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普|宋朝斗茶三大法器之盏托

茶,作为一种饮品,已伴随我们几千年。茶,作为一种文化,也已经从唐代延续至今。茶,兴于唐盛于宋。饮茶方式的不断演变,所用器具也随之改变。宋朝为什么要斗茶?盏托是如何而来?陆羽的《茶经》之《四之器》为何对盏托只字未提?且看今天的文章。

宋朝:风雅地去喝茶

两宋时期,茶叶的产区有所扩大,所以产量增加。宋朝的统治者也大力推崇“茶文化”。文艺皇帝宋徽宗写过《大观茶论》,从领导的角度对茶文化提出了自己的理论指导。文人士大夫对茶赞叹的诗词歌赋也比比皆是。宋朝喝的茶,基本都是饼茶,像我们当下散茶冲泡的方式,在他们那儿估计得到的评价就是不懂生活。

虽然唐朝茶的主流形态已经是饼茶,但宋朝的茶饼在造型和品质上都要高出唐朝许多。尤其宋朝最高档的一款贡茶——龙团凤饼,这些茶饼都是采用茶的芽尖,可以用黄金有价茶无价比喻这些贡茶。欧阳修就说过:“金可得而茶不可得。”

有了这么好的茶,需要好好对待。在继承唐朝煎茶法的基础上,宋朝流行点茶法。点茶的基本做法是先将团饼经灸茶后磨成粉末状,然后再用筛罗分筛出最细腻的茶粉投入茶盏中,以汤瓶烧水,微沸即注入少量冲点盏中的茶粉调成糊状,再直接向茶盏中注入沸水,然后用茶匙击拂茶汤(看着方法眼熟不,日本抹茶道是由此演变)。因为这么有技术含量的方法,既可以比试茶质的优劣,也能比试点茶技艺的高低,“斗茶”就自然而生了。

一言不合就斗茶

宋朝的文人士大夫在茶制品和茶艺上一言不合就一决高低,宋徽宗在他的《大观茶论》中誉斗茶为“盛世之清尚”。斗茶气氛的热烈和较真程度,范仲淹的《和张敏从事斗茶歌》中有如此描述:斗茶胜利者“胜若登仙不可攀”;而斗茶失败者“输同降将无穷耻。”可见斗茶不仅是评比茶叶质量优劣的一种方式,而是文人士大夫们在攀比点茶技艺胜利后,获得巨大乐趣与内心满足的方式。

宋徽宗本身就是一位斗茶高手,蔡京在《延福宫曲宴记》记载:“上命近侍去茶具,亲手煮汤击拂。少顷,白乳浮盏面,如疏星淡月。”可见宋徽宗不仅是理论者,还是实践者。宋徽宗绘制的《文会图》主要描绘的就是点茶的场面。在《文会图》前景中的五个人,一人在左喝茶,另外四人负责点茶。后景中文人士大夫围坐大桌聚会,桌上摆设有果盘、酒樽、杯盏等。八九位文人姿态各异,高谈阔论、推杯换盏。

宋朝不仅文人士大夫阶层爱茶、斗茶,而是全民皆茶。宋朝城市中茶坊到处可见,《东京梦华录》说,汴京朱雀门外,“以南东四俩教坊,余皆居民或茶坊,街心市井,至夜尤盛”。南宋刘松年的《斗茶图》描绘的就是四个平民百姓,挑着茶担在路边树下乘凉、斗茶。人物描绘栩栩如生。另一幅同样是刘松年绘制的《茗园赌市图》描绘是茶市内的斗茶场景,四茶贩或提汤瓶斟茶,或举盏品茗,或回味茶汤;左面一老者,右面一夫人,边走边看这场斗茶的热闹,真实记录了南宋茶市的情形。

斗茶三大器之一

饮茶、斗茶都离不开器具,斗茶的兴盛也直接影响到了宋人所用的茶器。斗茶主要用的是三件家伙什儿,茶盏、汤瓶(执壶)、盏托。在刘松年的《撵茶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三件家伙什儿的身影。

北宋 影青瓜棱型执壶

来源:纽约古董商J. J. Lally

尺寸:H 14.7cm

估价: HK$ 120,000 – 200,000 US$ 16,000 – 26,000

专场:保利香港2019春拍——中国古董珍玩专场

茶盏我们不在这里叙述(另开篇章)。宋朝的汤瓶,在唐朝称为注子,原本是中唐时期出现的酒器。到了宋朝,就升级成为专用茶器。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也有谈到,汤瓶的材质最好为金银,流要细长,增加出水的落差;嘴的末端要圆、小、峻峭,注汤准旗,收放自如。蔡襄也认为:“汤瓶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

