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审美回归

  • 周彤  当代艺术观察家

◈2016年的春拍,两位原来收藏当代艺术的大藏家,王中军和张小军,各自购进了曾巩的《局事帖》,和宋克的《急就章》,每一幅作品的落槌价都达到天价,于是各路人马纷纷就此展开讨论,似乎这些都在预示古画的崛起,和当代艺术的衰落,到底这其中隐藏着哪些问题,我想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640.webp (46)
曾巩 (1019-1083) 《局事帖》

◈大军、小军,买古画说明古代审美价值的社会意识认同,而中国当代艺术价格的下滑,则反映出当大部分人不认同好似成立的当代审美,是对于这一体系的反思和批判,到底是机会,还是陷阱,还需要时间来印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第一波当代艺术的学术神话打破了,也就是说被国外追捧的那些明星,被海外藏家放弃的同时,没能得到本土藏家的接盘,短期看,那股被炒家弄出来的潮流正在成为泡沫,现在还在挤破的过渡期,是否已经跌倒谷底,还很难马上做出判断。

◈与之相对,曾巩的《局事帖》和宋克的《急就章》,是近千年审美习惯认可的佳作,是古今藏家共同构建的价值体系,是历朝历代藏家梦寐以求的神品,天价本就是对此最有力的证明。对于中国当代而言,仅仅不到十年,靠着一些带着深层次商业背景,利用一段时间集中炒作而成为焦点的潮流,想马上颠覆国人长久的审美习惯,除了表面自己的虚假和不成熟,别无其它可能。我们与其讨论这一波的失利,不如去研究那些价格稳步攀升的作品,去思考为何能够得到关注,以及到底蕴含的价值到底在哪儿。我们不如把视线转向一直默默走上升通道的艺术家和作品,为什么赵无极、朱德群的好作品,一直不断被藏家推升,从市场的表现看,不是炒作,而是作品的内涵具有值得肯定的艺术理念和质量。

640.webp (47)
宋克 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

◈从中可以看出,他们本身就在战后,活动在巴黎抽象画派中,不仅活在当时学术的前言,且有着深厚的国学功底,其学术地位已经被海外认可,加上海外华人,特别是台湾有传统学养的藏家追捧,才有了今天的市场共识。反观很多当代艺术家,在国人质疑中突然窜红,且很快就炒到价格的巅峰, 随着海外大藏家的抛出,价格没来由地应声折断,在他们最火的时候,也还是能听到当代学术基础藏家的反问,而今天价格的下降,不代表国内藏家素质的降低,恰恰相反,是普遍藏家学术意识的上升,拍卖的结果,是普遍买家达成了普遍的共识,即认为价格的下跌反映了价值回归。

◈一个审美价值体系的建立,绝非一时一地之功,而是需要长时间,真正有水平的评论家的研究和探讨,需要有审美能力和一代代藏家,前赴后继不断追捧。从历史的发展可以看出,资本的不断投入越高端,学术的浓度越高,试问没有弗莱对后印象的解释,没有格林伯格对抽象表现主义的总结,哪儿来的这两个流派到今天的如日中天,没有欧美藏家一个世纪的痴迷,印象派又怎么赢得整个世界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