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2016春拍收槌 古代书画市场仍强劲

  • 李保兴整理
  • 网络

☘5月18日,随着“纸钞”专场的最后一声落槌声,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正式落幕。中国书画、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陶瓷、家具工艺品、古籍善本、邮品钱币六个门类共34个专场的6000余件拍品,经过五天拍卖,总成交额21.88亿元,喜获五个全数成交的“白手套”专场,十余个专场的成交率达90%以上。

image001
5月15日晚举槌的大观夜场人气爆棚

✩其中,5月15日晚“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表现不俗,近现代和古代书画两个专场共计132件拍品,吸金11.14亿元,创下嘉德自2011年首次推出“大观”以来的最高成交额,占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成交总额的二分之一。其中,超过5000万元的拍品有5件,超过1000万的拍品共22件。

image003
中国嘉德工作人员庆祝“大观之夜”成交再创新高

☘而“大观之夜”中部分拍品成交价占据了中国嘉德2016年春季拍卖会成交前5席,分别为:曾巩《局事帖》,成交价2.07亿元;宋克《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成交价9200万元;《唐贤写经遗墨并近代诸家诗画》,成交价5750万元。黄宾虹《高阁清话》5635万元成交;傅抱石《山鬼》5175万元成交。

♢虽然在大环境上,艺术市场正处于迷茫不安的当口,多家拍卖成绩也是喜忧参半,而在国内,古代书画市场表现仍然强劲有力。

精彩欣赏·中国嘉德2016春拍TOP 5

image005
No.1  曾巩《局事帖》成交价:207,000,000元

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其诗文受到许多名家的推崇。虽然《局事帖》仅有124字(包括上款、日期),但却是目前是曾巩唯一一件存世作品。2009年11月,《局事帖》曾在北京保利秋拍上以1.0864亿元成交,刷新了当时中国书法作品的拍卖纪录。据悉,曾巩《局事帖》被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竞得,成为今年内地春拍首件过亿的拍品,也成为继最贵书法黄庭坚《砥柱铭》4.4亿元、王羲之《平安帖》3.08亿元成交后再度拍出天价的书法拍品。

360截图20160523113522533
No.2  宋克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成交价:92,000,000元

宋克(1327-1387),字仲温,号南宫生,长洲(今江苏苏州)人。他是明代初期闻名于书坛的“三宋二沈”之一,其传世作品和生平文献极少,现已知的宋克存世书迹也许仅有二三十余件。宋克的章草书在元末明初章草领域可谓是一枝独秀,他一生曾反复临写《急就章》,其墨迹目前存有三本:一是故宫博物院藏本,宽20.3厘米,长342.5厘米;二是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本,宽13.8厘米,长232.7厘米;三是册页本,曾为北京市文物公司旧藏之物,也就是本次上拍的这件作品。据悉,其买家是近几年在国内油画艺术品拍卖场上十分活跃的山西籍收藏家张小军。2014年,张小军曾以8968万元的价格在苏富比北京竞得赵无极的重要作品《抽象》,这个价格迄今仍是赵无极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image009
No.3  佚名 《唐贤写经遗墨并近代诸家诗画》 成交价:57,500,000元

此册内收唐宋人写经计12页,第1、2页节录《佛说宝如来三昧经卷下》,第3、4页节录《十诵律卷十五》,第5页节录《入阿毗达磨论卷上》,第6-12页节录《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下》。前五页为同治间仁和魏稼孙藏,先于敦煌发现前近半世纪,斯诚可贵。后七页为民国初年泉唐陈伏庐收藏补入。

清至民国近百年间,此册收藏迭经魏稼孙、陈伏庐、方节庵三名家,题跋、题咏、题画包括赵之谦、吴昌硕、陆恢、吴让之、张大千、唐云等数十家,用纸极考究,有宋澄心堂纸、大宋崇文院笺纸、宋罗纹纸、宋藏经纸、明尺牍余笺、明金纸,凡此诸般集于一体,终成一代珍玩,实为罕见宝物。

image011
No.4  黄宾虹《高阁清话》 成交价:56,350,000元

黄宾虹是二十世纪中国画的一个高峰。黄先生是大器晚成型,所以他艺术生涯漫长,直到虚龄92岁,一直都在不缀的创作。这件作品是他在90岁画给香港新闻界名人郑德芬先生的作品。黄宾虹的画用纯墨和浅绛设色都有,这件作品的虚实关系,整个景观令人感觉舒适恬静、平和优雅,亦是当时心境的全面写照。从这件作品中,我们也可以得知,黄宾虹喜欢在题跋中表达他的绘画主张、艺术主张和文化理想,长款题跋也透露出他对这件作品相当满意。

《高阁清话》在拍前即引发高度关注,900万元开槌便引起激烈角逐,最后斩获5635万元佳绩,可谓众望所归。同时,也创造了艺术家个人作品拍卖的第二高价。

image013
No.5  傅抱石《山鬼》 成交价:51,750,000元

自古以来,这个美丽奇幻的多情女神,就是人物画的重要题材。历代画家尽情描绘山鬼,多以裸女形象出现,缀以花环草裙,骑坐于虎豹之上,隐约出失落、忧怨之态。20世纪以后,将“思公子兮徒离忧”之意生动表现出来的则首推傅抱石。山鬼幽怨的眼神,穿不透满幅播撒的凄风愁雨,频频回首,却等不来公子的车马,这是一个约会不遇的失望场面。深情、幽怨、迷离、奇幻,才是屈原诗歌的真正意境。傅抱石突破成规旧制,将画面定格于“表独立兮山之上”“怨公子兮怅忘归”两句,山鬼立于山巅,回眸远望,赤豹等皆隐约可见,再画“雷填填兮雨冥冥”“风飒飒兮木萧萧”,风雨交加,将山鬼置于而幽暗险阻的场景中,塑造出一个美丽哀怨的女神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