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盗墓笔记|逝者无宁日

  • 吴晓璇
差不多八九年前,盗墓题材的文学作品盛行,小说中玄之又玄的描写使人们对盗墓这一古老的行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由于墓葬本身就是人死后的安身之所,与活人的现实世界相隔绝,长期处在幽暗的地下,因此更给盗墓蒙上了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

盗墓简史3 (5)
秦始皇陵地宫想象图

 

☘经过了最初的疯狂热情之后,我们也知道了小说中所描述的凶狠的僵尸是并不存在的,主人公们所经历的一些奇特的冒险之旅也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真实的盗墓并非如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盗墓已变得十分复杂,仅就盗墓动机来讲,就不只是小说中所描述的贪图钱财那么简单。

中国 :朝代更迭,盗墓不止

☘我国的盗墓之始可上溯至遥远的商周时代。随着厚葬风气的兴起,丰富的随葬品不断撩动着历代贪心者的心弦,尤其是位于陕西凤翔县西的秦公一号大墓,这是迄今发现的先秦时期规模最大的墓葬,推测墓主为秦景公。经过两千多年的沧海桑田,考古工作者发掘之始,便在其上发现了大大小小 247 个盗洞,这也是目前我国盗洞最多的古墓。

盗墓简史2 (1)
秦公一号大墓

☘至于始皇帝一扫六合平天下,穿三泉,下铜而致椁,葬于骊山之后,关于秦始皇陵的传说与猜测就从未停休,它的神秘、壮阔不断地刺激着人们的好奇之心。但由于始皇陵并未被盗也未被考古发掘,谁也无法道出其中的真实,我们猜测了两千多年,至今还得继续猜测下去。秦二世而亡,被远在沛县的泗水亭长取了天下,建立了大汉王朝。当时掘冢已经成为一种相当常见的营生方式,连皇帝都害怕自己死后会被打扰,故而汉文帝提出了薄葬,希望以此打消掉盗墓者的贪念,使自己可以安眠于地下。但皇帝毕竟是皇帝,天之骄子的最终归宿怎么可能少了奇珍异宝。新莽时期,赤眉军起于山东,一路杀向长安,遍掘诸陵,这种军事集团公开以武力发掘帝陵的行为,也开历史上同类事件之先河。

盗墓简史1
商汤,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被盗最早的墓葬是商朝第一代王商汤之冢

☘三国并立结束了汉王朝的辉煌,从此中国陷入了你争我夺的割据时代。在生存条件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传统伦理规范和传统道德秩序开始动摇,盗墓现象变得普遍化与公开化。残暴的董卓就曾在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徙天子都长安时,焚烧洛阳宫,悉发掘陵墓,取宝物。及至曹魏政权,统治者专门设置了“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来发掘陵墓,获取财富。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北周杨坚一统江山,建立隋朝,只可惜亦二世而亡,被李唐王朝所取代,自此开创了让后人骄傲无比的大唐盛世。然而盛世依然阻止不了盗墓行为的发生,即便朝廷明令禁止盗发墓葬,但社会上依然是“死者于前,盗者于后”,掘冢之盗不能禁。

慈禧

慈禧

☘五代之后,宋、辽、金纷纷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不同的民族、文化在中华大地上不断碰撞,都希望能将对方吞并。然而,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盗墓之风却并无多大差别,不论是统治阶级还是平民都有着盗墓的行为。金王朝扶植的伪齐政权特置专门的盗墓官职“淘沙官”,并分为“河南淘沙官”“汴京淘沙官”两种,以墓葬类别分职,不同等级的陵墓均为发掘对象,因而产生了“两京冢墓发掘殆尽”的说法。宋、辽、金并立 400 余年,最终被后起之蒙元各个击破,再建统一王朝。终元一朝,以发掘陵墓而闻名史籍的非杨琏真迦莫属,当时元世祖用杨琏真迦为江南释教总统,他盗掘了 100 余座位于钱塘、绍兴的故宋赵氏及其大臣陵墓,甚至还将宋理宗的头骨做成了饮器。

