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化逆袭 |《艺术商业》11月刊

无论说“亚文化”还是“圈层文化”,我们所面对的,可能是一些看上去奇奇怪怪、毫无价值的人与事,甚至令主流文化难以接受。然而,资本与内容市场都瞄准了这些小众文化。《艺术商业》11月刊重磅专题带您看“亚文化的逆袭”。

《艺术商业》11月刊“亚文化的逆袭”封面

重 磅

商业篇

小众音乐的大众市场,有坑也有戏

什么是摇滚?

2014 长江迷笛 :夜晚的迷笛营

摄影 :宇轩

这个问题在华语文化艺术圈层已然盘踞了30余年,至今未有一个标准答案。大家只能从自身有限认知出发,为自己找一个自圆其说的解释。有人认为摇滚代表一种反叛精神,形式并不重要;而严格的音乐分类学家则认为摇滚是固执在某一类节奏、和声、表演方式的音乐门类,至于歌词表达了什么他们一点都不在乎;而在那些越来越具有国际视野的新新人类眼中,摇滚(Rock)和流行(Pop)、节奏布鲁斯(R&B)、嘻哈(Hip-Hop)、电子(Electronic)、乡村(Country)等并列为现代音乐的一部分。

2014 长江迷笛 :左右乐队

摄影 :李乐为

是的,摇滚乐和流行音乐的并列关系越来越被音乐爱好者接受,曾几何时,两方受众水火不容、剑拔弩张的局面,在如今崔健、唐朝等第一批中国摇滚音乐人开始陆续庆祝出道30周年的日子里渐渐缓和下来。

2018 北京草莓音乐节现场

摄影 :莫四

这不是亚文化的崛起,而是年轻人的崛起

法国古城阿尔勒,一个个身着仿佛18世纪华服的少女,从古文化遗址阿利斯康墓地上鱼贯而出。大多数人面对此情此景,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词汇是“死而复生”。

2017 年,Dolce & Gabbana 的秋冬大秀邀请了全球 49 位明星、网红代替超模为品牌走秀

是的,这是一条“重生”之路,是Gucci近4年来的一次再生。

Gucci 签约艺术家 Helen Downie 的作品

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意大利传统品牌、开云集团的当家明星,发展至2014年时,销售业绩几近跌入谷底。一同下坠的还不只这一个品牌,放眼全球奢侈品市场,各品牌的增长量都有所减缓,不得不靠每年的提价和欧亚市场的价格差来提升销售业绩。反观时尚新贵,如Vetements、Off-White等潮流品牌则迅猛崛起,快速抢占了年轻的消费群体,尽管它们部分产品的销售单价如同百年奢侈品牌一样高昂。

LV 与 Supreme 合作了限量单品

从山寨到脑洞,日本动漫产业凭什么火爆 50 年?

悟空是《七龙珠》里最喜闻乐见的角色

摄影 :youthx 青年

托蒂曾苦练日向小次郎的猛虎式射门;2002年韩日世界杯时,因扎吉特地买了《足球小将》单行本带回意大利;2018 年世界杯 1/8 决赛中,日本球迷在看台上挂起了大空翼的巨幅海报……

日本东京台场的高达基地

摄影 :youthx 青年

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大空翼、哆啦 A 梦、Hello Kitty等动漫元素相继出现在东京 8 分钟的表演中;蜡笔小新、路飞、鸣人和孙悟空等 9 个日本动漫形象随后,更成为东京奥运会的形象大使……

日本动画片《蜡笔小新》的手办

摄影 :李嘉琦

诸如此类的日本二次元(动画、漫画、游戏以及周边衍生品,以下简称“动漫”)故事,往往会在不同时段里,被各类相关新闻不断地重刷、重播,也形成了众人对于日本动漫产业乃至日本文化的核心观感—一个由庞大的、拥有世界级辨识度的动漫形象汇成的超级动漫 IP 森林。

酷的征服:日本动漫的好莱坞进击之路

《未麻的部屋》(1997)

今敏,20 世纪 80 年代主要以美术和编剧的身份与大友克洋合作创作,真正以导演身份独立执导作品是从1997 年的《未麻的部屋》开始,他的作品风格被总结为“从一个现实观察点开始,与存在的幻想是混合的,最后被纯粹的幻想所结束”。2010 年 8 月 24 日因为罹患胰腺癌病逝,享年 46 岁。他的作品打破了梦境与现实的主题,并且镜头剪辑风格对电影工业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1998年,詹姆斯·卡梅隆在好友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水形物语》)的推荐下接触了日本漫画家木城雪户的《铳梦》,被其吸引,决定将这部漫画改编成电影,这一计划直到20年后才完成。2019年年初,全球院线将会放映这部漫改作品《阿丽塔:战斗天使》。这不是卡梅隆第一次对日本动漫产生兴趣,他对日本动画导演押井守赞赏有加,认为押井守的动画是“科幻电影中最美丽、最艺术、最具风格的作品”,弥补了好莱坞的短板。卡梅隆说:“好莱坞首先考虑有魅力的角色,然后写脚本,最后搭建舞台装置,是以这样的顺序拍电影,但是押井守的电影首先确定‘世界观’,然后考虑故事和角色,这是好莱坞没有的做法。”

