片中的儿童即是人类短暂生命的“新生”。这就是自然的诗意,在荒凉枯败的冬日之后,重新迸发出的活力,你看到了便感受到了。

0 (16)
张晋 《山天间》,明胶银盐,45.7×45.7cm,2010,图片由C14 画廊提供

苍茫的土地、高远的天空和盘旋在山顶的飞鸟仿佛带着一丝宗教的气息。张晋的影像取自丝绸之路,一条生命之路。东方讲究轮回和延续,在追逐信仰的同时,也是追寻自我的平静,这是人生的修炼。于是仰望高山,这些见证了千百年历史的山石让人显得渺小而脆弱。构建于影像之上的精神体系便由此延展,观景即是观心,问得多了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东方意境下的山水》选自《艺术商业》8月刊,购买杂志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640

《艺术商业》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