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盗墓笔记|《艺术商业》7月刊

对一个未知领域的了解,多数时候会通过各种影视作品,所以对“盗墓”这个概念的理解衍变成各式俊男靓女,身怀绝技,拥有缜密的逻辑和临危不惧的超强冷静。更重要的,是有别人想也想不到的高科技装备,可以辅助他们飞檐走壁,像超人一样深入危险重重的墓穴中。然后,就是墓穴中闪瞎眼的金银珠宝—琢磨琢磨,没个年薪百万的工作和150以上的智商,你都没法去盗墓。

360截图20160630132458011

《艺术商业》7月刊封面

✪骨感的现实总会映衬出理想有多肥胖。去探一下某省的“盗墓村”,与几百上千个盗墓贼面对面,“盗墓”这个词立刻掉到了地上—它原本就是见不得多少光的行为,原本是与“偷”“抢”“图财害命”“坑蒙拐骗”这些事情关联在一起。

重  磅

QQ截图20160704103015

✪盗墓是渊源久远的社会文化现象,其背后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及历史原因。提到盗墓,首先要说明坟与墓之间的区别。现代人对坟与墓是不加区分的,而古时却并非如此,成丘者为坟,平者为墓。也就是说,坟是高高的土堆,而墓,是平的,或在地下。有必要也说一下“陵”,陵的本义是大土山。后来很多皇帝的坟墓都建在山里或像山一样高大,就被称为陵了。

《艺术商业》的7月刊《新盗墓笔记》中就通过“逝者无宁日”、“子弹库楚墓”、“盗墓流程面面观”、“盗墓与反盗墓”、“人点烛·鬼吹灯”等围绕“盗墓”话题进行了全面介绍。

逝者无宁日

QQ截图20160704103114

✪差不多八九年前,盗墓题材的文学作品盛行,我们也知道了小说中所描述的凶狠的僵尸是并不存在的,主人公们所经历的一些奇特的冒险之旅也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真实的盗墓并非如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要了解真正的盗墓,还应当回到源头,从遥远的过去开始讲起。

子弹库楚墓

QQ截图20160704103130

✪本段则讲述了子弹库楚墓、郭家岗一号墓盗古尸、夜盗瑾妃墓、王爷后人自掘王爷坟等发生在我国著名的四起盗墓的案件。

盗墓流程面面观

QQ截图20160704110715

✪盗墓,极大地满足了人对未知事物的窥探欲望。从古至今,盗墓活动一直长盛不衰,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盗墓成为一种职业,有技术上的革新,形成了派系之分,甚至还出了不少的“大家”。当代盗墓小说中给盗墓分了4个门派,分别是摸金门、搬山门、卸岭门和发丘门,四大门派各有各的规矩,也各有摸金的法宝和手段。在小说里,盗墓者的对手主要是巨大古墓中藏有的各种反盗墓装置和鬼怪,“摸金校尉”与墓主达成生死契约,生死存亡往往只有一根蜡的距离。然而,现实中的盗墓却是肮脏和残酷的,从古至今,概莫如是。

盗墓与反盗墓

QQ截图20160704110748

✪中国古代的反盗墓措施陵由于高大明显,且施工时工程量巨大,因而其地点容易暴露。帝王主要采取设立疑冢或杀害施工人员和藏匿劳务人员的办法,来保护自己陵寝埋葬地点的信息不被泄露。所谓疑冢,即是为了防破坏、偷盗而增设的假墓。

人点烛·鬼吹灯

QQ截图20160704110812

✪2015 年,《鬼吹灯》的版权突然被各路人马疯抢,两部相关电影先后登陆大银幕。同样是在 2015 年,《盗墓笔记》登陆爱奇艺视频网站,短短 22 个小时斩获过亿点击,网站一度为之瘫痪。盗墓,这个有着近两千年历史的特殊工种,相关题材突然红极一时。盗墓如何衍变成“盗墓美学”?