《风之谷》(1984)

《龙猫》(1988)

宫崎骏,导演生涯从 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于 80~90 年代达到巅峰。宫崎骏的画风清新,作品描绘的世界充满纯真的想象力,他认为动画是为孩子创造的。

耽美文化背后的女性心理和产业发展

2018 年 7 月,网剧《镇魂》和剧中两大男主角全媒体屠榜,横扫各大影视娱乐指数排名。粉丝群以“镇魂女孩”之名“C 位出道”,在全国数个一线城市商业中心的大屏幕露面,风头一时无两。

镇魂

《镇魂》之外,近几年的影视作品乃至广告大片,从《上瘾》《逆袭》热播到某知名刊物找双男星同游拍摄的特辑大卖,给大众的感觉都是:只要沾上“腐”就能火。而最近知名耽美IP 纷纷被各大影视公司、电视台以千万金额签约,更像是证实了这一点。

电视剧《太子妃升职记》

嘻哈快餐

《中国新说唱》(又名《中国有嘻哈》)第一季第一期录制时,总制片人陈伟蹲在大门口的花坛上,挨个数来报道的选手。

他有点担心人来得太少。那时,2.5 亿元已经投进去了,这个数目是以往网综投入力度的 4 ~ 5 倍,而赞助商和冠名商还不见影子。

近九成为“85 后”~“00 后”

这部分人群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都很强,正是商业关注的主力人群

他还记得,当初立项时,爱奇艺 CEO 龚宇问了他一句:嘻哈有可能成为大众文化吗?陈伟讲了嘻哈走向大众的可能性,同时也说了自己的担心。龚宇只听了几分钟,就拍板定了下来。

谁都没想到,这一举成就了 2017 年暑期最热的网综。

B站:二次元文化的大众化实验

这是一次与众不同的亮相。

2018年3月28日,美国纳斯达克(NASDAQ)证券交易所,中国最大的二次元社区bilibili(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正式挂牌上市。

现场参与敲钟的,除了公司高层董事,还有一些穿着Cos服装和卫衣的年轻人。他们是在B站拥有至少百万人气的顶级UP主:Lexburner、咬人猫、墨韵、渗透之C君、高佑思、西四炸弹、吃素的狮子和茶理理理子。

B 站的吉祥物是 22 娘、33 娘与她们的宠物小电视

艺术篇

第三日关于生物艺术的超越性

如今的时代是一个崭新的科技时代。人们可以通过尖端的科研技术进入前人无法想象的认知和美感边界。用给比约克做无皮面具的奥克斯曼的建筑作品来对比举例:两个相貌相似的圆顶建筑,却有着极度对比的设计文化。第一个建筑由上万个钢铁的原件组成;而奥克斯曼的作品,则是由单一的丝线构成的。前者是合成品,后者是有机创造。一个被强行融入本不属于它的环境,一个则是由环境而生。前者是人造物,后者是自然本身。奥克斯曼向我们展示了她是如何创造这个建筑的:她和她的团队把一条白蚕装入有多个微型摄像头的白色立方盒子,白蚕随即开始织茧,多方位的摄像头随即记录了白蚕织茧的轨迹。轨迹被计算机助手分解后传输给机器人画图,机器人持笔即在白纸上画出所有的轨迹记录;之后这种轨迹再被3D打印建成模型,然后开始投入实物修建。

Iris van Herpen 设计图 1 与 2,Neri Oxman

《击掌,生命》,图片由 MoMA PS1 提供

他们把艺术玩成了亚文化

田晓磊个展“夜殿” 展览现场

在从前,艺术或许常被称为小众文化、精英文化,但却从未被归为非主流的亚文化。在人类的历史上,艺术几乎被誉为是“不可或缺”的。然而,在今天,当新媒体艺术以空前“难以理解”的姿态闯进艺术界,连圈内人都不禁摊手:艺术,终于被这批年轻人玩成了亚文化。

吴珏辉 《原子蜗牛》 动态装置,直径 5 米

视 界

电子游戏庞大的媒介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lbert Museum)大型特展“电子游戏:设计/游戏/干扰”(VIDEOGAMES:Design/Play/Disrupt)在展览之初就以明确的姿态支持并指明了电子游戏在当代话语中亟待被认可但尚未被完全接受的现状—世界上每天有近1/4的人在玩着游戏:从通勤期间挤出十几分钟玩手机游戏的白领,到坐在奥林匹克体育场观看体育竞技的观众。但到目前为止,电子游戏作为一个兼具科技创造和艺术美学的综合机体,它的价值还没有被其所涉及的各相关领域所充分认可。

