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茶制器 | 徐政夫:从找艺术品到找健康茶

  • 岳岩
  • 方铱霏
  • 岳岩
作为台湾古董收藏团体“清翫雅集”的发起人,徐政夫已经有近 40 年的古董生涯,而他一直都认为古董是生活美学的一部分,如茶。做古董的人,喝茶时自己的茶席通常会摆出例如民国的茶杯、清朝的紫砂壶之类,而徐政夫摆出的却是非洲的碗、土耳其的瓶以及中国的陶罐。这其中关于茶具,只有一套印有潘玉良作品的茶杯。“喝茶时就是要赏味艺术品啊!”徐政夫一边摆弄伊朗的糖罐一边讲道。

IMG_9217
喝茶和收藏都是徐政夫生活乐趣的一部分。

☞在徐政夫眼中,茶从来都不是单一的存在,但却是一个搭配的必须。现在的他到处打听武夷山茶产区哪个地方从来就没有用过农药化肥,寻找自然生产的安全茶,成为徐政夫所建立的观想中的一项工作。

苏州听枫落幕

☘第一次想在大陆做茶已是 10 年之前。徐政夫觉得那一次开始得太早,整个市场都不成熟。因为自小在台湾的学校受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影响,因而对苏州的印象极好,正好遇到画家朋友叶放在苏州置业,徐政夫夫妇就一起在那边买了房子。当年他们想到退休在苏州居住,所以在文物保护建筑“听枫园”开设茶空间。刚好苏州市书记之前在江苏台办任职,去过台湾多次,希望徐政夫能把台湾的风气带到大陆。
茶席一角2茶席一角

✤真正让徐政夫心动和着迷的是听枫园这个园林。清同治光绪年间,曾署苏州知府的湖州人吴云筑宅园于此,因园内有古枫婆娑,故名“听枫园”。吴自称:“宅居不广,小有花木之胜。”这是徐政夫梦中的庭院,同时园里还有苏州书画院的空间,这和艺术都很匹配。他找来当时台湾的冠军茶,把这款茶以及刘国松的画带到这个园林,空间取名“听枫观月”。


徐政夫经常混搭使用茶器茶器没有一定之规,从各地买来的器物,只要适合喝茶,都可以摆上茶席。

北京重拾茶趣

✡徐政夫苏州的桌椅搬到北京,在北京观想举办茶课。举办茶课并不是观想的营收项目,只是很多客人有需求,想了解茶,于是徐政夫就组织老师来教大家。观想的茶客更多分享知识和见闻,对于制式严格的茶道,基本上不去宣扬。徐政夫把茶看成一种生活情趣,茶灵活而又生动,并不适合条条框框。“表演归表演,喝茶归喝茶,有人说喝茶一定要正襟危坐,一定要跪在那里,一定要放着音乐、点着香才能喝茶,那真是大可不必。今天高兴了点香喝喝茶,明天劳累了还可以用冰水泡杯冷泡茶。喝茶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事,不要把它变得格式化了,越格式化你放松和发挥的空间就越小。”

日本的杯子和土耳其的碟子

日本的杯子和土耳其的碟子。

再次寻找安全茶

☂通过苏州听枫观月和北京茶课的经营,做着高精尖古董生意的徐政夫越来越觉得做茶应该是民生必须品而不是奢侈品。而且从自己喝茶的经历看,价值 100 万元一饼的茶,确实比价值 200 块一饼的茶好,可是没有好到距离有近 100 万元人民币那么大。喝到没有农药、安全的好茶,才是首要的。他希望 95% 的人不要去追求所谓高精尖的茶,也不要以为贵的就是好茶,而是轻松、随心去喝茶。

喝茶时随意点起的香

喝茶时随意点起的香

◈20 世纪 90 年代,徐政夫刚到内地时还在做古董经纪,那时他的助手带着自己的朋友也参加了观想的茶课,茶课之后,两个人又燃起对茶的热情。说又燃起,是因为他们分别在不同的时期都做过与茶有关的事情。借着观想的观字,他们与徐政夫商议,在观想创立了“与茶有观”的茶品牌。徐政夫希望重视茶叶本身是否健康这件事。

 (需要截图) 徐政夫喝茶时习惯鉴赏自己从各处收罗来的物品,这个桌子之前安放在苏州听枫园,目前在北京用于茶课教学使用1

鉴赏从各地买来的器物,是徐政夫喝茶时的习惯。图片中徐政夫使用的桌子原本放置在苏州听枫园的茶空间,现在放置在北京观想艺术中心。

☘相比起附加值的茶文化,茶让人身体健康、心情愉悦如今显得尤为重要。“西藏早期没有水果,也没有蔬菜,生活在这里的人靠什么维持基本营养?靠茶。茶所带来的各种矿物质、维生素补充了当地人缺失的营养,茶还帮助藏地居民消化各种肉类和奶类。各地喝茶的品种都不一样,就像北方和南方不一样的建筑。”行走各地的徐政夫对于地区不同,生活习惯的差异化感受明显。不同生活习惯与体质的人,身体会告诉你要喝哪种茶,这时的茶会起到相应的保健作用。说到底,茶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回归茶的本质,回归安全、健康、好喝。

 

《徐政夫:从找艺术品到找健康茶》选自《艺术商业》5月刊,文章有删减。

360截图20160517171446708

《艺术商业》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