视  界

现代与当代艺术的分水岭:与劳森伯格重逢

QQ截图20160704110837✪如何简单地区分现代与当代?劳森伯格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分水岭:那些纯粹而精英的现代艺术,包括德·库宁和波洛克、丰塔纳,充满看似不可逾越的灵感、精致晦涩的语言、纯粹而形而上的精神,这些现代末期的艺术与隔岸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冷眼相待;而另一端,则站立着劳森伯格、安迪·沃霍尔,堆砌着无数廉价而美丽的金宝汤罐和批量微笑的梦露,垃圾堆里捡来的泼洒着颜料的被褥,拼贴在巨幅长卷上的意义混杂的图像,多元、多向、彩虹般的人种,碎片般的复杂景观,它们将世界与艺术重新联接起来。

R54009

《沙琳》

1954年

混合体:油彩、炭笔、纸、布料、报纸、木材、塑料、镜子、金属、四块湿法成型纸质人造板、电灯

226.1×284.5×8.9c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

2
《四分之一英里画作》

1981—1998年

第116~120联

第116联:丝网印刷油墨、丙烯、阳极氧化镜面铝

第117~120联:丝网印刷油墨、丙烯、漆包铝

每联尺寸:304.8×121.9cm

R59024

《合体字》

1955—1959 年

混合体:油彩、纸、布料、印刷品、照片冲印副本、金属、木材、橡胶鞋跟、网球、

帆布、橡胶轮胎、安哥拉山羊标本、木台、4 个脚轮

106.7×160.7×163.8 cm

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

现代美术馆赞助理事会于 1965 年购入

全  景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古根海姆之光

QQ截图20160704110909

✪纳吉的名字并非耳熟能详,他所处的时代—20世纪初,恰恰是艺术跨越单一的绘画、雕塑、装置与行为的界限,渴望走向更加具有广泛性和普遍性的时代。而与之相对的是,与纳吉同时代最知名的视觉艺术家们依然只是在单一艺术品类上成就显著,比如马蒂斯、毕加索。而莫霍利·纳吉则让前苏联塔特林纪念碑一样的庄重,与偶发拼贴的达达式戏谑,在包豪斯的极简风格下奇妙地统一了起来,这种在艺术与设计、审美与社会、旧时代与新技术上的跨越,让他成为现代史上一段不寻常的存在。同时,纳吉一直渴望成为诗人,虽然并没有成功,但这一态度让他在艰难的战争岁月中,依然保持“乌托邦式”的理想—他始终相信艺术与技术可以携手,成为未来人类的福祉。

640.webp
《A 19》, 布面油彩与石墨 , 80 x 95.5 cm, 1927 年

640.webp (1)黑影摄影 , 明胶银版照片 , 23.8 x 17.8 cm, 1926 年

640.webp (2)《A II ( 建筑 A II)》, 布面油彩与石墨 , 115.8×136.5 cm, 1924 年

视  角

需要区别看待市场的「春天」

QQ截图20160704111118

✪经过几年煎熬,2016年春天的中国内地艺术市场终于见到了复苏的曙光,虽然未见普世大涨,但该成交的拍品依然收获了高价。仅观第一批次艺术中介的表现,确实呈现出“暖春来临”的征兆。春天似乎来了,但是你的春天到了吗?

如今的艺术市场从业者,拍卖前都会有“忐忑”心情。任何一个市场,尽管未来光明,但都存在着未知因素,能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就能体现出对市场的尊重和重视。

文化再造与传统文化的IP价值—从Hello孔子说起

QQ截图20160704111137

✪2015年,“Hello孔子”第一次亮相深圳文博会便萌翻全场,反响巨大;2016年,在第十二届深圳文博会上,“Hello孔子”再次掀起孔子热潮。第一次看到“Hello孔子”我就被震撼了,更加让我震撼的是,当我将“Hello孔子”图片上传微信朋友圈,很多朋友立刻问我哪里可以买到“Hello孔子”的周边产品。这些朋友分布在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完全没想到,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封建卫道士的老人,竟能如此吸引前卫和叛逆的青少年的眼球。“Hello孔子”的创意让我感觉到了文化再造的力量。

趋  势

QQ截图2016070411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