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艺术家是品牌本土化的重要推动者

  • 岳岩
  • 保时捷
最为热衷与艺术家合作的门类,除了服装就是汽车了。历数中国的大型艺术博览会,最大赞助商几乎都是汽车品牌,很多国际汽车品牌都会邀请艺术家去参观汽车生产过程、资助艺术家创作作品。汽车品牌为何这么热衷于参与艺术?或许是因为汽车本身就是艺术品有关,更多的原因来自豪车品牌对中国年轻群体的关注。在以往车展中盛行的豪车配美女的组合已经不能激发一部分年轻人的欲望了,而爱艺术的年轻人与爱车的年轻人往往是一个群体。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2018”现场展出的保时捷跑车

创始人费利·保时捷先生有一句名言:“一开始,当我环顾四周,却始终无法找到我的梦想之车,所以我决定自己亲手打造一辆。”现在的保时捷希望能够帮助到与费利·保时捷先生怀揣同样梦想、追求美好、具有创造力的年轻艺术家。

在2018年下半年各艺博会的合作方中,保时捷得到了显著的曝光。其不仅在9月与“影像上海”达成展览合作,还在11月与“Cc基金会和ART021”携手发起青年艺术家的评选活动。

其实保时捷对于青年艺术家的赞助,最初来自对中国偏远山区的慈善项目。2008年,保时捷中国向汶川地震受灾儿童捐赠第一笔善款,率先投入了超过540万元的资金重建当时受损的校舍,这是保时捷初次投身公益项目,随后它启动了“溢彩心”企业社会责任项目,希望改善中国偏远地区儿童的教育和早期综合发展条件,促进中国青年艺术人才的培养。然而在当时,中国全社会对于公益项目的认知不够,因为当时项目在四川,所以保时捷就与四川美术学院共同发起保时捷”溢彩心”艺术作品征集活动,希望通过艺术形式来呼吁全社会对于公益项目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儿童的更高关注,起到发人深省的作用。

姚清妹《双色视觉生物的四色梦》

在2018“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上展出的首届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中三位获奖艺术家张鼎、姚清妹、吴俊勇的最新力作。

时间发展到了2017年,保时捷中国在长期扶持年轻艺术家成长方面又迈出新一步,发展出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逐渐和更多的艺术团体、艺术中心、艺术机构,包括大学进行合作。因为汽车本身也是工业的艺术,所以保时捷希望通过持续助力青年艺术人才,让保时捷的工业艺术得到大众的认可。

张鼎《一种需要-情调-2》

在2018“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上展出的首届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中三位获奖艺术家张鼎、姚清妹、吴俊勇的最新力作。

保时捷中国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严博禹博士虽然表示保时捷的买家千人千面,个性化极强,但他还是给出了保时捷中国买家画像:平均年龄36岁,在欧洲和美国的客户平均年龄是50多岁,所以从时间上来讲,中国市场的客户其实是年轻一代。另一点和全世界其他市场不一样的是,中国市场男女车主的比例较为均衡,几乎是1∶1的。当然,不同车系的男女车主比例还是稍有不同的,但是和海外市场相比,中国的男女车主性别比例相对来说更趋平,这是中国市场所独有的特征。就欧洲市场来讲,是非常典型的以男性为主导的市场,女性拥有者不到15%。另外,中国地区的客户对艺术品、新鲜事物尤其高品质的新鲜事物特别敏感,有着特别的爱好和追求,保时捷发现其实他们的车主和客户都希望能找到适合他们品位、展现他们风格、体现他们价值观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无论是新的艺术形式还是新的艺术家,他们都非常感兴趣。

吴俊勇《东山南海西园北国》

在2018“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上展出的首届保时捷“中国青年艺术家年度评选”中三位获奖艺术家张鼎、姚清妹、吴俊勇的最新力作。

