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公号设计癖做了一个调查,询问什么是致敬?什么是借鉴?什么是抄袭?网友的回答很发散,“学习阶段借鉴,流氓阶段抄袭,牛逼阶段致敬”“致敬是影子,借鉴是骨肉,抄袭是完尸”“致敬是仅提及就好,借鉴是拿来用了标明出处,至于抄袭你可以咨询郭敬明”……毕竟已经进入版权时代,当企业与机构都在热衷于“文化艺术+”、全民进入创意领域时,致敬、借鉴、抄袭不得不一次次地浮上水面,一次次被提及,正因无法有精确量化的衡量标准,它们之间的微妙关系被很多人利用,即便对上述问题做了绝妙回答的人,也很难一一区分清楚。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奉行“拿来主义”的挪用艺术
艺术界自古以来强调个体创造力,每个不同的地域与时代都会给予艺术家不一样的参考素材,“艺术家选择了什么”开始成为当代艺术的创作定律之一。上世纪一个门派“挪用艺术”(APPROPRIATION ART),起源于西方国家的现代主义时期。现在它成为后现代主义中的一类主要创作方式。1917年,杜尚将一个从商店买来的男用小便池命名为《泉》,并直接匿名送到纽约独立艺术家协会举办的展览要求作为艺术品展出,首创了现成品艺术,也成就了“挪用”的标志性作品。生于1953年的美国艺术家麦克·波德罗(Mik Bidlo),是纽约“东村艺术”的代表人物。他从1993年到1997年,创作了5000张不同的素描《泉》,主题形象就是杜尚的小便池。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杜尚《泉》
杜尚的小便池只是麦克·波德罗诸多创作中的冰山一角,他画技高超,临摹几乎能够以假乱真。在创作过程中,他会改变原作的材质或者制作手法,将他人的名作转换成自己的作品,以此来质疑“原创性”概念。他有意给艺术史的秩序造成混乱,因为在他看来,在博物馆、画廊、艺术品拍卖会和美术史的秩序里,这种意在建立等级的商业与文化秩序里,才会格外看重原创与模仿、原作与非原作、真品与赝品的差别。西方挪用艺术正是在这一点上,深刻地嘲讽艺术史和艺术市场规则。波德罗说:“模仿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大多数人模仿他们喜欢的东西,但从不去考虑其中涉及的讽刺性因素。”
挪用艺术的不可界定性,备受质疑,经常遭受创作著作权的纠纷。与此同时,也是因为不可界定性,“致敬”则成为另外一个备受争议的词。
什么才叫致敬?
为纪念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逝世50周年,山田洋次翻拍了小津名作《东京物语》(更名为《东京家族》),并于2013年1月在日本公映。当时的文宣这样说:这场相隔60年的“对话”,既是大师对大师的致敬,也是松竹映画前后辈导演对电影艺术的一种跨越生死的前后呼应。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
同一个家庭的同一个故事,只是时代上的不同。山田洋次当时已经81岁,功成名就,他不顾虑被扣上“抄袭”的帽子,他认为模仿不是一种罪过,不模仿怎能去体会?但显然,优秀的致敬片并非单纯模仿,更像同名作文的再创作,这其中必须带有创作者强烈的个人风格。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昆汀·塔伦蒂诺是一个鬼才,也可以说他是一个致敬型导演,他在接受英国《帝国》杂志采访时承认:世界上所有的电影都是我偷师的对象。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被解放的姜戈》
《被解放的姜戈》是他的翻拍经典,拿下了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大奖。昆汀致敬的是1966年赛吉奥考布西执导的经典意大利西部片《姜戈》。《杀死比尔》系列则是他对港片的致敬,在著名的“青叶屋大战”中,乌玛瑟曼穿的是李小龙在《死亡游戏》中的黄底黑条纹战衣,武打招式也多来自李小龙的《精武门》。李小龙、刘家良、张彻都是昆汀的偶像。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杀死比尔》
还有当年颇有争议的《疯狂的石头》,有人说宁浩导演抄袭了《两杆大烟枪》,整体情节相似,风格一样,部分情节套用(例如黑老大手下雇佣的杀手误跑到黑老大家里干掉了大boss)等。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认为宁浩更像是自己演绎了重庆版的平行叙事,剪辑和分镜头风格与《大烟枪》完全不同。可以定义为一种平行叙事的再创作。有人认为情节相似度太高,主要人物基本可以对应,结局也非常接近。但事情终究无法有个定论。《疯狂的石头》最后收获了不错的口碑与票房。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疯狂的石头》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两杆大烟枪》
比假借致敬抄袭更卑劣的,是简单粗暴的抄袭
日前,俄版杂志《Glamour》封面释出,被指控封面抄袭GUCCI找上门合作的台湾设计师John Yuji的原创纹身贴。她用纹身贴作为媒介在人体上进行创作,巧妙地视觉化了互联网与新世代的关系。《Glamour》在ins上解释:我们只是想要致敬,绝对没有恶意。在贴文后面补上一句“封面受艺术家@Johnyuyi启发”。但Yuji指出:在我认知的“致敬”应该是以下对上,那今天如果是以上对下的致敬,那算是致敬吗?我不懂,反而像是在钻漏洞。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左为《Glamour》杂志封面照,右为John Yuyi设计作品