盗墓简史6

慈禧墓地宫

 

☘下至明清,盗墓依然普遍,一代文豪苏轼家族的墓地即在明末战乱中被盗掘破坏。清初,清军在与拥戴南明政权的郑成功军的战争中,也有发墓的记录。直至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被革了命,乱世之中产生了近世最著名的盗墓事件—东陵大盗孙殿英对清东陵的盗掘。

 

直至当代,盗墓之行依然无法禁止,较著名的是 20 世纪末甘肃礼县大堡子山古墓被疯狂盗掘,国内和香港、澳门不法文物商贩趋之若鹜,鼓动、引诱、收买当地部分农民不分昼夜盗掘墓葬,很多极其精美的文物因此也在这一时期流落海外。

国外:文明史即是劫掠史

☘我们现在无法确知国外的盗墓行为到底起于何时,但可以知晓的是当辉煌的帝王们盛葬之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多数帝王依然无法避免地遭到了盗墓者们的打扰,留下的只是人去财空、狼藉遍地。

盗墓简史10
帝王谷全景

☘在世界四大文明中,古埃及文明是其中相当耀眼的一颗明珠。它于公元前 4000 年后半期逐渐形成国家,至公元前 343年止,共经历了前王朝、早王朝、古王国、第一中间期、中王国、第二中间期、新王国、第三中间期、后王朝 9 个时期31 个王朝的统治,为世界留下了无数的奇珍异宝,同时也招来了不同肤色的盗墓者们的光顾。从一座座气势恢宏的金字塔矗立在尼罗河流域伊始,它们便不可避免地成了盗墓者眼中的猎物。至少在 19 世纪西方探险者们发现胡夫的石棺时,它的棺盖就已经被砸碎,石棺也被填上了碎石。装饰繁复的孟卡拉的玄武岩石棺棺盖也已不见,石棺内棺的木质碎片在墓室上层丢的到处都是,国王的木乃伊也被大卸八块随处乱扔。

Temple of Ramesses II, Abu SImbel, Aswan, Egypt

☘就外国盗墓情况来看,存在着一段比较特殊的时期。1850~1900年,考古学逐渐从古物学、地质学和历史学中脱颖而出。不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发掘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迅速发现掩埋在土冢、土墩或金字塔中的器物,攫取艺术品来装点欧洲的博物馆与满足私人的收藏,因此一部分所谓的发掘也是盗墓式的劫掠。更有甚者打着科学调查的旗号进行盗墓,这其中以意大利人吉奥凡尼·贝尔佐尼最为典型。他于1817年开始在底比斯寻找法老墓,每打穿一座墓,就在古物上面踏出一条道,“我每走一步就压碎一件木乃伊。当我的身体压在一位古埃及人的尸体上,他就像个纸匣子似的被踩扁了。我完全掉在破碎的木乃伊之中,身旁是一片碎骨、破布、木箱……骨头、大腿、胳膊,人头从我脑袋顶上滚下来,我简直毫无办法。”

盗墓简史11

哈克米尔女皇大殿,是埃 及唯一的女法老王神殿,坐落在帝王谷的东侧数公里处

☘人类的发展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现在我们已经无法确知第一次盗墓发生于何时,也无法获知第一个盗墓者究竟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打开了他人的坟墓。但当第一个人打开了这扇黑暗之门后,逝者们就再无宁日。形形色色的盗墓者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不断地打扰着死去的亡灵,劫取他们的珍宝,毁坏他们的遗体。不论是高贵的帝王还是穷苦的平民,大都未能逃出盗墓者的魔爪。正如我们无法确知盗墓起于何时一样,我们也无法知晓在人类欲望的驱使下这一丑陋行为究竟会止于何时,至少现在它仍在发生。

插画 / 李清睿

 

《逝者无宁日》选自《艺术商业》7月刊,文章有删减,购买杂志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360截图20160630132458011
《艺术商业》7月刊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