除了公关部的企业社会责任项目,保时捷市场部也紧跟艺术合作,在2018年与“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的合作,展现了保时捷与知名摄影师的合作成果。相对公关部,市场部在艺术领域的推广就比较直接,所有的作品都可以看到汽车的身影。

摄影师Florian W. Mueller与他专程在上海、台北拍摄的系列作品

“影像上海”现场,我们采访了与保时捷合作的德国摄影师Florian W. Mueller,他本身擅长的领域是建筑、风景等的抽象摄影,让照片中的人物和建筑物产生一种互动的关系。保时捷看中了Mueller对这种关系处理产生的美感,于是找到他。当然,最开始时,保时捷是希望Mueller拍摄汽车广告片,Mueller说他不想拍广告片,因为广告片在拍摄时,一般公司的艺术总监、创意总监甚至CEO都在,摄影师只是在完成客户脑海里的那张照片,Mueller和他们说要拍艺术作品。保时捷的工作人员很开明,说“你去拍你的艺术作品,尽可能把保时捷融入到你的艺术作品中就行”。他们希望他到上海和台北创作一组有关产品的摄影作品,拍摄的都是实景汽车,所以保时捷官方也给了摄影师很大的协助。之后,又邀请他在马来西亚的保时捷摄影大师班中进行分享,讲述如何将环境与保时捷更好地融合。

Mueller的作品通过反复的、大量的拍摄形成很多叠影效果,因为作品中的细节太多,增加了观众观看的时间,这也让观者和作品产生一种情感上的联系、互动,潜意识中,影响着观者对保时捷与本地城市关系的看法。

对于商业和艺术之间的平衡,Mueller提到他敬仰的著名人像摄影大师布巴(Boubat)说过的话,“你告诉我怎么拍,这就是商业;我想怎么拍就怎么拍,这就是艺术”。

Q&A

对话严博禹/唐凤靓:希望艺术家反映中国的独特性

严博禹博士(Dr. -Ing Jens Puttfarcken)保时捷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右);唐凤靓,保时捷中国公关传媒副总裁(左)

《艺术商业》: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保时捷深度参与了两次上海艺术类的博览会,但两次的呈现为何截然不同?9月的“影像上海”是以合作摄影师为主的影像展,“ART021”是青年艺术家展览。保时捷为何热衷于参与艺术博览会,并与之合作?

唐凤靓:艺术是公司各方共同关注的项目领域,但是大家关注点可能不太一样。在公关部,由于我们负责企业社会责任的项目执行以及宣传,因此更关注的是带有公益性质的艺术、文化类相关项目;市场部则更关注具有商业推广意义的项目,比如您刚刚提到的“影像上海”的合作更偏向于商业方面。

出于对品牌的承载、宣传以及形象上的高度一致,我们这个项目更多站在公益的角度,一是挖掘中国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二是我们提供更多、更大的平台以及在财务上支持年轻艺术家。所以大家的关注点不太一样,总之保时捷和艺术之间有不解之缘。

严博禹博士:市场部门更多的是关注商业推广层面,尤其对于车款本身以及品牌的更多推广。而关于青年艺术家的双年评选活动更多展现企业的社会责任,我们希望给年轻的艺术家提供一个展示才华、展现作品的平台。

保时捷所展示的无非就是两方面,一方面与赛车、运动有关,我们有卡雷拉杯,希望能够展现汽车的性能;另一方面是艺术、设计,类似这样的活动,我们共同关注以上两个方面。在此我要特别引用创始人费利·保时捷先生的一句名言:“一开始,当我环顾四周,却始终无法找到我的梦想之车,所以我决定自己亲手打造一辆。”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保时捷跑车。凭借我们的强大实力,我们希望能够给这些年轻艺术家以及新的艺术形式提供一个展出平台。我们为他们提供便利,让其作品能更快、更好地被世界看到、接受并最终认可,也是圆了费利·保时捷先生的梦想。其实他当时很不容易,从无到有创立一个品牌。我们现在既然有这个能力,便希望能够帮助到与费利·保时捷先生怀揣同样梦想、追求美好、具有创造力的年轻艺术家。

《艺术商业》:在此次“溢彩心”的评选标准里面,强调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心这个问题,目前我们中国青年艺术家双年评选的制定标准有没有保时捷公关部的参与?还是完全由组委会达成?还有,我们除了向获奖青年艺术家们提供展示平台之外,是否会对他们的作品进行购藏?

