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瀚 & 晚晚:让艺术的生活常态化

  • 凡琳
  • 木木美术馆
  • 岳岩、凡琳

在 2018 年、2019 年,不管是经济形势还是艺术品市场,开始触底 L 形拐点处。此时,谈未来显得尤其重要,二月刊邀请了人类学家方李莉、社会学家卢文超、收藏家陈仁毅以及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UCCA 馆长田霏宇、木木美术馆馆长及创始人林瀚,谈论他们如何看待此刻,如何执行未来。

2019 年关键词——艺术社区

2014年,林瀚和晚晚夫妇在北京798艺术区与黄勖夫共同创办了木木美术馆。自创立以来,木木美术馆成功举办了多场具有大众影响力的展览。2018年,木木美术馆宣布将在已有的艺术展览空间的基础上,建立集艺术品衍生商店、餐饮、书店、实验艺术剧院、新媒体艺术剧场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社区,并将持续向华东、华南、华中等地扩展,让艺术社区成为聚拢大众城市生活、丰富大家精神消费的文化场所。

“尼古拉斯·帕蒂 :花花果果猫猫人人”开幕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在当下,如何做一个“有效”的展览?

先从木木美术馆在2018年的第一个展览“保罗·麦卡锡:无辜”开始说起,回顾过去的一年里的工作。这也是木木美术馆2018年最重要的展览之一。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保罗·麦卡锡一直都是话题性的人物,他的很多艺术实践一直在挑战当代艺术的边界,让人们知道艺术可以涵盖更广泛的信息。我们当时做这个展览的决定,首先肯定是出于对麦卡锡作品的喜欢,其次认为做这样一个展览对于当下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十分有意义的。

“保罗·麦卡锡 :无辜”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大约3年前,我们开始与保罗·麦卡锡接触。通过与艺术家的交谈,逐渐了解到他的核心观念中绝大部分都是从影像中展开而来的。麦卡锡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之初便定居洛杉矶,当时那里的艺术生态还不完善,缺乏重要的画廊与美术馆。在随后二十余年的时光中,他几乎默默无闻。直至90年代,他的作品才有了第一位藏家。虽然现在他的装置更受欢迎,但在某种程度上,他的装置作品是影像的延伸。如今,在麦卡锡70余岁之际,我们策划了这场特别的展览,基本涵盖了他最具代表性的影像创作,我认为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保罗·麦卡锡艺术创作的内部探索的完整呈现。

为什么要在北京做这场展览,而不是在洛杉矶或者纽约呢?因为我们觉得国内的大部分观众,甚至不少艺术从业者都没有见过麦卡锡的作品。当我们看到一些国内艺术家仍停留在重复性工作的阶段,他们的创作很可能是西方艺术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便已经做过了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给大家做普及工作的重要性。

麦卡锡与戴蒙·麦卡锡合作完成《WS,雪白公主 – 猛犸湖》, 行为表演、录像、摄影、装置,2013

摄影 :Louisa McCarthy,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另一方面,我们还做了很多政府层面上的沟通工作。我们需要去向官方传达和解释,麦卡锡的作品内容是基于艺术本身的探索。事实证明,这个展览并没有被叫停,然而很多其他内容并没有这么先锋并富有挑战性的展览却面临着政府层面的诸多挑战。我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是因为与政府的沟通工作仍旧不够到位。我们也想通过这个展览,向同行们展示与政府层面沟通的可行性。

木木美术馆不是“网红店”

尽管如今当代艺术在中国繁荣发展,但绝大多数观众其实没有接受过完整的审美教育,因此,让观众们判断艺术作品的好坏是很困难的。现在仍有不少人认为,木木美术馆是一个“网红店”,其它艺术机构的展览则更为严肃。

