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史箴图》原作将展出,哪怕看到一眼也好

顾恺之《女史箴图》(唐摹本)为大英博物馆最著名的中国艺术藏品。据悉,这一中国书画史上的赫赫名迹将于2019年10月14日至11月24日展出,展览地点为大英博物馆91A展厅。

传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

关于《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由东晋顾恺之根据晋代诗人张华于公元292年写的《女史箴》所绘,用历代贤妃的故事来告诫宫廷妇女需遵守妇德。

顾恺之(348年- 409年),字长康,小字虎头,东晋时期无锡人(今江苏省无锡市)。中国绘画史上的杰出画家、绘画理论家、诗人,诗书画皆擅。尤精于人像、佛像、禽兽、山水等,时人称之为“三绝”:画绝、文绝和痴绝。

虽然作品有一定的说教性质。但是对上层妇女梳妆打扮等日常生活的描绘,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贵族妇女的娇柔、矜持,无论身姿、仪态、服饰都合乎她们的身份和个性。《女史箴图》成功地塑造了不同身份的宫廷妇女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所处时代的妇女生活情景。

第一段“玄熊攀槛、冯媛趋进”,描绘冯媛以身阻熊,护卫汉元帝的故事,一念之间的心意,往往最令人感慨。

第二段画汉成帝班婕妤辞辇的故事,插题箴文“班婕有辞……防微虑远”,后妃之德也令人动容。

第三段画冈峦重叠,人物射猎于山间。插题箴文“道罔隆而不杀……替若骇机”,意思是日月有常、天下万物莫不盛极而衰,维持中庸平和是明哲保身之举,也是一种美德。

第四段画两女相对妆容。插题箴文“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千载之下,仍掷地有声。

第五段画床帏间夫妇相背,男子揭帏作仓猝而起状。插题箴文“出其言善……同衾以疑”,咫尺成千里,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此乎?

第六段画夫妇并坐,妾侍围坐,群婴罗膝。插题箴文是“夫言如微”至“则繁尔类”,意指后妃不妒忌则子孙繁多。

第七段画男女二人相向对立,男子对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插题箴文“欢不可以渎,宠不可以专……实此之由”,规劝女子不能刻意争宠,专宠必生傲慢。

第八段画一妃端坐,有贞静之态。插题箴文是“静恭自思,荣显所期”,意思是女子若想尊贵,必须谨言慎行,尤其要“慎独”。

第九段画一女史端立,执笔而书,前有两姬相伴而行,相顾而语。插题箴文是“女史司箴,敢告庶姬”两句。宫廷女官在劝导嫔妃们慎言善行,普天下女子也可以此为鉴。

现存大英大博物馆的《女史箴图》被书画研究界多数专家认为是唐代摹本,其内容由右至左展开,画心有九段单景式构图,原文题在每一段图像的右侧。开端原应另有三段图文,以及第四段题字,但在乾隆时期已不存。 故宫博物院另藏有宋代摹本,纸本墨色,水平稍逊,而多出樊姬、卫女2段。

故宫所藏的《女史箴图》宋代摹本多出樊姬段

故宫所藏的《女史箴图》宋代摹本多出卫女段

《女史箴图》如何进了大英博物馆?

自清代乾隆去世后,《女史箴图》一直被收藏于紫禁城建福宫花园,慈禧太后时期被移往颐和园。1899年,义和团事件、八国联军进京,驻颐和园的英军第一孟加拉骑兵团的克劳伦斯.K.约翰逊上尉(Captain Clarence A. K. Johnson,1870–1937)趁乱将《女史箴图》盗走,约翰逊上尉的家人后来则辩称《女史箴图》是又一个被约翰逊拯救的贵妇赠品。约翰逊1902年回到伦敦后,并没有意识到《女史箴图》的价值,他把《女史箴图》拿到大英国博物馆想让馆员给画轴上的玉扣估价,大英博物馆绘画部的管理员Sidney Colvin (1845-1927)和他的助手Laurence Binyon(1869–1943)意识到了这幅画的价值,于是以25英镑从约翰逊手中购得。1912年,大英博物馆雇佣日本画家杉崎秀明和漆原木虫制作了100份木板复制品。

大英博物馆《女史箴图》往年展览现场

遭遇失败保护,形成历史断层

由于英国方面知识欠缺,1914到1915期间,大英博物馆修画师斯坦利·李特约翰参考日式折屏的形式进行装裱,将《女史箴图》拦腰截为三段:第一段包含9幅场景的原作,第二段包括了其他所有的后来添加部分,第三段是邹一桂的画作。明清时期文人留下的题跋都被残忍无情地裁剪下来,形成了历史断层。画面也已出现开裂剥落现象。

乾隆皇帝的兰花和题诗

现存大英博物馆藏《女史箴图》画卷被分为三部分平放展示:

第一部分:原作部分,长348厘米,高25厘米;

第二部分:后世添加部分,长329厘米,高25厘米;

第三部分:乾隆朝邹一桂所作松竹石泉,长74厘米,高24.8厘米。

乾隆朝邹一桂所作松竹石泉

《女史箴图》在大英博物馆的遭遇有其历史原因。该作品入藏大英博物馆是在20世纪初,在那时候欧美的博物馆里几乎没有来自中国的美术学者或书画收藏顾问。无独有偶,美国好几家博物馆,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的几件约同期入藏的中国书画作品也有相同的(割裂、装裱于木板上)遭遇。当然现在不会再有博物馆用这种方法去装裱展示中国书画。

画卷在清宫时的引首部分乾隆所书“彤管芳”

展出时间有限,哪怕看到一眼也好

大英博物馆方面本身也对大约100年前的这种错误表示后悔,然而因为这一过程已不可逆了,尽管现在动用最先进的科技手段能分析其损毁情况,也无法从根本上逆转这一过程了,所以目前只能采取权宜之计,用折中的方法,不作为永久展示品,每年只有最多两次的展出,而高分辨率的数码副本复制品则可供人长时间欣赏。原作平时入库进行保护工作,尽量防止光照,以防褪色。

附:《女史箴图》全卷(横持手机观看)

俗话说“纸寿千年,绢寿八百”。这幅《女史箴图》即便是唐时摹本,流传至今也是已有一千四百多年,作为一幅一千多年的画来说已经算是保存完好了。被誉为中国美术史“开卷之图”的《女史箴图》,从问世起就一直是历代宫廷收藏的珍品,世界上能看到这幅画的人寥寥无几,本次原作展出绝对是一次绝佳的观看机会,哪怕看到一眼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