严博禹博士:如果你仔细研读我们的评选标准,你会发现非常复杂和全面。因为我们的评委都是中国各大艺术院校的顶尖艺术先锋、领军人物、艺术家、教授,或者意见领袖们,所以他们对于作品的评判非常权威、公正且专业化。当然,我们也会融入保时捷自己的评判价值。更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希望他们任何形式的作品都可以体现当代中国的发展状态以及艺术家自己独有的观点。但目前我们还未购藏。

唐凤靓:其实从2017年首届评选开始,我们就和“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还有评选提名委员会共同制定商讨标准、评选流程和机制,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保时捷虽然是项目的共同倡议方,但我们作为商业品牌,还是希望把专业的事情留给专业及权威人士去做,因此在制定整个机制的过程中,我们非常开明,并没有从商业的角度有太多的干预。

我记得2017年的时候有很多很有意思的讨论,比如说评选的年轻艺术家应该是35岁以下还是40岁以下。最早的时候我们曾经讨论35岁以下,但同时也得到业内很多人的建议,他们认为对于创作之路并不容易的艺术家来讲,我们可以更包容、更放开一些,所以最终定在40岁以下。当然我们还有非常多的探讨,比如最终获奖人应该是1位还是3位。这当中我们参与了很多探讨,但我们也非常尊重艺术圈共同的标准,我们始终不进行太多商业性的干预。

《艺术商业》:创造一个知名的汽车品牌和成为一个知名的艺术家之间有哪些共性和差异?

严博禹博士:无论是对一位艺术家,还是对一个商业品牌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在人群当中树立品牌形象和价值观—通过不懈的努力去塑造、维持,并不断地展示你的品牌,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品牌。通过不同活动树立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观,不管是艺术家也好,还是商业公司也好,必须让你的客户一目了然,了解你的产品,了解你的卓越之处,同时通过你的作品感受到你的价值观。不论是我们的产品,或者组织类似的活动,都是不断地展示企业的价值观。所以无论是艺术家,还是商业企业,最重要的共性就是不断地树立自己的品牌。

唐凤靓:保时捷和艺术、艺术家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其中有一点,保时捷的品牌理念融合了很多看似矛盾的方面,比如说日常的实用性、功能性、审美性以及我们追求的产品的艺术性,同时也要被社会所接受。我们实际上在融合很多看似矛盾的点。而艺术家也是,他需要发掘生活、艺术当中很多的矛盾点,去制造冲突、发现冲突,从而反映一些事情。

另外一个共通点,作为一个强大的品牌,或者作为一个艺术家都需要非常敏锐的心和视角。对于品牌来讲,我们必须对市场非常敏感,对消费者非常敏感,需要有一个敏锐的嗅觉。艺术家也是一样的,需要与时俱进,理解时代的潮流、时代的审美,我觉得这个都是相通的。

《艺术商业》:从您个人角度来看,有没有对中国年轻艺术家提的建议?

严博禹博士:我的建议是这样的,我们所在的国家—中国,非常独特,从全世界范围来讲,中国发展速度极快。我希望艺术家们能够在作品中反映出这一点。他们不仅要能够消化和反映出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同时在他们的作品当中要表现出独到的观点及思想,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能够通过作品帮助中国更快地发展,这也是艺术家的社会责任之一。当然,呈现的方式可以各有不同。重中之重还是要做一面镜子,即映射出中国的日新月异。

 

采访、文 / 岳岩

图片提供 / 保时捷

《保时捷:艺术家是品牌本土化的重要推动者》选自《艺术商业》12月刊

《艺术商业》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