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盗墓笔记|子弹库楚墓

  • 项晨 

✦在中国盗墓史上,素有南北派之别。北派以洹洛帮最为煊赫,名震天下的盗墓利器“洛阳铲”据说就是洹洛帮发明的;南派则以长沙帮为主,盗墓小说中常提到的“土夫子”,最初指的就是长沙地区以贩卖黄泥为生的农民。

《人物御龙帛画》战国 纵37.5厘米 横28厘米 湖南省博物馆藏。这是1973年清理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遗址时发现的一幅战国帛画。   《人物御龙帛画》战国 纵37.5厘米 横28厘米 湖南省博物馆藏。这是1973年清理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遗址时发现的一幅战国帛画。

✦长沙这个地方,土质一向不好,多红壤,易渗水,所以古人造墓时喜欢从外面运来有黏性、防渗好的黄泥做封土。“土夫子”们平常就专挖这些黄泥售卖,以此维持生计。这一挖再挖,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古墓,挖到了宝贝,拿到古玩商那里卖了后,赚的钱比卖黄泥多多了。一来二去,“土夫子”干脆就以盗掘古墓为职业,变成了职业的盗墓贼。再后来人数增多,便形成了“长沙帮”。长沙一带的盗墓之风由此盛行,与河南洛阳一样,成为民国时期盗墓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而在历史上,“土夫子”盗的最有名的墓,是一座楚墓,叫子弹库,位于长沙城的东南郊,当时一片荒草丛生。但不曾想,这里竟然埋藏着震惊世界的宝藏。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局部)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局部)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1942 年的某天,一群“土夫子”盯上了这个地方。通过对短柄锄挖出的地表样土进行观察,他们断定这是一个战国时期的墓葬。整座墓埋葬在当地人称为“朱甲子”土的网纹红土之中,土质特别坚硬。当“土夫子”终于挖开了一个竖井式盗洞后,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墓竟然同以往盗掘的墓葬不同。曾经参与盗掘、解放后被“招安”进入湖南省博物馆工作的任全生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整个木椁墓的墓室是用白膏泥密封起来的。挖开白膏泥,立刻冒出了一股凉气,碰到做照明用的蜡烛,“轰”的一声,燃起熊熊烈火,烧伤了两个同伙,吓得“土夫子”们赶紧用泥土把火扑灭了。

原来,用白膏泥的墓葬密封性非常好,随着时间的流逝,墓室内的随葬品,如衣物、食品等有机物,会慢慢分解,产生一种可燃性气体—沼气,遇火即燃。自此以后,“土夫子”就称这种保存完好的木椁墓为“火洞子”(30 年后发掘的马王堆一号汉墓,也是一个典型的“火洞子”)。待火灭后,“土夫子”才敢再打开椁室和内棺。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惊呆了:内棺里,躺着一具穿戴整齐、面容如生的男尸,虽然历经了千年的风霜,却如同刚刚死去一般。更让“土夫子”眼红的是,墓内的随葬品保存非常完好,漆器光亮如新,青铜剑拔出漆剑鞘时,竟然闪着点点寒光。在一个竹笥内,他们还发现了一块样貌奇特的“手帕”。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局部)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1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局部)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土夫子”们将这些宝物搜刮一空,卖给了长沙浏阳门外东站路“唐茂盛”古玩店。任全生把那块“手帕”作为赠品白送给了老板唐鉴泉。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件被视作“垃圾”的东西,竟是世界上现存年代最早的帛书!

帛书(帛画),是指传世绢本画出现以前的楚汉墓葬保存品与考古发掘品。目前为止,中国出土的楚汉帛书、帛画数量寥寥,件件都被视作国宝。

1972 年,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了著名的 T 形帛画,画面中分别描绘的天、地、人三界景象展现了古人的生死观,其诡谲的想象力令人叹为观止。1973 年,在任全生的引导下,考古人员对子弹库进行了科学的考古发掘,经过了 30 年时间,1942年盗掘时棺内栩栩如生的男尸,已经腐烂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不过考古人员仍然发现了一幅棕色的长方形彩绘帛画,描绘的是墓主人乘龙升天的情景。这一幅帛画同 1949 年长沙陈家大山楚墓出土的《龙凤人物帛画》,时代大体相同,风格一致,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两张帛画。而被“土夫子”盗掘的这件子弹库帛书,充满了天神、地祇等鬼神形象,为我们研究中国古代历史、神话、绘画等内容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这样一件无价之宝,不仅被盗墓贼贱卖,最后还因为一个狡猾的骗局,独自飘零到美国,至今还未能回到故乡的怀抱。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摹本

战国 楚国《长沙子弹库楚帛书》摹本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子弹库帛书归唐鉴泉所有后,卖给了另一个叫蔡季襄的古董商。据蔡季襄 1944 年石印的《晚周缯书考证》记载,此时的帛书由于“土夫子”的不知爱护而损坏过半。再加上丝质的材质因年代久远,颜色呈现出深褐色,导致文字难以辨别。于是,蔡季襄想到用先进的摄影技术来恢复其“庐山真面目”。1948 年,他带着帛书来到上海,想找一家有红外线摄影的照相馆拍制帛书。此时,蔡季襄在长沙认识的美国人柯克斯来到蔡的住所,告诉他美国领事馆可以拍照,于是蔡季襄将帛书交给了柯克斯。结果柯克斯谎称领事馆的设备出了毛病,无法拍摄,此时恰好有一位美国军官回美国,于是就让他带着帛书去华盛顿拍照了。柯克斯还安慰说,等不了几天帛书就可以带回来,完全不必担心。此时蔡季襄立马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追悔莫及,与柯克斯大吵一架。后来柯克斯逃回美国,帛书再也无法追回。

一件无价的国宝,就这样被美国人“骗”走了。今天,子弹库帛书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永久收藏。中国的学者们想要研究帛书的内容,还需要得到美国人的同意。虽然流到海外的中国文物有千千万万,但是子弹库帛书曲折的经历和意料之外的结局,还是令人扼腕叹息。

《子弹库楚墓》选自《艺术商业》7月刊,购买杂志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360截图20160630132458011

《艺术商业》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