“僧侣与艺术家”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流量从来不是木木美术馆展览的唯一出发点。其实公众对安迪·沃霍尔的展览有着很深的误解。我们在展览中便已经强调了,它是一个关于当下社交媒体、关于架上绘画是否“已死”的讨论。木木美术馆与沃霍尔博物馆的深度合作,在各方面付出的投入和精力一点也不比其它展览少,甚至更多。展览包括他早年用手持录像机或宝丽来等不同媒介记录身边名流的珍贵文档,著名的浸入式互动艺术装置《银云》,以及很多运用了当时的新媒体材料的作品。

“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及洞窟复原影像展”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流量只是一个出发点,我们真正关注并想要讨论的还是在这个“每个人都可以成名15分钟”的时代,在新的科技浪潮即将到来之际,艺术可能会发生的变革。艺术家应该用何种媒介去创作,去表达他们的观念、情感或者与当下时代发生的联系,他们甚至可能会回归最朴素的媒介。今天,当我们回顾沃霍尔的作品之时,它已经不是一种全新的媒介了。如果让我们退回到50年或100年以前,他的作品和莫奈的绘画则变为了最新的媒介。什么是新媒体呢?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告诉大家:绝对的“新媒体”是不存在的,没有所谓的“新媒介”。

所有的艺术都是“当代”艺术

公众主要通过展览来了解木木美术馆。虽然我们每年都会举办三四个优质展览,但是能通过展览获得的知识是非常有限的。除了当代艺术以外,我们还有很丰富的古代艺术收藏,这些古代艺术品可以说比我们的当代馆藏更加出色,而且其中大部分都从未展出。

“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及洞窟复原影像展”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木木美术馆还有一个庞大的研究团队,在展览背后梳理相关历史脉络。我们已经有了关于两汉及南北朝时期的研究。木木美术馆在展览及相关学术内容上投入的精力非常之多,很有可能是国内首家成立古代艺术研究部门的民营艺术机构。此外,我们对众多学者与研究机构也提供了大量支持,其中包括国家级的新疆龟兹研究院。虽然很少宣传这方面的工作,但我认为这是美术馆应尽的责任,应该认真地履行。通过像“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及洞窟复原影像展”及“僧侣与艺术家”这样的展览,观众们得以看到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全新的维度,这个维度和我们以往的角色都不一样。我想,这些工作在未来都会开花结果。

“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及洞窟复原影像展”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所有的艺术本质上都是当代艺术,对艺术进行编年性区分只是便于艺术史学家的研究及向公众传递知识。但是,如果我们自己还在进行这样的区分,是一件特别愚蠢的事情。比如说“什么是美食?”只认为中餐是美食,尤其是近现代中餐是美食,便是一个相对狭隘的观点。

木木艺术社区—让艺术生活常态化

2019年,木木美术馆将与英国泰特美术馆深度合作,呈现大卫·霍克尼的年度大展。展览将围绕霍克尼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展开,届时将呈现来自泰特美术馆的90多件霍克尼作品馆藏及我们特别策展的内容。这是我们今年最重要的展览之一。此外,还将策划一场英国的年轻艺术家露西·斯派罗的个展,她现在是Instagram上最活跃、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这个展览将会是一场关于艺术史与当下别开生面的对话。

“尼古拉斯·帕蒂 :花花果果猫猫人人”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今年,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件—木木艺术社区正式落成并对外开放。木木艺术社区位于临近故宫和中国美术馆的隆福寺地区,它集美术馆、艺术品衍生商店、餐饮、书店、实验艺术剧院、新媒体艺术剧场等等为一体,可以满足人们的各种精神需求与文化消费。我们也希望艺术社区借助艺术能为老城区的复兴贡献年轻的力量。

口述 / 林瀚

采访 / 岳岩、凡琳

整理 / 凡琳

图片提供 / 木木美术馆

《林瀚 & 晚晚:让艺术的生活常态化》选自《艺术商业》2月刊,文章有删减,了解杂志详情请点击下图,订阅杂志请点击【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