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沧浪亭在混搭中圆融

沧浪亭,本是苏州一处著名的古典园林。2018年5月18日至8月29日,由吴洪亮担任策展人的“自·沧浪亭”当代艺术展在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展出。此次展览的一大特色,是将古代苏州的造园观念,应用于当代艺术的策展设计之中。沧浪亭和当代艺术展,听起来是不搭界的杂糅,但在展览现场,各种古今中外的元素却在策展人的协调下,于内在艺术思想上达到协调、圆融。“慢行、不言、静观、遐思”,是古代文人在沧浪亭中的生活状态,也是今天策展人对观众的期待。生活的层层滋味,古人在园林中细细品读。换一个角度,多一方视野。在这以园林为基调的当代艺术展中,更需要观众用一颗沉静的观展之心,去发掘策展人吴洪亮在视觉与听觉展示中布置的种种艺术趣味。

王冬龄《竹径》配合沧浪亭原本“前竹后水,澄川翠干,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尤与风月为相宜”的诗意

沧浪亭:心灵的地图照进现实

▌别以为苏州园林仅仅是听风赏月的雅玩之地,它还是造园者自身心灵的写照。曲折蜿蜒的小径是园林的血脉,小径又时而分成岔路,向左还是向右—这本身是一种抉择,也是一种无可避免的纠结、矛盾。屈原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这句话自古以来就暗示着中国文人在官场中的进退选择。宋人苏舜钦(1008-1048)是沧浪亭的第一任园主,这座小小园林中的曲径、岔路,也隐喻着他在心灵地图中,对出世与入世进行的抉择。然而在现实中,这种选择反而转变为游览上的趣味,路线的每一次选择,都意味着不同的视角和新的观赏惊喜。

宋冬《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白做也得做》,表达着一种在选择中矛盾的哲学趣味

苏州园林式策展观:移步换景中的惊喜

▌现代博物馆这一概念,本身源自西方。因此博物馆的策展观念,长期以来都是以西方为主流。今天中国各地常见的展览,大多体现着西方博物馆的策展观。在这些展览中,往往通过线路安排,就能感受到作品之间的主次关系。与此不同的是,吴洪亮由沧浪亭延伸出的策展观,其展览步道的设计,就像园林小径的延展方式一般,随着观众在岔路前选择的调整,移步换景过程中的作品随时都会转变主次角色,观者心里也会涌现蓦然回首式的惊喜。

古典园林景象映衬着谷文达的简词碑

“自·沧浪亭”的展品选择:在混搭中圆融

▌在具体参展作品上,吴洪亮运用了“古今中外”的作品来共同呈现沧浪亭园林本身蕴含的,关于选择、矛盾等哲学议题的思索。在他看来,展览的基调虽然在沧浪亭,但他并不会将自己限制在那里,毕竟我们从古代艺术中,想要仰望的是未来的无限可能。也正因如此,无论是那些看起来很古典,使用了中国古代书画艺术元素的作品,还是潮流感十足的当代艺术,抑或是来自日本的作品等,都可以被放在统一的策展观念之下,令观者体会在混搭中圆融的美学新趣味。另外,在吴洪亮看来,他除了希望观众可以静心看展外,并不强求大家去体会“自·沧浪亭”中蕴含的对于人生哲学的思索,毕竟看展览也是一种有趣的放松。

古典味和当代味作品共陈一室

以“水”之名:串联你的眼睛、耳朵和心灵

▌沧浪亭,一座以水为名建造的园林。“自·沧浪亭”,在这个中国当代艺术展中,策展人同样用水串联着他的种种巧思。譬如展览的电子海报,一滴水坠入池,激起层层涟漪。吴洪亮还请了作曲家,专门创作了沉吟的流水声,隐约衬托在展场的背景之中。再或者,日本艺术家井上有一的书法《花》,同样用了跃起的水珠来呼应“沧浪”主题。十分特别的是,本次展览还为观众配备了电子手环,用来记录参观过程中观众心中起伏的波澜,最后大家还可以在手机终端看到自己心中的沧浪水图。当然,心中的水图如何描绘,总要看观众在这里留下的耐心与慢步。

每位携带手环看展的观众,都可在参观结束后,用手机接受自己专属的“心灵水图”

沧浪亭:武艺《先贤像传》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苏州园林式策展观下,观众的参观动线可以有更多自主性

采访、文/孙璐

图片提供/苏州金鸡湖美术馆

《自·沧浪亭在混搭中圆融》选自《艺术商业》7月刊,点击下图了解杂志详情,订阅杂志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艺术商业》7月刊