宋 黑漆莲瓣纹盏托

来源:日本私人收藏

尺寸:H 9.8cm

估价:HK$ 120,000 – 180,000 US$ 15,000 – 23,000

专场:保利香港2019春拍——真趣——古代文房陈设艺术

盏托,又叫茶托、茶船。在陆羽的《茶经》中对盏托只字未提, 这并不是他故意遗漏或者疏忽。宋人程大昌在《演繁录》中说:“托始于唐,前代无有也。”可见盏托虽在唐朝问世,但应是在陆羽《茶经》问世之后才出现的。当时盏托的主要作用是点茶时,固定茶盏,还有防止茶盏烫手或茶汤洒落。宋代的文人士大夫,有持托饮茶的规定。持托饮茶,这就要求茶盏必须要与盏托有个密切的关联和配合,盏的底足和盏托之间,必须有个深度的插接,以防止敬茶、饮茶时茶盏滑动。

陆羽在《茶经》中把饮茶器具称为“茶器”,而将采制茶叶用的器具称为“茶具”这种称呼一直沿袭到北宋。到了南宋,审安老人(其真名董真卿)撰写《茶具图赞》时才将饮茶品具改称为“茶具”,沿用至今。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茶具图谱。

从现有文献记载来看,宋代文人士大夫们喝茶,多用木质盏托。首先漆雕木质盏托,质轻精美。其次,木质盏托,隔热性能较好。宋代审安老人《茶具图赞》中漆雕秘阁,就是很重要的例证。而瓷制的盏托肯定要比木质要出现晚一些。

明宣德 铜胎掐丝珐琅莲纹盏托

来源:1.Henry与Sula Walton伉俪旧藏 2.私人旧藏 

      3.佳士得香港,2013年11月27日,编号3460

尺寸:19.4cm

估价:HK$ 600,000 – 800,000 US$ 77,000 – 103,000

专场:保利香港2019春拍——真趣——古代文房陈设艺术

到了明清时期,喝茶时使用盏托已成为礼仪。端起茶杯时,应该连盏托一起端起,放下时,也不能发出声响,否则就是不礼貌和缺乏修养。此后,为了保温又增加了盖子,便逐渐萌芽,形成了盖、碗、托三者合一的盖碗。

盏托让你被罢官

上文提到宋朝常用的盏托,多为红色木质漆雕,据史料记载,凡是居丧守孝期间的人,不论身份地位,喝茶时一律不能用茶托,否则就是对逝者的不敬,属于违例行为。其原因很明了,喝茶时不用红色木质漆雕盏托,是为了避嫌和表示哀痛,这与居丧期不穿彩色衣服、不进行娱乐活动是等同的道理。

《齐东野语》记载:高官夏竦去世时,其子夏安期当时任枢密院直学士,此人一贯不肯读书,因父亲的关系才获得一份清要的职务。办理丧事期间,夏安期到自己的书房有事,同僚遇见他,都予以安慰。到喝茶时间,众人看到,这个居丧的公子喝茶时举着盏托与平常无异,大家都惊愕,居丧的孝子处处应该显得很拘谨受约束,喝茶时举盏托与不举盏托完全是两种精神状态。夏安期举着盏托的闲适样子,简直是亵渎孝道。结果被同僚告发,受到撤职罢官的处罚。南宋的孝宗皇帝,为其父高宗守孝时,给大臣赐茶也一概不用盏托。

现在盏托的材质与形制多种多样,可以随个人喜好进行选择。茶器承载和包涵了文化、精神境界及审美等诸多方面,已不仅仅是简单满足饥渴的日常用具。选择茶器,从而了解文化传承应是我辈年轻人必备功课。正如英国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文化论》中所说:“在人类社会生活中,一切生物的需要,已转化为文化的需要。”

保利香港2019春季拍卖会

预展信息:

时间:2019年3月29日-4月1日

拍卖信息:

时间: 2019年03月31日-04月02日

地点: 香港君悦酒店 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

文/《艺术商业》Karl

图/《艺术商业》Karl、保利香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