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爱创造艺术,艺术记录他们的爱情

  • 李保兴整理
  • 网络
每一位艺术家都有其创作的缪斯,无论是生活上还是艺术上都给予了他们巨大的支持。上周讲述了夏加尔、荒木经惟、弗里达、巴尔蒂斯等大师的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或虐心或幸福,本期则继续介绍几对为艺术而共同奋斗的艺术家夫妻。他们用爱情创造了艺术,艺术也记录着他们的爱情……
列侬与小野洋子

image001
列侬与洋子在纽约中央公园(1980年11月21日)

♢披头士乐队成员约翰·列侬与妻子小野洋子的艺术情缘一直为大众津津乐道。他们联系在一起之后,对整个世界的诸多领域——艺术、政治、文化——所产生的正面推动作用。他们同样都是精力充沛、热爱艺术的人。他们很相爱,但这个世界并不理解他们。

image002
这张裸照是他们著名的照片,是摄影家博维茨为《滚石》杂志拍的,拍完这张照片几小时以后,列侬就被枪杀了。

image003

1969年3月25日,列侬夫妇在阿姆斯特丹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发起了著名的“床上和平运动”。这对夫妇躺在床上整整七天,以反对战争与暴力。那时他们正在度蜜月。

萨尔瓦多.达利与加拉

image004

♢萨尔瓦多·达利与加拉的爱情可谓超现实之恋。1929年达利见到了好友法国诗人保罗•艾吕雅的妻子,大他10岁的加拉,一眼就疯狂的爱上她,为把她娶到手不惜和家人断绝关系,从此痴迷了她一生。他们同居了近三十年,才于1958年在艾吕雅去世后正式步入婚姻殿堂。

达利一生钟爱加拉,在他的诸多作品,加拉经常成为画面中的视觉形象,她给达利的创作带来了无限的创意。有人说,达利最伟大的作品是他的爱情。虽然他在艺术上表现出天才横溢的疯狂,在生活却十足依赖着加拉,甚至有时表现出病态的软弱和拘谨,他不断地以画画来渲染自己对加拉的疯狂崇拜和忠贞。直到加拉死,达利无法再创作一件作品。

image005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image006

《 原子的丽达》

莫迪里阿尼与珍妮

未标题-1

♢意大利画家莫迪里阿尼在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他对艺术的热爱和真诚,但在他生前世界没有给他任何有价值的回报,只有一直陪伴他的妻子珍妮。在他去世后不久,珍妮也随即跳楼追随画家而去。现在莫迪里阿尼的作品闪耀在世界各大知名艺术馆、博物馆的墙壁上。观众会经常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就是他的妻子珍妮,在他被世界抛弃的冷漠中给他最温暖的怀抱……

在莫迪里阿尼的生命中,他画过很多次珍妮,他曾说过:只有当我了解你的灵魂,我才能画出你的眼睛。珍妮眼睛充满忧伤,满载黯然,没有方向,没有归落。后来在画面中我们终于看到了点睛的珍妮,她原来这么美,难怪她会成为画家心中的女神。

image009

珍妮·艾布特尼

斯蒂格利茨与奥吉弗

Original caption: Georgia O'Keeffe (1887-1986), American painter, pictured with her husband, Alfred Stieglitz. Undated photo. --- Image by © Corbis

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女画家奥吉弗和现代摄影的先驱之一斯蒂格利茨的结合,可谓是艺坛神话。年龄相差24岁,相识31年,住在一起的时间不到4年。斯蒂格利茨为奥吉弗拍摄的全裸摄影集,曾经引起世人的议论纷纷。而其5000多封书信以其同样的赤裸引人关注。

image011

《绘画中的托特·奥·吉弗》,斯蒂格利茨,1918年

斯蒂格利茨几乎迷恋上了给奥吉弗拍照,作为一个富于创造才能的摄影家,照相机成为他表达炽热爱情的工具,他以别具一格的摄影方式与奥基弗展开了一段感情交流。仅仅在1918年到1937年期间,他就给奥吉弗拍摄了300多幅写真,如今它们都已成了摄影至宝。

image013

奥吉弗作品

阿伯拉莫维奇和尤列

image014

♢1976年南斯拉夫行为艺术家阿伯拉莫维奇在阿姆斯特丹遇到了她的灵魂伴侶尤列。他们共同创作的“关系”系列和“空间”系列影响极为广泛,在表演“死亡的自我”时,两人将嘴巴对在一起,互相吸入对方呼出的气体, 17分钟后他们的肺里充满了二氧化碳,都倒在地板上昏迷不醒。这一表演探求的是一个人“吸取”另一个人生命的毁灭性能力。阿伯拉莫维奇曾说:“一个艺术家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这么说的同时,她爱了,在刻骨铭心的12年后,她又失去了这份爱。

image015

“无论如何,(每个人)到最后都会落单”阿伯拉莫维奇如是说。她决定以一种浪漫的方式来结束这段“充满神秘感,能量和魅惑的关系”。他们来到了中国,以长征的方式,历时3个月,阿伯拉莫维奇从渤海之滨的山海关出发自东向西,尤列自戈壁滩的嘉峪关由西向东前行,两人最终在二郎山会合,完成了最后一件合作作品《情人—-长城》。“我们各自行了2500公里,在中间相遇,然后挥手告别”。

a5754a90gd855848edc75&690

2010年,阿伯拉莫维奇在MOMA静坐了716小時岿然不动,接受了1500个陌生人的与之对视。唯有一人的出现,让雕塑般的她颤抖流泪了起来,那就是尤列。隔著一张桌案,这对曾经一道出生入死的恋人伸出双手,十指相扣,在分手22年之后,他们再度相遇,宣告和解。

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

360截图20160629162709404

克里斯多·耶拉瑟夫和珍妮·克劳德

♢克里斯多·耶拉瑟夫1958年11月和珍妮·克劳德在法国相遇,后来珍妮·克劳德成为他的妻子。1964年以后,他和其妻定居在美国,一起创作了许多作品,是「偶发艺术」、「环境艺术」、「大地艺术」的先驱。艺术界将这对执著的夫妇视为当今最有魄力的艺术家。

image020

《包裹德国国会大厦》

克里斯多与珍妮·克劳德,藏在布料和绳索下的爱情。这对艺术家夫妇的行为在很多人看来着实疯癫,在“包裹德国国会大厦”的作品中,他神奇的改变了原有建筑的特性和外观,创造了一个建筑界和艺术界的奇迹。

image022

《包裹群岛》用603850平方米粉红色聚丙烯塑料布,将美国弗洛里达州大迈阿密比斯开因海湾(Biscayne Bay, Greater Miami, Florida)的11座小岛分别包围起来。

几十年来,他们一直自费上千万美元,耗时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等待许可证,去实现这些昙花一现的超大型项目。在商业社会的价值观里,这简直荒谬透顶,但两位艺术家却十分自豪地表示:“我们从不接受任何赞助或委任,这是我们艺术创作的基本底线。我们自己付钱,自己销售,自己办理一切委托事务。”

image024

《包裹的海岸》(1968—1969),澳大利亚悉尼市的小海湾以10万平方米的防腐布料及56公里的玻璃纤维绳捆绑在巨石上,长2.4公里,宽250米,海拔26米。

看完这些故事,你会不会又相信爱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