致敬因此成为很多人抄袭的挡箭牌。中国的产品领域是众所周知的山寨重灾区,文化艺术领域里的例子也开始层出不穷,但相比起把致敬当做抄袭,一些案例根本连致敬都谈不上,只是赤裸裸的原版抄袭。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位于上海瑞虹天地的teamLab水晶烟花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某旅游节山寨的“水晶烟花”
teamLab的展览因为其视觉效果的炫酷,经常会出现排长队入场观看的盛况。teamLab这个新媒体创意团队开始逐步为中国大众所熟知。但是最近,由某公司举办的旅游节开幕式上,位于公园正门的“水晶烟花”,被证实是复制teamLab的作品水晶烟花。为此,teamLab株式会社发表声明:“在中国我司授权、提供专有技术的“teamLab水晶烟花(teamLab Crystal Fireworks)”仅在上海瑞虹天地、佛山岭南天地、武汉天地以及上海虹桥天地进行展出。并表明,对此侵权事件,我司将严肃处理。”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teamLab水晶烟花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某旅游节山寨的“水晶烟花”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盗版水晶烟花自选图案投射微信界面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正版“teamLab水晶烟花”操作界面
2016年3月1日大型艺术装置“雨屋(Rain Room)”登陆成都。然而2016年2月29日16点26分,余德耀美术馆在官方公众平台发出关于“雨屋(Rain Room)”的版权声明,声明英国艺术团体“兰登国际(RandomInternational)”创作的“雨屋(Rain Room)”(以下简称“雨屋”)为余德耀基金会(YuzFoundation)收藏的作品。所有由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雨屋展览之外的以“雨屋”或者“Rain Room”为名的展览,或者抄袭“雨屋”作品创意的展览,均与兰登国际和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无关。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余德耀美术馆 “雨屋”(Rain Room)现场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成都雨屋
据《人民日报》2015年8月11日报道,新疆克拉玛依油田一号井景区内的“大油泡”雕塑主体部分安装完成。然而,就在这则新闻发布不久,英国广播公司便指出,该雕塑涉嫌抄袭英国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于2006年在芝加哥千禧公园(Millennium Park)放置的标志性雕塑《云门》(Cloud Gate)。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左图为芝加哥千禧公园里雕塑“云门”
右图为新疆克拉玛依油田胖的艺术装置“大油泡”
另外还有 艺术家陆扬作品“降头风筝”被台湾x艺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在其伊藤润二展览中抄袭、红点至尊奖抄袭事件、《汽车人总动员》被判侵权,等等不一而足。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左:2018年“伊藤润二”风筝现身台湾展览
右:2016年陆扬的作品《妄想曼陀罗——降头风筝》
如何维权?
抄袭与著作版权纷争近期频发,因为著作权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利益。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中,除了艺术作品原件具备升值潜力之外,更大的商业利益来自版权。依据《著作权法》规定,美术作品物权转移后,除展览权外的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即便是作品实际拥有人想通过发行衍生复制品获利,也必须获得作者授权,否则便是侵权。所以,知名艺术作品的著作权,意味着难以估量的商业价值,这也是诱使违法侵权事件和著作权纠纷频发的重要因素。
致敬、借鉴还是抄袭?你心里没点数吗?

《著作权法》
对著作权方(艺术家或者机构)来说,如果遭遇侵权,最好利用法律手段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排除特殊情况,在遇到有人侵犯你的著作权时,一般会先向侵权人发函,要求停止侵权。同时保存对方侵权的证据,如果在函告后对方仍侵权的,可以向被告所在地或侵权行为发生地的法院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