参与本次展览展出的游戏案例视频合集

观众交互体验 – 处于测试阶段的手机游戏程序

南京当代艺术市场的突围

10月的南京,空气里飘散着桂花的甜香,这无疑是南京最好的时节之一。10月11日,首届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伴随着首场论坛“国际化视野中的多元当代艺术市场”低调亮相。在位于南京国际展览中心的1.2万平方米展厅中,依次分布着26家画廊。26家,可以说是全国目前参展画廊最精少的博览会,但是从参展画廊来看,也囊括了许多颇具代表性的画廊:既包括国际知名画廊,如日本老牌白石画廊、HdM画廊,又包括在中国经营多年,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艺博画廊、华氏画廊、星空间、亦安画廊、艾米李画廊等,还有台湾的几家知名画廊,如亚洲艺术中心、索卡艺术、大象艺术馆、传承艺术中心等。当然,它们无一例外地都是第一次参与到南京本地的博览会中。

首届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

首届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现场-白石画廊

经 典

单色釉瓷:开启市场的黄金时代

清《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雍正记事杂录》载:雍正十一年的一天,内务府总管年希尧家人郑天赐、宋涛,呈各色菊花式盘十二色,内每色一件。司库常保、首领太监萨木哈承览,奉旨:“著交与烧造磁器处,照此样每式烧造四十件。钦此。”此档案中所载“菊花式盘”,被视为雍正朝单色釉瓷的代表作品。传世完整的菊花式盘十二色,仅有故宫博物院珍藏一套,被奉为雍正单色釉至宝。实际上,雍正菊瓣盘远不止十二色。而风雅慕古的雍正帝,在其执政期间烧制的单色釉,不仅体现其高雅清新的审美,也成为深受市场和藏家追慕的对象。

清康熙 白釉刻云纹马蹄尊

高7.3cm

保利艺术博物馆“大朴尚简:

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展品

清雍正 红釉高足碗

高13.1cm、直径18.1cm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

保利艺术博物馆“大朴尚简:

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展品

明万历 回青釉盘

直径24.3cm

保利艺术博物馆“大朴尚简:

明清单色釉瓷器菁华展”展品

人 物

马寅:有一种生活叫阿那亚

阿那亚—这个并不十分好记的名字,近几年频频出现在文艺中产和小资青年的生活中。即便你对这3个字印象不深,那你也一定记得那栋刷屏的“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海浪、沙滩、建筑、光影……构筑起阿那亚的“生活观”。“人的精神生活一定是需要精神空间和艺术空间来承载的。”一手打造出阿那亚品牌的马寅这样定义他心中关于“美好生活”的精神维度。

梁绍基《月庭》,阿那亚 UCCA沙丘美术馆开幕展“后自然”展出作品

于吉《Ta Jama—绿毛怪》,阿那亚 UCCA沙丘美术馆开幕展“后自然”展出作品

郑波《沙丘植物园》,阿那亚 UCCA沙丘美术馆开幕展“后自然”展出作品

视 角

当代艺术,或许在潮流之外

2018年香港秋拍,当代艺术板块似乎成了2018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最亮看点。面对该情况,索卡艺术中心创始人萧富元先生,谈及了自己近30年来在大陆经营当代艺术的感受。

公共艺术何以连接公众

第7届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在2018年掀起大地艺术的高潮,预计在2019年,中国各地会迎来此起彼伏的大地艺术节。由溧水区全域旅游建设暨无想山南建设指挥部主办的“无想而为”南京溧水无想山全域旅游公共艺术装置设计大赛目前已经进入作品征集阶段,如何在不断涌现的艺术乡建项目中保持独立、体现特色,如何让当代艺术适应当地文化、实现品牌效应,成了项目策划方和艺术家需要思考的共同使命。“艺术乡建”是一个需要政府的支持、理性的资本开发和周全的基础设施建设等众多因素参与的重要命题。

计算机的艺术创造力

2018北京国际设计周期间,由ThinkPad独家赞助的主题论坛邀请9位设计师,围绕“运转世界的设计力量”这一主题展开演讲。作为中国数字化设计的开拓者,张周捷从10年前便开始关注计算机的创造力,让作品完全回归数学逻辑,并持续对计算机所能达到的极限进行探索,一直努力将计算机自带的美感带入到众人的视线中。

为什么沉浸式体验更具吸引力

美术馆最有力的信息传递场所是在一间间展厅里,作品有序、小心地排列着,漫步一圈大约需要45~90分钟—费舍尔将其称为“走一遍艺术品”的基本美术馆体验,这也是我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参观美术馆的体验,而沉浸式体验则让作品吸引观众更多的注意力。

趋 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